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染血一般的眼神,刺的喻二爷心神一凛。
喻三爷碰了下二哥,上前一步,赔着笑道:“小颂,你别生气,我们没有对你道德绑架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阿晋的遗嘱。”
“我不考虑。”
南颂自始至终面无表情,“我不是他的妻,也没这个权利。”
“管家,送客。”
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她提步上了楼。
喻二爷和喻三爷碰了一鼻子灰,非但没能达到此行目的,还把人给得罪了,真是面如土灰。
喻泽宇不满地皱了皱鼻子,“二伯,您说话也太难听了,难怪南姐姐会生气。您求人办事的,态度还这么刚,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喻二爷,“我……”
“就是啊。爸,南姐姐可从来没欠过我们什么。大哥遗嘱里给南姐姐留了这么多东西,人家从来没说要,是你们急赤白脸地生怕人家要好吗?”
喻嘉航也为南颂打抱不平,控诉自家老爹,“现在是你们求着南姐姐要南姐姐都不要,多尴尬呀。”
喻二爷:怪我咯?
“行了,你们少说几句吧,当我们心里好受啊。”
喻三爷剃他们一眼,想起方才南颂那明显消瘦的身形和满带疲惫的面容,心下也不好受。
她不过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孩子,是不是他们逼人太甚了?
“我们先回去吧。”
喻二爷拧眉,“这就回去?可是他们还没答应呢!”
喻三爷道:“凭我们这几个人,就算在这里求上三天三夜也没用,还是回去想想办法吧。”
四个人丧眉搭眼地走了。

南颂回到房间,在酒柜取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仰头便喝下大半杯。
敲门声响起,她走过去,将反锁的门打开。
“爷爷。”
南三财叼着烟斗进来,扑鼻的烟草味道,倒是让南颂清醒了许多。
爷孙俩一个抽烟,一个喝酒,都诠释了郁闷的心情。
“给我倒一杯,老头子陪你喝点。”
南三财将烟斗灭掉,收了起来。
南颂给南三财倒了小半杯,见老爷子拿起高脚杯就要一口闷,忙拦道:“爷爷,红酒没有白酒度数高,但后劲大,您慢点喝。”
“晓得晓得。”南三财轻轻抿了一口。
南颂看着南三财带进来的清明上河图,视线顿了顿,将其打开,看着上面栩栩如生、如同声临其境般的汴京繁荣景象。
“这画仿的是真好。”
她细细摩挲着那特意做旧的纸张,眼里添上一层细碎的光亮。
“是好。”
南三财又抿了口红酒,道:“你能想象到,这幅画是出自一个十岁孩子之手吗?”
“什么?!”
南颂蓦地抬头,一双眼睛睁到极大,“才十岁?”
内行看门道,这幅画仿的好,但作者的笔锋透着稚嫩,她瞧得出来,也猜到应该是出自一个孩子的手,只是没想到……才十岁!
她满是震惊,足足愣了片刻,“文爷爷把这幅画的作者告诉您了?”
“嗯。”
南三财道:“我实在是忍不住,逼问了那老小子大半天,他一开始支支吾吾的怎么都不肯说,后来我说他再不说多少人来请我都不回去了,他才肯说。”
南颂垂眸沉思半响,“这幅画画了应该有些年头了,作者当年十岁,如今应该也不小了吧。”
“是不小了。”
南三财幽幽叹一口气,“上三十了,这幅画,是他十几年前画的,从十岁,一直画到了十五岁,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画成。”
南颂再一次惊讶了,居然画了五年。
难怪叫人看着会有一种历经沧桑、一眼万年的感觉,可是即便是十五岁,那也是个少年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