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一席话,凿在卓月和卓萱的心上,同样震了喻家人的心。
患难见真情,这世间从来都是锦上添花的人多,雪中送炭的人少,在这种时候,谁是真情、谁是假意,一目了然,高低立现。
喻老爷子站出来,青着一张脸对沈流书道:“沈流书,今天我允许你来,是因为你毕竟是阿晋的父亲,理应来送他一程,可我不是让你带着你的情~人来示威的!我孙儿没了,可我还活着,老头子只要活一天,你就甭想再进我喻家的门!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否则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
沈流书像是被曾经的老丈人一巴掌打在脸上,一向极爱面子的他脸上火燎燎的。
他不禁开始恨起卓月来。
这个女人,当初没脸没皮地勾~引他,谁知道她竟会缠他一辈子。
怎么甩都甩不掉!
这是他一生的污点,要不是她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
沈流书紧紧抿了下唇,握住卓月的手腕,“跟我走!”
他终究还是愿意管她的。
卓月再一次觉得自己胜利了,朝喻凤娇投去得意的目光,只可惜喻凤娇连一个眼神也没有朝这边瞟过来。
沈流书拽着卓月走了,卓萱却还不是很想走。
她抽哒哒的,想甩开保镖的手,“你们让我再多看他两眼,我只想再多待一会儿,晋哥……”
南颂锐利的眼眸朝卓萱看过去,将她唬得心头一跳。
抽噎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
南颂看着卓萱惺惺作态的模样,只觉得一阵恶心。
“你还想待在这里,真是好大的脸。”
卓萱被南颂盯着,觉得脊梁骨一冷,不敢对视她的眼神,“你、你什么意思?”
“乔冷是怎么死的,他是怎么妄想逃脱,你不清楚?”
南颂视线由上往下一扫,冰冷的气势如同泰山压顶,令卓萱不敢抬头,“我、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下一刻,南颂就上前掐住了卓萱的脖颈。
保镖的伞将这一幕挡得严严实实,媒体的镜头完全捕捉不到,待要上前,被保镖们一眼瞪了回去。
南颂擒住卓萱的脖颈,她细长的脖子就在她的手里,仿佛轻轻一捏,就能把她送上西天。
卓萱身子被她提起来,脚尖着地,她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南颂,她感觉到了她眼里的寒意,有那么一刻,她真以为自己会死。
但她低估了南颂。
南颂怎么可能会为了这样一个臭虫一样的贱玩意背上人命官司?
想要让她生不如死,有一千一万种办法,脏了自己的手,太不值当。
南颂凑近卓萱,在她耳边压低声音,“你给我记住了,喻晋文的死,和你脱不了干系,你也是帮凶之一。乔冷身上,背的是数不尽的人命,全是大案、要案,你和他之间有什么秘密,什么交易,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我奉劝你,最好夹紧尾巴做人,否则,哪天你被曝尸荒野,可没人替你收尸。”
她冷冷放开了卓萱,卓萱腿软跌倒在地,捂着脖子一通猛烈的咳嗽。
南颂不想再看到她这张令人作呕的脸,挥挥手让保镖将她带了下去,媒体们纷纷调转镜头,镜头拍摄到的画面,是卓萱宛如一条母狗被拖走了。
真是毫无尊严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