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喻泽宇从接到大哥死讯的时候就开始哭,这两天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清俊的脸蛋都变得浮肿了。
喻家的小辈,南颂和喻泽宇平日里交流得最多,拿他当自己的弟弟一样。
面对他,冷淡的表情不觉多了几分温和。
她突然想起一事,道:“你让我给你带礼物,我给你带了,过几天寄给你。”
“礼物?”
喻泽宇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什么,脸上有些不自然,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好,好啊。谢谢南姐姐。”
南颂觉得他的反应不大对劲。
下一刻,喻泽宇将捏着的手机递了上去,南颂接过手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什么意思?”
喻泽宇道:“这是我大哥的遗、遗物,我将它处理干净了。这部手机,以前是我用的,后来被大哥要了去。密码是131420。”
“……总之,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首先声明啊,我是被逼的!”
喻泽宇说完,生怕南颂打他似的,转身跑了。
南颂捏着手机,怔了怔。
她隐隐,觉察到了什么。
白鹿予一头雾水,“这小子怎么神神叨叨的?”
见她捏着手机动也不动,而会客厅的争吵声一阵阵地传出来,洛君珩蹙了蹙眉,沉声道:“走吧,先离开这里。”
回程的一路,南颂握着手机,默不吭声。
到了鹿鸣小区,一打开门,哥哥们都在,齐刷刷地看向南颂。
白鹿予在回来的路上在群里叭叭了半天,把喻晋文立的遗嘱和他把名下的财产、房产和股份留给南颂的事说了一番,群里讨论的热火朝天的。
见到南颂后,他们便直截了当地问她,“你是怎么想的?他留给你的东西,你要吗?”
南颂没有吭声,她嗓子干涩的厉害,走到茶几旁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季云道:“依我说得要,为什么不要啊?咱小六赔上了这么多年的青春,还照顾了他三年呢,一分钱没捞着。现在他既然愿意给,那就拿着呗。”
白鹿予白他一眼,“四哥你说的容易,小六收了喻晋文留下的财产,那喻氏总裁的位置要不要?她又不是喻家媳妇,凭什么管喻家的破事啊?”
贺深点点头,“我跟小五一个观点。咱们不缺他那点钱,更不缺房子,为了一份遗嘱就将自己卖给喻氏,不值当。”
权夜骞今晚没在,骆优要来北城,他早早就去机场接人了。
苏睿也在,但闷着头没有说话。
季云、白鹿予和贺深各持己见,争论不休,不由往大哥洛君珩那边看了一眼。
洛君珩不说话,沉着一张脸,他们也不敢问,将视线转移到苏睿身上。
白鹿予走过去,戳了戳苏睿:“睿哥,你说两句呀。”
“没什么好说的。”
苏睿一脸平静,神情寡淡,往南颂那边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吗?她想做的事,没人拦得住;她不想做的,没人逼的成。”
这倒是。
三个哥同时在心里点头,又齐齐朝南颂看过去,现在就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南颂累得不轻,脑子里一团乱麻,几乎转不动了。
“不早了,早点睡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