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他伤得也很重,和三年半前的喻晋文情况差不多,胸骨断裂,全身粉碎性骨折,即便是醒过来,情况也不容乐观。
乐观一点的结果,是高位截瘫;情况若是无法好转,则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南颂已经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剩下的一切,就要看言渊的造化了。
*
南颂随着哥哥们回到玫瑰园。
赵管家听说了喻晋文的事,看着大小姐苍白如蜡的脸色,心疼极了。
信的事,来不及说,赶紧先将大少爷和几个少爷安置好。
南颂完全没了力气,一双眼睛肿的像桃子一般。
她说,她想一个人待会儿。
把哥哥们,都隔绝在了门外。
白鹿予和季云不放心,生怕她会做傻事。
洛君珩道:“她知道分寸,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休息一下吧。”
南颂放开花洒,水流开到最大,将自己全身上下浇得通透、彻底,用热到有些烫的水,温暖着冰冷的身体。
她眼睛很疼。
上一次哭得这么厉害的时候,还是喻晋文跟她提出离婚的那一天。
那时候,她是真的难过呀。
恨不得把这一生的眼泪都哭完才好,就像林黛玉还泪一样,将所有的眼泪都还给贾宝玉,这一生的缘分也就尽了。
那时候,她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而后告诉自己,“阿晋,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了。”
没想到,在他死的这一天,她又为他哭了一场。
不是伤心,只是难过。
很难过很难过。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了喻晋文难过,还是为了自己那十年的爱,在他身上投入的感情而感到难过。
人的感情,永远是复杂多变的。
她对喻晋文的感情,早就不能用简单的爱或恨去形容,爱中有恨,恨中有什么,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别人,又岂能看的明白?
*
喻晋文的后事,是傅彧帮着喻家人一同料理的。
即使喻家人想要低调,可那么大的案件、那么严重的交通事故,根本也瞒不住。
喻晋文的死,被媒体人纷纷报道。
有人夸他是商界年轻一辈的翘楚,举出大量案例,众人适才发现这位喻总生前一直致力于慈善事业,是年轻企业家们的榜样;
有人夸他是总裁中最帅的一位,完美地契合了小说中霸道总裁的形象,不出道真是太可惜了;
有人夸他是为了抵抗不法分子壮烈牺牲的,死的悲壮,应该被褒奖。
也有人,翻出了他过往的事迹,称他是个渣男,曾经和卓萱闹得不清不楚,还为了她跟自己的原配妻子离婚了,不值得歌颂。
夸他的很多,骂他的也很多;
爱他的有,恨他的也有。
但更多的,是惋惜。
惋惜天妒英才,大好青年在三十二岁的年纪英年早逝。
也有人惋惜,喻家最能干的外孙死了,喻家偌大的家业将交给谁来管理,谁又是下一任继承者?
还有人惋惜,即将上市的古物修复项目不知道还能否继续进行?
众说纷纭。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却依旧要好好地活下去。
就在喻晋文下葬的这一天,言渊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