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双手狠狠攥着桌子,紧咬着牙,这个气,这个恼啊!
她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经验,唯独在那种事情上,毫无经验。
只看过猪跑,没有吃过猪肉。
攒了一堆理论经验,但没有一次派上用场的。
那次她喝醉酒被喻晋文带走,翌日一早醒来喻晋文满身伤痕,委屈地说他被她给欺负了。
鉴于她喝酒容易断片,什么都记不得了,再加上他那满身的痕迹不像是假的,她就信以为真,当真以为自己出息了。
酒后乱性,一不小心上了他。
没想到,那一切都是他装的!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玫瑰园隔音效果不好,南颂怒吼的这一声,哥哥们全听见了,推开门,鱼贯而入。
“怎么了?你刚刚是不是问候喻晋文他大爷了?”
白鹿予觑着南颂铁青的脸色,纳闷道:“喻晋文又作什么妖了,人都死了还能把你气成这样?”
季云杵了他一下,给他一记眼神,让他不要随便去提喻晋文。
这不是在小六的伤口上撒盐吗?
白鹿予小声嘟囔,“是她自己提的……”
贺深走过去,发现了摊在桌上的信,瞬间明白过来,语气温淡道:“这信,是喻晋文给你寄来的?”
南颂一脸沉沉,点了点头。
她青着脸对白鹿予他们道,“你们还记得,在酒店喻晋文被我‘强’了的那次吗?”
一个“强”字出来,哥仨都交换了下眼神。
“记得啊。”
白鹿予常年混迹在吃瓜第一线,亲妹妹的瓜怎会不记得,“那次你生猛得很,二哥生怕你吃亏,杀过去,结果是你把喻晋文欺负了……”
季云已经飞快地看完了信,不由蹙眉,“什么?酒店那次,是姓喻那小子装的?!”
“啊?!”
白鹿予跟青蛙似的,发出“呱”的一声,“我看看!”
他将信夺过去,浏览了一番,也不禁“靠”了一声,“喻晋文那小子太狗了吧,这种事都做的出来?人家都是女的假装被欺负,他倒好,不要脸!”
“可是,”贺深朝南颂看过去,“你们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你自己没感觉吗?”
季云和白鹿予也齐刷刷朝南颂看过去。
“对啊。女人的第一次……”
他们没说下去,虽然他们也没有体验过,但据说……很疼。
南颂紧抿着唇,无话可说。
只觉得一股粘~稠的血液从胸腔翻涌上来,恨不得咳出一口血来。
她当时只顾着生气去了,根本没有怀疑过,毕竟梦境里太过真实,让她也以为,他们真的有了实际性的关系。
她是学医的,知道女人的体质都不一样,有的人疼得要死,有的人可能也没那么疼,就跟初次落不落红是一个道理,都不是百分之百的。
谁能想到,喻晋文会那么狗!
白鹿予看着南颂,不禁“啧”一声,“真没想到,我妹都25岁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
南颂瞪他一眼:你礼貌吗?
季云瞟白鹿予一眼,嗤一声,“你不也是黄花大青年?好意思笑话人小六?”
白鹿予瞪起眼睛,“废话,她都结过一次婚了,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贺深拍拍白七的肩,“是啊,咱们小妹都结过一次婚了,你还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究竟是谁比较惨,仔细品品。”
白鹿予:“???”
还有第三封信,南颂已经不想看了。
鬼知道喻晋文还能曝出什么料。
这人活着的时候就招人恨,死了还这么讨人厌,南颂恨不得把他从地底下挖出来,抽他一顿!
“还有最后一封信,看完吧。”
贺深劝她,“长痛不如短痛,早看完早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