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喻凤娇:“……”
儿子这是跟谁学坏的?
*
院子里,南颂的电话里,白鹿予还在咆哮。
“我靠靠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妈妈和小爸还活着了?”
白鹿予回过味来,觉得南颂不应该这么淡定,她肯定是早就知道了!
南颂淡淡道:“不然,你以为喻晋文是被谁给救的?”
“……”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儿。
而后又是一阵“我槽槽槽槽槽槽槽!!!”
南颂把电话往旁边移了移,听着小哥的咆哮,突然觉得沉闷的内心舒畅了不少。
“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难道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吗?我不配吗?”
白鹿予实在是很生气,很怀疑人生!
南颂道:“这个问题你得去问问大哥,因为他也骗了我,不肯告诉我。还有二哥!他们是一丘之貉!”
“太气人了,仗着他们年纪大,也不能这么欺负小的呀,我要告诉三哥、四哥去!”
白鹿予带着哭腔挂了电话,找贺深和季云诉苦去了,组建作战小联盟。
南颂看着挂断的电话,幽幽叹口气。
小哥姓白,人也是真的小白。
他也不想想,他都知道了爸爸妈妈还活着的消息,三哥和四哥会不知道吗?
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自己是食物链的最低端。
不对,她到现在还没被告诉呢。
看来自己才是食物链最低端。
真是忧伤。
南颂丧丧地将下巴搭在椅背上,伤春悲秋了一会儿,就见喻凤娇和喻晋文从里边走了出来。
母子俩之间的气氛,说不出的和谐。
“小颂。”喻凤娇朝南颂伸出手,南颂从椅子上站起来,迎了上去,“喻阿姨。”
握住了她的手。
喻凤娇一脸慈爱地看着南颂,“谢谢你,把儿子带回来给我。”
她说着,便把南颂的手交到了喻晋文手上。
南颂微微错愕,抬起头,就对上喻晋文在灿烂温暖的夕阳下,闪烁着亮光的一双漆黑眼眸。
喻凤娇没有多说,只是给丁卯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从院子里走了出去。
偌大一片院子,就剩下了南颂和喻晋文,还有一片开得黄橙橙、象征着希望的迎春花。
花香四溢,在周围弥漫。
比起来的路上喻晋文手背的凉意,现在他的掌心温暖烫人,反倒是她的手有些凉。
南颂想把手缩回去,却被喻晋文一把攥住了。
她又抬起头,看着他。
喻晋文深邃的眼瞳目不转睛地盯着南颂,正要说什么,外院就传来一阵嚷嚷,“老喻呢?人在哪里?”
这大嗓门,除了傅彧,也不会是别人了。
话被打断,南颂将手从喻晋文掌心收了回来,就见傅彧凶神恶煞地走了进来。
除了傅彧,还有一个赵旭。
在看到喻晋文的时候,傅彧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忽然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南颂都怕他背过气去,喻晋文唇角微微上扬,道:“好久不见啊,我的兄弟们。”
“见你妈个大鸭蛋!”
傅彧红着眼,撸袖子,扯着嗓子对赵旭道:“干他!”
赵旭:“干!”
然后俩人就像疯子似的朝喻晋文扑了上去,南颂赶紧躲远一点,免得被溅一身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