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言渊朝白鹿予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是嫌他话多。
白鹿予个二愣子完全没瞧见言渊的眼神,只关注着喻晋文瞳孔的地震,“哦,合着你不知道啊。”
他走过去摁了一下电梯。
喻晋文急忙上前,“小颂真是今天回来?”
“是啊,我这不正准备去接她么。”
白鹿予抬腕看了一下表,“哎呦,还真得抓紧时间了,还有四十几分钟就到了。这小祖宗还想亲眼看着乔冷被押上飞机呢。”
电梯开了,言渊和喻晋文同时往里进,结果差点撞到肩膀。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低低说了声“抱歉”。
白鹿予抬眸盯着两人,只觉得怪怪的。
出了电梯,言渊上了白鹿予的车。
喻晋文上了自己的车。
何照带来了不少人手,以防万一。
一支车队浩浩荡荡地往机场的方向赶。
*
南颂现在还在天上飞着。
换做往常,一上飞机她肯定睡个昏天黑地了,今天却睡不着,也不太敢睡。
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亮亮的。
老谢尔比先生的私人飞机非常豪华,比南颂的那架还要大上不少,也更加舒服,真皮沙发座椅,电视、吧台等应有尽有,和家里没什么两样。
“你怎么了?”
贺深从吧台取了三个酒杯,拎了一瓶香槟过来,看着南颂,“你在飞机上,不是通常睡觉打发时间吗,今天怎么这么精神?”
“睡不着呗。”
南颂一本正经道:“我这叫近乡情怯。”
洛君珩轻哼一声,从贺深手里接过香槟,嗅了嗅香气,淡淡道:“你不如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贺深不禁失笑,“我看也是。”
南颂喝了一口香槟,没好气地抿了抿唇,“看破不说破,谁还没点心理阴影啊。”
洛君珩和贺深不禁都笑了笑,不约而同道:“难得有你害怕的时候。”
“……”
面对哥哥们的“挑衅”,南颂哼了一声,不理他们。
就算是神仙也有害怕的时候,何况她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美女子。
不过仔细想来,小时候的南颂,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上蹿下跳可劲地作,总觉得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有爸爸妈妈和哥哥们顶着呢。
越长大,害怕的东西就越多,做事情也会权衡利弊,仔细思量,瞻前顾后了。
或许人越长大,心也就变得越复杂,没以前那么单纯了。
她靠在窗边,看着外面大片大片洁白的云朵,还有下面小得像积木一般的小房子,心头忽然有些空。
为什么明明快到家了,心里反而那么不安定呢?

喻晋文和言渊等已经到了机场。
警方的人还没有到。
应该是堵在路上了。
白鹿予抬腕看了看表,“咱们提前到了,小六他们的飞机估计还得有个十五分钟才能落地,也快了。”
言渊轻轻点了点头。
喻晋文给了何照一个眼神,何照会意,着手去部署人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