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52章 证明我是不是个GAY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正在会议室给高管们开会,程庸手机震动了几声,他弯身忙跑出去接电话。

    很快,他就重新回来,在洛寒商耳畔低声道:“洛总,夫人在工地出事儿了。”

    洛寒商眼眸一深,转头看向他:“说。”

    “刚刚,夫人为了救蒋世成受伤,现在正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

    洛寒商听完,直接起身,出了办公室。

    他一路小跑着下楼,程庸也跟了上来,开着载他往医院行去。

    路上,他很是担心,内心深处隐隐有什么东西被撕扯着。

    来到医院,程庸去找医护人员打听到宁姜的下落。

    两人赶到急诊的时候,洛南一也在。

    他手臂上沾染着血渍,正徘徊在门口,焦躁不安的往诊疗室里看去。

    洛寒商看到他,气不打一处来。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工地上找宁姜的茬儿,现在……

    他上前拎住洛南一的衣领,厉声:“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洛南一原本脸上担忧的表情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二叔,你这话说的,好像我真有那么大能耐似的,我若有这么大的本事,也会偷偷下手。”

    “洛南一,你最好给我离她远一点,别以为,我就真拿你没有办法。还有,这件事最好与你无关,不然我会让你付出千百倍的痛苦。”

    洛南一勾唇:“二叔,你可是很久都没有这么激动过了,看来这个女人于你而言……意义非凡呀。”

    洛寒商抬手就在他下巴上勾了一拳。

    洛南一向后踉跄了两步,跌倒在地:“滚。程庸,如果他自己不会滚,你就把他给我拎出去,一会儿别再让我见到他。”

    他说完,转身就推门闯进了诊疗室。

    见他来了,还带着一脸的怒气,医护人员都紧张了一下。

    宁姜正半坐在诊疗床上,看到他也是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洛寒商上前,低头看向她受伤的脚踝:“怎么样,除了脚踝,还有哪里受伤了?”

    宁姜摇头:“我只伤到了脚踝,没大碍,可是蒋工伤的很重。”

    “蒋世成?”他看她。

    宁姜脸上带着几分不安:“是啊,他为了救我,被声测管砸到了后背。”

    洛寒商凝眉:“不是说,你为了救他受了伤吗?”

    “一开始是这样,我看到声测管掉下来了,想去救他,结果没成功,反倒是蒋工看到声测管向我们两个砸来的时候,他翻身帮我挡了一下,不然今天受伤的人,就该是我。”

    “如果你没有去救他,受伤的本就是他,工地里那么多人都不出头,就你有能耐是吗?你就是不惜命。”

    他看着她的脚踝,有几分生气了。

    宁姜纳闷,受伤的又不是他,他生的哪门子气。

    可眼看着他正在气头上,她也不愿意招惹他。

    见她不说话,洛寒商转头看向医护人员:“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她处理伤口。”

    医护人员忙开始动作。

    宁姜道:“你能帮我去看看蒋工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吗,他在抢救室,我很担心他。”

    蒋世成不能受伤,不然,她去跟谁找真相。

    “自己都这样儿了,还管什么别人。”

    她双手合十:“拜托你了行不行。”

    洛寒商看到她的样子,心生郁闷,拿起手机拨打了程庸的电话,让程庸去处理蒋世成那边的事情。

    宁姜的脚踝处理好后,就要下床。

    洛寒商冷着脸问医生:“她身上其他地方检查过了吗?”

    “宁小姐说,别的地方没有不舒服,不让检查。”

    洛寒商冷眼:“这里是医院,难道不是患者听医生的吗?”

    医生点了点头:“我这就安排宁小姐做全身检查。”

    宁姜凝眉:“我没伤到别的地方,只是那个声测管掉下来的时候,在我脚踝边擦了一下。”

    洛寒商只给了她一个眼神,宁姜噤了声,行,算她怂,她去检查还不行吗。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折腾,宁姜被人送进了病房。

    她有些无奈,明明可以直接出院的,洛寒商非要让她在医院里观察两天。

    胳膊怎么拧得过大腿,她照做就是了。

    可蒋工那边,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一直没传来任何消息,她实在是有些着急。

    吃过晚饭,她坐在病床上,看向洛寒商问道:“蒋工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他有没有事。”

    “他的事儿不用你管。”

    “可是我心有不安啊,你告诉我,我才能安心的休息。”

    洛寒商凝眉看着这个女人,她还真是倔的可以。

    “他伤了腰,不过不是很严重,需要养一段时间。”

    听洛寒商这样说,宁姜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她躺下,翻身看向他:“我这边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洛寒商白她一眼:“过河拆桥。”

    她无语,“我拆谁的桥了。”

    “我的,我问你,今天洛南一怎么会来医院。”

    宁姜心虚,难不成,他知道自己是被洛南一抱上车的了?

    还不等回答,洛寒商又道:“他衣服上的血渍,是不是你的?”

    “当时有点儿混乱,我也不记得了,可是我伤在脚踝,应该不会把血蹭到他身上,那血大概是蒋工的吧。”

    “那他到底是来送蒋世成的,还是送你的?”

    “我们两个都是他送来的。”

    洛寒商不爽:“工地里那么多人,轮得到他出头吗?”

    “那个……洛寒商,我想问你一个很隐私的问题。”

    因为之前洛南一的那番话,她看到洛南一的时候,总觉得毛骨悚然的。

    毕竟被一个男人当成情敌这种感觉,可实在是不怎么好。

    “有话就问。”

    宁姜重新坐起身,挠了挠眉心:“你跟洛南一,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洛寒商脸色深沉:“问这个做什么。”

    这是他最不想讨论的部分。

    “我就是觉得吧,你对洛南一好像有些过分的嫌弃,洛南一好像又很在意你似的。”

    洛寒商蹙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哦,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你是不是因为知道,洛南一对你有那种……就是吧,嗯,不太正常的感情,所以才会这么讨厌他的。”

    听完她的话,洛寒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越发想要撬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洛南一对他有奇怪的感情?

    “那你倒是说说,洛南一对我有什么奇怪的感情了。”

    宁姜努嘴:“你都知道的,干嘛还要问我。”

    “我发现你观察力不错。”

    他这么一说,宁姜就认为他是给了她肯定答案:“是真的吗?他对你有那种感情?”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太恶寒了好吗。

    她并不歧视这种感情,但是说实在的,她本身还是有点儿接受无能的。

    这大概与他们接受不了异性恋是相同的性质吧。

    洛寒商挑眉,垂眸一笑,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能不能歪到西伯利亚去。

    洛寒商翘起二郎腿看向她:“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今天就一次性全都问出来吧。”

    宁姜看向他:“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啊。”

    他当然不会被她拐跑:“你是想问我,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他的?”

    她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几年前吧。”

    “那再早的时候,你是压根儿就没有发现,不知道?还是说你那时候也……”

    宁姜问着问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问题,摆明了是在怀疑他也有那种取向啊。

    她刚噤声,洛寒商已经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向她,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继续说下去。”

    宁姜看到他的表情,意识到问题大条了,她摆手,嘻嘻一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寒商已经走了过来,将她扑倒在病床上:“要不要我再次证明给你看,我是不是个GAY?”

    “不用不用,你不是的。”她慌忙摇头,看向上方的他,讨好的笑了笑。

    “为了不让你怀疑,我还是证明一下清白的为好,”洛寒商说完,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唇,这味道,他倒是真的很想念。

    他一边亲吻着她,一边手脚不老实的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宁姜心里警铃大作,这里可是医院,他疯了吧。

    刚想完,门口就有护士推门进来。

    看到这一幕,护士忙转身出去。

    宁姜不好意思的将洛寒商推开,脸红道:“别证明了,不用证明,我知道你不是的。”

    他捏着她下巴:“你可能不够确定。”

    不然她就不会怀疑他了,不是?

    “不不不,我特别确定。”

    “哦?说来听听,怎么确定的。”

    她郁闷,这种情况下,如果她不给他一个合适的答案,他大概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吧。

    可门口还有护士……

    豁出去了。

    “我听说,断袖的人,对异性是起不了任何反应的,但是你……”她的手指轻轻戳了戳他右侧胯骨的位置。

    “你这里……还挺灵敏的。”

    此刻,洛寒商的确是在抵着她。

    这个女人,算不算是拥有了强大的求生欲?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