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你主动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清晨,周迩头疼欲裂的翻了个身,却感觉到身上有人在禁锢住自己。

    她以为是麦姐,用手肘推了推她,眼都没睁,嘟囔道:“麦姐,压到你了。”

    可她才刚说完,就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

    她忽的睁开眼,发现自己现在正面对着沙发背。

    她昨晚睡在沙发上了。

    环着自己的这双胳膊……好像很粗壮。

    她心里一阵慌乱,蹭的坐起身,回头看了一眼。

    见躺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大老板。

    她惊呼着往后缩去:“我的妈呀。”

    蔺呈温此刻也正盯着她,挑起眉心:“怎么,见到鬼了?”

    周迩咽了咽口水,比见到鬼更可怕好吗?

    她越过他的双腿,跳下沙发,可却发现自身上就未着寸缕。

    而他身上,也同样如此。

    慌乱下,她忙蹲下身,扯过搭在沙发上的布垫遮住了身上,慌乱的要往房间里跑。

    可才跑了一步,就觉得骨头有些疼。

    她心里以乱,完了……完了……

    可她没有犹豫,硬撑着回了房间。

    房门关上后,她快步跑到衣柜门前照镜子。

    看到身上的吻痕,她抬手掩唇,惊讶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良久后,她忽的蹲下身。

    怎么会这样。

    蔺呈温……他怎么会在这儿的。

    简直要疯了。

    她抬手敲了自己的脑袋两下后,单手捂着脑袋,这可怎么办。

    她守了这么多年的初贞,怎么就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在自己家,交给了自己不爱的男人呢?

    她是疯了吗?

    她就这么缺男人呢,怎么偏偏是大老板。

    她又抬手,敲了自己一巴掌。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你打算在里面呆多久。”

    她紧张的忙起身掏出衣服换上。

    总不能一辈子藏在房间里做缩头乌龟。

    她走到门口,将门拉开,望向他。

    “你……你为什么会在我家,”她声音里带着几分怨恨。

    蔺呈温淡定道:“你给我开门,邀请我进来的。”

    “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告诉你,我家在哪里。”

    蔺呈温淡然一笑:“你攻击了我,我来找你算账,想要找到你住在哪儿,并不难,再者,昨晚是你主动的。”

    “不可能。”

    “周迩,你不要以为,你喝多了胡作非为后,就可以赖账,昨晚,我坐在你的沙发里,你跟我道歉,还要我原谅你,我不肯,所以你自己扑进我怀里的。”

    周迩有些气愤的望向对方。

    反正她当时喝多了,还不是由着他编排。

    眼看着她快要哭了,蔺呈温自觉,可能的确有些过分,随即又道:“当然,我没能把持自己,从了你,也有一定的问题,太没自制力。”

    蔺呈温说着,又狡黠的看向她:“不过,这是不是也正好可以证明,你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你别说了,”周迩气愤,指着门口的方向:“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周迩,你这是打算提了裤子不认账不成?”

    周迩瞪他。

    蔺呈温道:“昨晚,我问你要不要嫁给我,你说不要,因为你怕自己会爱上我,结果却发现我是个负心汉,你还说,你不想受伤,因为受伤心痛的的滋味太难过了。”

    周迩闭目,怎么觉得这些话,真的很熟悉呢。

    “后来我问你,如果我不负你,跟你结婚后不离婚,你敢不敢嫁,你说,敢嫁,我们才开始的,而且,是你先吻了我的脸,我才回应你的,你是主导人。”

    周迩觉得臊的慌,睁开眼望向他:“我喝醉了。”

    他坦然,摊开双手:“那又如何?”

    她气急:“喝醉了酒的人说的话,怎么能当真。”

    “我只知道,酒后吐真言。”

    周迩咬唇,望着他,有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不,她没理,因为她喝多了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听他的说法,昨晚她似乎只负责闯了祸。

    可是怎么可能呢。

    她哭丧着一张脸,垂着脑袋,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

    蔺呈温凝眉:“怎么,你不会是要哭了吧?昨天,你攻击我的时候,可是很强悍的。”

    “别说了。”

    “还有,昨晚你上的时候,可也很勇猛呢。”

    “我让你别说了,”周迩脑袋快要炸了,她伸手指着蔺呈温,气道:“你出去。”

    蔺呈温站起身,双手抄进口袋里。

    “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我们也都没有什么退路了,你要结婚的事儿,抓紧通知你家里人吧,我先回去了,一会儿别忘了去医院陪你未来婆婆。”

    他说完,就往门口走去。

    周迩回身气道:“我不会嫁给你的。”

    “你都已经亲自点头了,第一次也给了我,现在还想反悔?”

    “蔺呈温,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何必矫情,你又不吃亏。”

    “我身边女人多,我就一定是滥情的?我有钱有势,将来就一定会是负心汉?周迩,谁给你普及的这份知识?”

    周迩咬唇瞪着他,有些无言以对。

    她想了片刻道:“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是凭的什么敢跟我结婚的?”

    蔺呈温回到她身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

    “我是不够了解你,但我足够了解我自己,蔺呈温这个男人,比你想象的更有人性。我都不怕你嫁给我,图的是我的财产,你到底在怕什么?”

    蔺呈温勾起唇角:“做人呀,不能太计较得失,计较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赌一次,赌输了,是一段失败的感情,赌赢了,是一辈子的婚姻,而且,我有自信,只要你不出轨,不在外面勾三搭四,你的赌就不会输,如何?”

    周迩凝眉,没做声。

    蔺呈温见状又道:“我有的是钱,什么都不缺,女人就更如此了,你认为,我图的什么,才会等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的?周迩,别太狗眼看人低,不是所有有钱人,都只想玩弄别人感情的,你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我蔺呈温到底会不会真的负了你?”

    周迩握拳,没做声。

    蔺呈温扬起眉心:“还是,你怂包到连尝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他讽刺一笑:“看你平常挺虎,结果,却是只纸老虎吗?”

    周迩凝眉望向他:“谁是纸老虎了,赌就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