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还在从事这一行吗?”
作伪仿画这一行和其它绘画行当不一样,不是多么光鲜亮丽的职业,世人也大多不理解,画作者通常深居简出,不透露真实姓名和职业。
但南颂还是挡不住的好奇心,迫切地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少年,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创作出这样一幅传奇的画作!
南三财一双沧桑的眸,沉沉地看着南颂,脸上写满惋惜。
“他,已经没了。”
没了。
南颂眼瞳急剧一眯,看着爷爷满目苍凉的模样,只觉得一根神经在脑袋里跳了跳,像是要冲出来一般。
劈的她头痛欲裂!
她低下头去,看着手边的那幅画作,画上一个个小人,或笑、或喊、或怒、或叫,他们在她面前,都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形象。
他微微笑着,轻轻喊着她的名字,“小颂”“小颂”……
“小颂,有没有很惊讶?”
“小颂,你别不理我呀。”
“小颂,从前是我不好,你能不能原谅我?”
“小颂,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小颂,我死了,你会为我感到难过吗?”
“……”
南颂浑身颤抖,紧紧咬住下唇,直到血腥的味道盈满整个口腔,才让她从失神中慢慢清醒过来。
她艰难地动了动唇,说话的一瞬间,是失声的。
良久,才发出一点点声响。
声音嘶哑,如同裂帛,“这幅画,是他作的?”
“是喻晋文?”
南颂抬眸看向南三财,哪怕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却还是多此一问,好像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一切都不可信似的。
南三财垂了垂眼帘,他自己,也从起初的不敢置信,到后面的慢慢确信。
“是他。”
老爷子一锤定音。
是他。
可,怎么会是他?
南颂摇了摇头,努力想要把脑袋里混沌的东西甩出去,“他的手我摸过,指腹上厚厚的茧子,不是假的。”
她手上的茧子是拿刻刀磨出来的,而喻晋文手上的茧子是在部队磨出来的。
南三财道:“那是后来了。作这幅画的时候,他还没去当兵,或者也没想过以后会去当兵。文景逸说,小时候的喻晋文,对古玩和绘画都有浓厚的兴趣,当时教他的绘画老师,其实是个隐藏的作伪高手,看中了他在绘画方面的天赋,专门加以培养。这事除了喻行严和文景逸,再没别人知道了。”
“那后来呢?”南颂拧了拧眉,“他为什么放弃了?”
“据说是他那位老师得罪了人,突然就失踪了,下落不明,到现在人都没有找到。这幅清明上河图,也是他指导着喻晋文完成的。”
南三财将剩下的红酒仰头喝下,“那些人应该是在他老师那里没找到东西,就把目标放在了喻晋文身上,他也差点遭到过绑架。文景逸和喻行严怕他出事,干脆把他扔进了部队,一来安全,二来也是绝了那些人的念头,手磨出茧子,等同于放弃了作伪这一行,慢慢的那些人也消停了下来。”
南颂听着喻晋文的这些经历,想想他的手,又突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进她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她挂在墙上的那幅《定风波》。
那时他的眼神亮亮的,她以为他是看到了古画的欣喜和惊奇。
现在想来,那并不是惊奇,而是怀念。
甚至,还带着找到同类的惊喜。
同类……
她和喻晋文,曾经的经历,竟是那般相似。
究竟是缘,还是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