总裁夫人很逍遥 第724章:不祥的征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总裁夫人很逍遥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好,那我就等小宝了。”江瑟瑟揉了揉他的脑袋,轻轻一笑。

    说完江瑟瑟就转身离开了,拦了一辆出租车便扬尘而去。

    靳封臣一身黑色的休闲服站在落地窗前,双手插在裤兜里,眼眸深邃的望着江瑟瑟离去的方向。

    暖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驱散了他周身的冷意。

    见他不动,小宝疑惑地看了眼靳封臣,唤了一声,“爹地?妈咪已经走啦。”

    靳封臣回神,低头看了一眼小宝,温和地笑了笑,“嗯,爹地知道。”

    另一边,江瑟瑟付钱后就下了车,走进医院电梯,百般聊赖地拿出手机上网看了看。

    随着“叮”一声响,电梯门打开,江瑟瑟抬头走了出去。

    但心中却有些隐隐的不安。

    傅经云昨晚应该没有来吧……

    不然的话,没找到她,傅经云应该会联系她的。

    翻着手机的记录,也没有关于傅经云的任何消息。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病房门前。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女护士低头扫地的情景。

    原本江瑟瑟没注意看,不过,走进去瞧见戴着口罩的护士微微蹙眉。

    ——怎么是个眼生的?

    她心里不由有些疑惑。

    护士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江瑟瑟虽然纳闷,但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后脱下鞋子躺在了病床上。

    她的注意力一直在护士的身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见护士忙完后,她才微微抬头问道:“你好像不是之前的人,原来那个护士呢?怎么这么快就换人了?”

    护士似乎没有听到江瑟瑟说话般,将扫把拿了出去。

    江瑟瑟皱了皱眉头,不过也并没有多想。

    准备补一会眠,还没有躺下,原本已经出去的护士又折了回来。

    “江小姐要睡了吗?”

    护士轻声开口,又加了句,“刚刚去放扫把了。”

    江瑟瑟摇了摇头,拿了两个枕头靠在后背,解释道:“我以为你有事要忙,便想着睡一会。”

    护士倒也没什么怕生,直接将椅子挪到江瑟瑟床前。

    摘下口罩的她显得格外美丽,拥有着一副西方面孔。

    她坐在江瑟瑟床笑着回答刚刚的问题,“以前的护士被调到别的病房了,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她去做,现在换我来照顾你,我叫凯特琳娜。”

    话还未落她就伸出手,和善的笑着。

    江瑟瑟倒也没有介意,伸手握了握,微微浅笑,双颊上漾起酒窝,“你好,我叫江瑟瑟。”

    她的嗓音本就好听,如今因为生病嗓音带了点沙哑更让人喜欢。

    “江小姐声音真好听。”

    凯特琳娜大方的夸赞着,脸上洋溢着大方得体的笑。

    因为夸赞,江瑟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凯特小姐很漂亮,最近这段时间要麻烦你了。”

    虽说内心还是有些疑惑,像凯特琳娜这样的女子,应该不会沦为做护士的地步。

    看着她的衣着打扮以及说话方式,绝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子女。

    但这也不是她能去管的。

    窗外的阳光斜射进来,勾勒出江瑟瑟完美的轮廓。

    凯特琳娜站起身来,笑道:“我应该做的。”

    随后出去取了药进来,抽进针筒,排出空气后,和江瑟瑟解释道:“这是消炎的,今天打一针有助于恢复。”

    她的脸色不像刚刚那么嬉笑,面目表情严肃起来。

    江瑟瑟知道伤口在发炎,没有多想,便伸出白皙的手臂。

    眸光看着那针筒,下意识的紧闭上眼,将所有的害怕掩藏在眼底。

    不出十秒,凯特琳娜直接将针筒收起来,好听的声音说道:“好啦。”

    她的动作很迅速,江瑟瑟全然没感觉到疼。

    不禁疑惑的询问,“这就好了?”

    新来的护士技术这么精湛?

    她连感觉都没有……

    江瑟瑟不敢置信地看了眼凯特琳娜,眼底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佩服。

    大概是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了,凯特琳娜笑出了声,那深邃的大眼眸微微眨了眨。

    “我实习那会,主要研究打针去了,所以很多人都夸我打针的时候一点也不痛。”

    “这样啊。”江瑟瑟点了点头。

    “那我先出去了。”凯特琳娜开口,转身离去。

    走到门口时,她的嘴角轻勾,露出了极其邪魅的一笑。

    一个人待在病房里面难免有些孤独,房间里全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江瑟瑟皱了皱眉,扭头掀眸望着窗外。

    房间里向阳很好,窗前刚好有一棵大树挡住了。

    浓密的树叶遮挡了强烈的阳光,透射进来的阳光就温柔了许多。

    陡然,手机铃声响起,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垂下头,是手里握着的手机响起来了。

    瞟了一眼联系人,是靳封臣。

    心底竟有小小的悸动。

    滑下接听键,低低地应了一声,“喂?”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到医院了吧。”

    “嗯,好一会了。”

    “该做的日常检查都检查了吗?”

    “做了,今天打了消炎的针。”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忽然,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空气几乎凝结,就在江瑟瑟以为对方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那头又传来了声音。

    “没什么大碍吧?”

    嗓音沙哑但带着浓浓的关心。

    江瑟瑟在那一刻猛然觉得自己的心跳漏掉了好几拍,但她依旧平静的回应。

    “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嗯。”

    话落,站在窗前的靳封臣挂断了电话,眸光幽深的凝视着前方。

    右眼皮“突突”的跳着,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才给江瑟瑟打了个电话询问。

    既然没事,他也松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这征兆到底是不是他多虑了。

    挂断电话后,江瑟瑟实在无聊,便小睡了过去。

    睡梦中隐约听到有动静,努力的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甜甜那张放大了的娃娃脸。

    睡意,瞬间消失。

    “甜甜,你来了呀。”

    她的语气有些激动,一旁坐着的傅经云闻声急忙站起来走到她旁边。

    “别激动,小心扯动伤口。”

    清雅的声音带着一丝疏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