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46章 无组织无纪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心情瞬好,回到家洗了个澡,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她精神饱满的来到公司读剧本。

    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大家都各自出去活动了。

    周迩在公司也没什么朋友,索性就一个人来到休息室,要了一杯咖啡。

    赶巧,苏琳也来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周迩立刻将视线移开,转头望向窗外。

    苏琳却是因为周迩拿到了‘最爱的你’女一号,而心里不爽。

    她来到周迩身前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周姐,好巧呀,又碰到了。”

    周迩对她笑了笑:“不算巧,我正要走了。”

    她说着,站起身就要离开。

    苏琳却抬脚,绊了她一下。

    周迩差点儿摔倒,回头瞪向苏琳。

    苏琳毫无歉意的笑着:“哎呀,真是抱歉,都怪我,腿太长了,周姐,你没事儿吧。”

    周迩扬了扬眉心,重新坐下。

    她有心躲着旁人,旁人却偏要找茬,那她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退缩。

    苏琳见状,抿唇一笑:“周姐不是要走了吗?”

    “被你绊了一下,腿疼,得休息一会儿。”

    “周姐,你可也真够夸张的了,你又没摔倒。”

    “我是没摔倒,可是刚才,我差点儿摔了的时候,晃了一下脑子,想起了许多不该想的事情,比如……那天无意间听说你在哪家医院整的鼻子,还有,某天无意间看到你跟某台长进出酒店房间。

    正好,有个记者找我爆料呢,我看,你又这么想红,要不,我就帮你一把,你也不用感激我了,等未来红透了,请大家吃顿饭就好。”

    她说着,就要打电话。

    苏琳冷笑:“没错,我的金主儿就是你说的那个某台长,所以,你以为这新闻出去了,会有人敢报吗?周迩,你是很厉害,一夜之间成了整个台里的捡漏王,不光抢了莫然姐的男人,还抢了她的戏,就你这种人说出来的话,谁会信?”

    周迩倒也并不生气,只是淡定的道:“别人信不信的我是不知道,我无非就是想要找个人当替死鬼,转移一下我的新闻,刚好,你就蛮合适的,听说,那个某台长的妻子,可是厉害的要命,台长还是靠她发家的,不知道到时候,她会不会手撕了你呢?”

    她说着,电话接通,她淡定的道:“喂,孙记者,我是……”

    她话还没说完,苏琳直接起身,将她的手机抢了过去,按下挂断后,将她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周迩,你别欺人太甚,你以为你能演女一号,就算是成功了吗,告诉你,我照样不把你放在眼里。”

    周迩亦是站起身,指着地上的手机:“捡起来。”

    “你自己的手机,要捡你自己捡,哼,贱人,”苏琳说完,转身就要走。

    周迩就算脾气再好,这会儿也终究是不能忍了。

    她上前,一把抓住了苏琳的头发,将她拽到了自己的手机前:“我让你捡起来。”

    “周迩你找死吗,连我都该拽,”她说着,就跟周迩推掖到了一起。

    休息室本来没什么人,这会儿倒是因为两个女人打架,迅速吸引来了不少的看客……

    蔺呈温办公室,秘书敲门走了进来。

    “蔺总,昨晚您让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

    他递上了工作专用的平板电脑。

    “这是我昨天派人通过各地的酒店找到的方天浩的出轨证据,方天浩出轨的女星,的确不是周迩,是鸿大影视公司四个月前新签下的女星,叫苏小念,目前正在一部时装剧里担任女三号。”

    蔺呈温盯着已经剪辑好的视频看了好一阵儿,随即将平板交给他。

    昨天晚上,他接到母亲的电话。

    母亲让他必须在24小时之内,从各大酒店监控里找到方天浩出轨的证据,目的是为了要帮周迩洗清嫌疑。

    她还威胁自己,他若不照做的话,她就去跳楼。

    虽然知道,她是吓唬人的,可他真心不希望被自己的妈碎碎念,所以挂了电话后,他就让秘书去办这事儿了。

    莫名其妙的,看到周迩很清白的证据,他心里竟觉得很开心。

    真是神经病。

    他看向秘书:“那个周迩今天来公司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

    “去查一下,看看她在哪儿。”

    “好的。”

    秘书出去,没多会儿又重新回来。

    他面色凝重的道:“蔺总,那个周迩她来是来了,不过……”

    见他吞吞吐吐的,蔺呈温不悦道:“说。”

    “她现在正在八楼休息室,跟人打架呢。”

    “什么?”蔺呈温拍了一下桌子。

    这个女人是战争分子吗,天天跟人打架。

    “散漫,无组织,无纪律,”他说着,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秘书忙跟上。

    两人来到八楼休息室的时候,这边已经围满了吃瓜群众在看热闹。

    站在人群之外,蔺呈温就能听到里面的女人在大骂,这声音并不是周迩的。

    “你以为你能有多干净,你破坏莫然姐的家庭,你就是个小三儿,你还有脸来说我?”

    秘书上前,帮蔺呈温开路。

    众人一看蔺总来了,赶忙逃跑的逃跑,让路的让路。

    蔺呈温来到人群最前面,呵斥道:“都给我住手。”

    见是蔺呈温来了,苏琳忙松开手,望着蔺呈温,委屈兮兮的上前道:“蔺总,您可算来了,你可要为我做主呀,这个周迩,实在是太蛮不讲理了,我不过是不小心伸出脚,差点儿绊倒她,她竟然就要打人。”

    周迩站在一旁,到底是老了,打了一架,累的呼哧呼哧的。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蔺呈温冷睨着她:“怎么又是你。”

    周迩垂眸,没敢说话。

    蔺呈温哼道:“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周迩扬起下巴:“在公共场所打架,是我不对,可她就是欠揍。”

    蔺呈温望着她这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凝眉。

    谁要是娶了这种女人,还不得被气死?

    别人都是哭哭啼啼的为自己解释,她倒是好……

    苏琳跺脚,摸着眼泪哭道:“蔺总,您看呀。”

    蔺呈温斜眼望向苏琳:“你哭什么?你就有理了?刚刚你说,她就是破坏莫然家庭的小三儿,证据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