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31章 我想他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晚上吃完饭,阿姨离开后,安笙看向韩宝兰道:“康夫人,我想……”

    “笙儿呀,你是真不打算改口了啊,我可是等了三天了?”

    安笙望着她,片刻后道:“妈。”

    “哎,”韩宝兰脸上露出笑意:“以前听你叫我妈,我百般不舒服,可现在听你叫,我真心觉得舒心。”

    安笙不好意思笑道:“大概是因为矛盾不在了吧。”

    “谁说不是呢,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哦,我想见一下暮之,自从入院以来,我就一直没有见过他呢。”

    韩宝兰脸色紧了紧,这才笑道:“怎么,想他啦?”

    安笙点头:“嗯,甚至想的有点儿生气。”

    “怎么?”

    “他人不出现也就算了,电话都不给我打,看来,我在他心里也没有那么重要呢。”

    “怎么会,你对她来说很重要,不然那天,他也不会一听到你叫他的名字,就冲出来救你了呀。”

    “可救出来又有什么用,”安笙故意道:“他又不来见我。”

    韩宝兰支支吾吾的道:“公司里不是出了点事情吗,他带着几个人去国外出差了,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安笙叹口气。

    见状,韩宝兰忙信誓旦旦的又道:“是真的。”

    “妈,我们既然决定要摒弃前嫌了,能不能彼此坦诚一些呢?”

    韩宝兰看着她没做声。

    安笙又道:“我了解康暮之,他如果真的要出国的话,一定会告诉我的,就算人不能来,他也会打电话给我。我后背受了重伤,不能动,他既然知道,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之所以不来看我,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出了什么事儿,所以才来不了。妈,我说的对吗?”

    韩宝兰为难不已。

    犹豫了一会儿后才道:“哎,笙儿,我实话跟你说了吧,那天,暮之带人来,因为看到你受伤昏迷,就有些激动,他想去抱你,可凌冠声不让碰,他们两个人当即就扭打到了一起。

    后来,两人打着打着,也不知怎么就打到了窗边,推推掖掖间,就碰倒了老旧失修的围栏,两人一起掉下了楼……”

    听到这里,安笙的心都紧到了一起。

    她费力的坐起身,“暮之怎么样?受伤了吗?严重吗?”

    韩宝兰点头:“幸好是二楼,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左胳膊骨折了,头上也摔出了伤口,他怕你看到的话会担心,所以才一直没有露面。”

    安笙眼眶有些泛红:“他在医院吗?我可以见见他吗?”

    韩宝兰担心道:“可你的身体……”

    “我没事儿,我坐在轮椅上,让护工推着我就好,我没有那么疼的,真的。”

    见安笙这么迫切,韩宝兰也无法阻拦,只好答应了她的请求。

    康暮之的病房就在隔壁。

    韩宝兰将她推进了房间里,看到康暮之手臂上和额头上的绷带,嘴瘪了瘪,心里竟觉得心疼和难受。

    韩宝兰对康暮之道:“儿子,不是我不听你的,是我拦不住了,笙儿这孩子,聪明的很。”

    康暮之不禁一笑道:“行,我知道了,妈,你去休息吧。”

    韩宝兰点头,“行行行,那你们聊。”

    她出去后,康暮之下了病床,走到她的轮椅对面,弯身。

    “听说你想我了?”

    这话,让安笙不禁凝了凝眉:“你……监视我了?”

    康暮之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屏幕里的画面,刚好是隔壁病房。

    安笙急了:“你这个人怎么……”

    “怎样?”

    安笙抬手就拍了他没有受伤的胳膊一下:“你卑鄙,我一直在担心你,可你却在监视我,你太过分了。”

    “我是怕你看到我这副样子会难受。”

    安笙气道:“那如果我不找你,你还打算躲我三个月吗?”

    “这头上的纱布用不了三个月就能摘。”

    听到这里,安笙望着他手臂上的纱布,眼眶里染上了雾气。

    “笨蛋,你不会是要哭了吧。”

    安笙哼的别过头:“谁要哭了。”

    “我也觉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做治疗的时候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现在就更不至于了,再说,我伤的也不重,不信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抱起来?”

    安笙剜他一记:“行了,别安慰我了,那天的事儿,妈都跟我说了,那可是二楼呢,你少在这里嘴硬了。”

    “这怎么能是嘴硬呢,我这伤真心不算什么,你那个没用的哥哥摔的更惨,腿骨折,路都走不了了,比起他,我是个纯爷们。”

    安笙瞪了他一记:“都说了,别贫了。”

    康暮之不禁笑了笑,弯身将她抱进了怀里。

    他的手没有用力碰她的后背,“你怎么样,痛吗?”

    “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后背会有点儿痛。”

    “既然你这么机灵的找到了我,那今晚,我搂着你睡吧,躺在我怀里,疼的时候你就说,我帮你吹,嗯?”

    安笙脸微红:“你又来了。”

    “我是真心的,这几天我天天看着你却摸不着,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今晚你就住在我这里。”

    “那怎么行,妈还在呢。”

    提起韩宝兰,康暮之笑道:“叫妈叫的可还顺口?”

    安笙白她一眼:“你别打趣我啊,不然我现在就要走了。”

    “这可不是打趣你,那天看到你跟妈聊的那么好,我是打从心里高兴的,毕竟,婆媳关系和睦,对于男人来说可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儿,怎么样,你有没有觉得不适应?”

    安笙想了想道:“一开始的确有些别扭来着,可这几天我也习惯了。”

    康暮之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恭喜你,成功的俘虏了你婆婆。”

    安笙白他一眼:“我不是来跟你贫嘴的,我问你,我哥和柯蕊的事情,后续会怎样?他们会坐牢吗?”

    “昨天你爸来过。”

    安笙凝眉,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提起了爸爸的事儿。

    “是我给他打的电话。”

    “我知道,”康暮之点头:“他先来见过我,还说想去看看你,我没有同意。”

    “为什么?”安笙有些担心的道:“你不会是跟我爸说什么难听的话了吧。”

    “那倒没有,我只是不希望,他左右你的决定。”

    安笙纳闷:“什么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