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嘟囔道:“早知道是个宝贝,就不给喻晋文了……”
南三财听到这里,问了句,“这簪子上沾的血,是他的?”
话题顿时沉重了些。
南颂心口一沉,淡淡“嗯”了一声。
“还有言渊的。”
南三财微微皱眉,“一支簪子断成两截,一人手里攥着一截,上面还都染着他们的血,怎么听着这么玄乎呢?”
南颂本来没觉得,被爷爷这么一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您别扯什么灵~魂附体啊,怪吓人的。”
南三财耸耸眉,“花草树木,万物都有灵性,更何况这种千年古木,早就修炼成精了。你没有看到它上面有眼睛吗?”
“眼睛?”
南颂头皮都炸了,乍着胆子凑上去,“哪呢?”
南三财指着簪子上南颂雕的那朵玫瑰花,“你看啊,这是头,这是眼睛……你说说你,把‘南颂’两字正好刻在人家眼睛上,都给人戳瞎了。”
“我还看到它的腿了呢。”
“哪呢?”
“在您手上蹦跶呢,你没感觉到吗?”
“呀!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
“……”
文景逸趴在门缝听着,吓得直接摔在了门口,跌了个狗啃泥,“哎呦!”
南颂和南三财看过去,对视一眼,而后齐齐哈哈大笑。
小时候他们就是这么合伙吓季云和白鹿予那俩哥,一吓一个准,说什么他们都信,是这爷孙俩的快乐源泉。
南三财捣鼓了半天,才将簪子合在了一起。
“完全复原应该很难了,让它们自己长长吧,可能长着长着就在一起了。”
*
傍晚时分,洛君珩待在病房里,正在给花瓶换水。
南颂送的那束剑兰生命力还挺顽强,两天了,花瓣只是稍微蔫了蔫,养一养还能再活一阵。
眼前一只白色的“小兔子”突然动了动,“大哥大哥,你在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洛君珩一跳。
他拧起眉,俯身去看那只“玉兔音箱”,显示着南颂的语音来电,他抬手,摁了一下“接听”。
南颂的声音从音箱里传来,“大哥,你在病房啊。”
洛君珩沉着嗓子,“嗯。”
“没被我吓到吧?”
洛君珩垂眸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言渊,淡淡道:“没。”
“那就是吓到了。”
洛君珩:“?”
南颂:“不然你可能会直接骂我——想死吗?”
洛君珩:“……”
在大哥要开骂之际,南颂赶紧道:“我刚回到家,累死了。正好要洗澡,我给你们放首歌听吧。”
洛君珩一脸冷漠,慢悠悠道:“洗澡和放歌有什么关系?”
“我洗澡的时候很无聊,放首歌听就不无聊了。”
“……”
“那我放了。”
南颂说着,洛君珩没有再表达什么异议。
很快,音箱里就传来一首旋律优美的英文歌,还伴着花洒流水的哗哗声,然后……南颂跟着哼哼了起来。
她的歌声夹杂其中,形成了突兀的三重唱。
洛君珩不想让自己的耳朵遭罪,打算把音箱的声音调至最低,却瞧见病床上,言渊的手指,动了动,又动了动。
看来小妹的歌声,确实具有惊魂效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