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而他在她心里的位置,在不断地缩小、下沉,现在有没有都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他就心慌得厉害。
喻晋文打开台灯,从抽屉的木匣子里取出那支木簪,摸着上面被南颂雕成的玫瑰花,还有刻有她名字的“南颂”二字,心这才安定了些。
当初他用一只清雍正年间的古董珐琅彩小碗换了南颂簪在头上的这支发簪,真是再正确不过的一件事。
太值了!
见不到她的人,便是能够多看两眼簪子,都会觉得她离自己没有那么远。
以前他一直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拘泥于情情爱爱之中,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像什么话。
可是,那个曾经给过他最真挚的爱,最深切的关怀,强大而温柔的女人,宛如一个小太阳,成为了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日复一日的,南颂仿佛成了他一个执念。
他就像是夸父逐日一般,明明离她越来越近,却又像是越来越远,始终在前方,却始终追不上。
实在睡不着,喻晋文又起来,给南颂写了第三封信。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么多话想说,一提起笔来就收不住,洋洋洒洒的就是几页大纸,写的手都疼了,指尖泛了红,方才停下。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看到这些信,只希望她不要觉得他神经病才好。
这样想着,喻晋文不自觉地笑了笑,拿出玫瑰印章,对着底部“哈”了一口气,生怕不上色,重重盖在自己的名字上。
只听“咔”的一声,喻晋文愣了愣,提起印章,就看到落在纸上的玉碎。
他心猛地一缩,拿起印章来一看,“晋”字居然给磕掉一小块,下面的“日”字,几乎没了,成了个洞。
喻晋文猛地站起来,一时间慌的不行。
“怎么就……”
他原地打转,彷徨无措,心急如焚,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只觉得胸~口处一阵闷痛袭来。
他把那枚印章,盖在了自己的心口,闭了闭眼睛。
一定要修好它。
一定会修好的。
*
翌日一早,喻晋文被闹钟唤醒。
他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直到后半夜他才迷迷瞪瞪地睡着,有些精神不振,却还是撑着爬了起来。
今天是乔冷被押解回T国的日子,他和赵旭说好了,直接去机场等着。
出门的时候,心莫名跳了两下,上来一股强烈的闷痛感。
他打开抽屉吃了两片降压药,把那支木簪取了出来,别在了西装内衬的口袋里。
刚出门,就见白鹿予和言渊也出了门,还拎着行李。
三人在电梯口再次碰上。
“早。”言渊主动开口打了声招呼。
喻晋文目光从他的行李箱往上移去,落到他的脸上,微微颔首,“早。”
言渊既是这次负责押解的专员,自然是要和乔冷一起回T国的。
“咦,老喻你也要去机场吗?”
白鹿予看到喻晋文,第一反应就是,“你知道小六的飞机今天回来?”
喻晋文闻言,瞳孔一缩。
“什么?小颂今天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