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42章 谁允许你穿我衣服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篮子里不光有男人的衣服,还有她昨天去见阿姨时穿的衣服。

    由此推断,昨天送她来这里的人是个男人。

    衣服都脱了……

    她一副委屈脸。

    难道……难道自己守护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就在昨天葬送了吗?

    到底是哪个混蛋。

    她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偏偏喝断片儿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跺脚,一定要把这个败类给揪出来。

    她弯身,将衣服拎起。

    刺鼻的呕吐物的味道从衣服里弥漫了出来。

    她抬手捂住了鼻子,好难闻啊。

    她将衣服扔回了篮子里,再将男人的衬衫扯起。

    上面竟然也有呕吐物。

    难道……是她干的?

    她出来再次环视四周,本想找自己的包儿,可却并没找到。

    房间里有很多男士专用的私人用品。

    柜子也不像是酒店里千篇一律的那种款式。

    她走到柜门边,将柜门打开,里面原来是个衣帽间,只不过挂着的是清一色的男士服装。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披的被子,转身去浴室洗了个澡后,重新回到衣帽间,找到一件白色衬衣穿在了身上。

    衣服很长,正好遮住了她的屁股。

    她本身就有170的身高,想来这衣服的主人,身高至少在185以上吧。

    她对着镜子看了看,哪儿都露不着。

    很好,出门找人求救。

    她刚拉开衣帽间的门,就被立在门口的男人吓的往后退了两步,大呼“哎呀妈呀”。

    看清楚对方的脸,周迩惊呼道:“大老板?您怎么会在这儿。”

    蔺呈温尚未消气,冷睨着她没做声。

    她心虚,见他上下打量自己,忙道:“有……有什么问题吗?”

    “谁允许你穿我衣服的?”

    “你的……”周迩立刻反应过来:“这里是你的套间?昨晚把我带回来的是你吗?”

    “你不记得了?”蔺呈温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她尴尬的轻咬下唇:“我……有点儿断片儿了。”

    “你这样女人喝酒,简直就是在玷污酒。”

    周迩不服,抬眼看向他,带着嗔怪。

    “看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她心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哼。

    都说了,喝断片儿了,怎么可能会知道。

    她还想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要知道,她刚刚可是没穿衣服呢。

    “你这表情看起来很不服气,周迩,你老实交代,你不会是装的吧。”

    “大老板,这您可冤枉我了,我干嘛要装呀。”

    她嘟嘴:“要不,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今早起来,衣服都……”

    他的X光眼又将她上下扫射了一遍。

    她更是心虚了,话都没说完。

    他讽刺一笑:“你不会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吧?你哪儿来的自信,就凭你这身材?”

    “我的身材怎么了?”一听这话,她倒是不爽了。

    她将自己傲人的身材往前一挺:“我身材可好着呢?170高,98斤重,胸围36C,腰围……”

    她说着,忽然就噤声,神经病吧,干……干嘛要说这个。

    想到这里,她身子一怂,挺起的骄傲往回收了收。

    可正这时,他却长手一伸,一扯她的手腕,将她抵在了墙上。

    “说呀,怎么不说了?”

    她推了推他的手臂:“你干嘛,松开我。”

    “刚刚勾引我,现在又想推开我,你这个女人,手段不错吗。”

    “我哪儿勾引你了,”她结巴的反驳道:“蔺总,咱们这么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不合适,要不咱们有话出去谈?”

    蔺呈温挑眉,这会儿倒是知道怂了?

    前几天打了他。

    昨晚又吐了他。

    现在还想讨好他?

    哼,这女人到底有几副面孔。

    “蔺总?”

    蔺呈温松开她:“要谈可以,把我的衣服给我脱下来,我可不喜欢让人穿着我的衣服,尤其是耍酒疯随处乱吐的女人,更是要不得。”

    想到洗手间里他衣服上的呕吐物,她嘟了嘟嘴。

    蔺呈温转身刚要往房间的方向去,她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讨好的笑道:“蔺总,您看,我的衣服都脏了,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

    “不能,脱了。”

    周迩咬牙,“蔺总,我总不能光着跟您谈吧。”

    “那是你的问题。”

    周迩垂眸,闭眼,忍忍忍。

    她可不想得罪这位爷。

    谁知道他今天是不是来故意为难她,好让她放弃出演电影的。

    毕竟,她的段位的确没资格接女一号的角色。

    可是,她不能怂。

    她要坚决的跟‘恶势力’斗争到底。

    蔺呈温倒是有些好奇,她这么丰富多彩的表情是在想什么。

    他将自己的胳膊拽出,脸色冷冷落落的道:“还不脱?”

    “您在这儿,我怎么脱呀。”

    蔺呈温哼了一声,转身出去。

    周迩回身将地上的白色薄被捡起,嘟囔道:“真倒霉。”

    她披着被子出来,小跑着进了浴室。

    桶里的衣服,她是真的穿不下去了……

    索性,就穿浴袍吧。

    她刚将浴袍拎起,就听蔺呈温在门口道:“我的浴袍,从不与人分享。”

    “这货,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她一跺脚,不穿就不穿。

    她直接将脏衣服拉了出来,将脏掉的地方放在了水下冲洗。

    洗完闻了闻,没什么味道了,她拿起吹风机对着衣服吹,不过五分钟,衣服就已经半干半湿的了,她将衣服套上,走了出来。

    蔺呈温扬眉。

    呵,还真是个不怎么会服软的狠角色。

    刚刚只要她再撒个娇,认个错,多哄哄他,她就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了。

    蔺呈温正坐在沙发上。

    周迩走到离他四五米远的身前站定。

    “蔺总,我虽然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我不瞎,看到了你衣服上的呕吐物,我猜,那肯定是我干的,我跟您郑重的道歉。”

    她说着,对蔺呈温鞠了一躬。

    蔺呈温未语,干净利索,不错。

    周迩又道:“衣服我会赔您一件的,虽然我不知道是谁脱了我衣服,但我想您是个正人君子,昨晚我们肯定什么都没发生,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两不相欠,除此之外,我就没什么可说的。”

    蔺呈温冷笑,思路清晰,很好。

    周迩见状道:“如果蔺总没有什么想说的,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她转过身,吐了个舌。

    才刚走了两步,只听身后蔺呈温道:“谁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周迩顿住脚步,转身满脸惊恐的看向他,不会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