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轰隆”一声雷鸣,震天的响。
瓢泼而下的大雨,给整个南城带来了湿意,入秋了,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
南颂几乎一夜没睡,她坐在窗边,身上裹着一层披肩,看着外面哗啦啦倾盆而下的雨,好想出去痛痛快快地淋一场。
地上摆着两瓶洋酒,酒精浓度很高的爱尔兰威士忌。
她酒量其实并不好,喝一点就容易醉,醉了还容易出洋相。
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越喝越清醒。
其实她是想喝醉的,醉了,就睡了。
醒着太难过。
这种难过,来得很奇怪。
就好像一颗心泡在了苦瓜汁里头,说不出的苦,心里头,说不出的空。
原本沉甸甸的一颗心,仿佛突然被人挖空了,有风在不停地往里灌,她甚至都能听到呼啸而过的风声,在心间飘来、荡去。
来来回~回地刮过,连带着一房心室,都跟着一抽一抽地疼。
房间的门敲响,白鹿予的一颗脑袋探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
他身后,站着一道道身影,抻着脖子往里探看着。
刚推开门,房间里浓郁的酒气熏的哥哥们齐齐皱眉。
“进去。”站在身后的季云,推了白鹿予一把。
白鹿予端着托盘朝南颂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说,“小六,别喝那么多酒了,多难受啊,喝点蜂蜜水,暖暖胃。”
贺深和季云跟着走进来,“是啊小六,光喝酒怎么能行呢,吃点东西。”
权夜骞默默地跟在后面,不说话,看着小妹苍白的脸色,剑眉蹙得紧。
南颂没有不理人,转过头去,看着哥哥们,淡淡启唇。
“我不饿,饿了会吃的。”
哥哥们一筹莫展,也不好逼她,齐齐回头看向最后进来的大哥。
洛君珩:“放这吧,我看着她吃。”
他摆了下手,白鹿予等人不放心地看了南颂一眼,都出去了。
几个人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喻晋文这一死,南颂像是漏了电的机器人,他们的小太阳忧郁了,整个家都变得冷清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一切,就好像是回到了三年半前,妈妈和小爸车祸走掉的那时。
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南颂的眼睛,一直是红着、肿着的。
死亡,在她心里筑成了一座座难以逾越的山,让她那颗鲜活的心,也冰冻了起来。
他们都知道,喻晋文在小妹的生命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他们永远都记得,曾经提起喻晋文的小南颂,是怎样飞扬的一种神情,好像他就是她的梦,她生命里的光。
他们当然吃醋,也不止一次地打趣过她,可他们也是真心希望她能够幸福。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拥有爱情,所以有一个自己真心爱的人,当然是一种幸运。
所以,在喻晋文出车祸的时候,她设计一出“假死”的戏码去了北城,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他们原本是反对的,可是阻拦得不够坚决。
如果,早知道后来会发生这许多事情,哪怕是她会恨他们,他们也决计不会同意她陪了他那三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