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回到伯明翰,洛君珩将南颂送回魔都城堡,就去了画眉山庄。
他和梅夫人之间的私人恩怨,还是要解决一下的。
伯明翰已入深夜,国内正是凌晨时分。
考虑到这个点某人已经睡下了,南颂就没有拨电话过去,回房间洗洗睡了。
而喻晋文,已经是第N次摁开手机,看有没有南颂发来的消息,结果都是没有。
可当他闭上眼睛,耳边仿佛就会出现幻听,觉得好像听到了提示音,他将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大。
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另一边,南颂点了玫瑰熏香,戴着蒸汽眼罩,听着外面的风雨声,一沾枕头就着了,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清晨,她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想晨练片刻让自己精神精神。
大哥还没回来,三哥也没回来,好在大爸还在城堡。
南颂把人叫起来,拽着老人家到院子里活动活动,“大爸,我教你练五禽戏吧,有助于延年益寿的。”
她半中文半英文地解释着,老谢尔比先生也听不太懂,稀里糊涂地跟着她做了起来。
然而照葫芦画瓢的结果,就是老人家将一套五禽戏打成了军体操。
一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
折腾完老人家,南颂精神了许多,陪大爸吃了个早饭,刚上楼就接到了南琳的电话。
“怎么了琳琳?”
南琳告诉她,“姐姐,秦江源死了。”
*
秦江源死了。
国内清晨六点半左右在城郊的一辆豪车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调查,此人正是南城已破产的秦氏集团公子,秦江源。
“人死在荒郊野外,警方调查他昨夜跟一群公子哥出去嗨皮,喝了不少酒,还磕了药。”
听着南琳的话,南颂眉峰一凛。
她早就知道秦江源染上了瘾,之前说他活不过今年秋天,就是因为知道他迟早要把自己作死,就算不死也得进牢子。
“人怎么死的?”她没什么情绪地问。
南琳道:“法医判定人是在车内缺氧太久闷死的,但发现他头上有伤,有玻璃碴,生前应该是跟人产生过冲突,被人砸了酒瓶子。警方已经对他那些狐朋狗友展开调查了,现在那群公子哥也人人自危,因为……法医在秦江源身上检查出了HIV。”
南颂脸色一变,“什么?那南雅……”
“姐姐你别紧张,新闻一出来,我就和师兄陪二姐到医院做检查了,她身体很健康,没感染到什么病菌。”
一听到这,南颂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幸亏你在。”
她又不放心地叮嘱南琳,“你看好了南雅,不许她去看秦江源。虽然人死了,但依旧危险。”
“嗯嗯,我知道。”
南琳轻声道:“二姐知道秦江源死后,情绪倒是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静静地坐了好久,然后说‘一切都结束了’。”
南颂不知该说些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无论是秦江源还是南雅,都没什么好值得同情的。
“今天二婶就回国了,接二姐走。”
“走了也好。”
南颂道:“你帮她收拾收拾吧,我让顾衡给你转一笔钱过去,你交给二婶。”
“不用姐姐,我这里有……”
“听话。”
南颂挂了电话,就给顾衡发了条消息。
这才发现微信上许多未读消息。
司铎和司哲两兄弟,不约而同地给她发来了信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