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不知道害羞为何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周迩费了半天里,好不容易才躲开了他的唇。

    她气喘吁吁的道:“你不是说你饿的没力气,没心情的吗?”

    蔺呈温凑到她耳畔低语:“男人的话,你也信?”

    “蔺呈温,你这个骗子,流氓。”

    蔺呈温邪魅道:“既然都已经被你骂了,若不把这罪名坐实,岂不是证明我不行?”

    周迩无语,这是什么逻辑呀。

    她用力的想要推开他。

    奈何男女力量悬殊,差距实在是太大。

    “蔺呈温,别这样,不然以后,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

    周迩的话,让蔺呈温停住了动作。

    不过,他依然将她挤在墙边:“你这女人矫情什么?你人都是我的了,还要跟我玩儿推拉?”

    “昨晚是个意外,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

    “那刚好,我帮你重温一下,让你明白明白,这个过程是如何的,不然说出去,你第一次都没了,还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做,岂不是丢脸?”

    “我愿意丢脸,”周迩死死的,用尽最大的力气按住他。

    蔺呈温盯着这个死倔死倔的女人。

    有些女人,做梦都想跳上他的床。

    她倒好,嫌东又嫌西。

    她就是故意想激发他的斗志是吗?

    很好,那他就跟她好好玩儿玩儿。

    他松开她,转身走进屋里,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我在鸿鹄路,做些晚餐送过来。”

    周迩松了口气,忙抬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后,整理好衣服。

    她站在墙边,想着要不要找机会开溜。

    蔺呈温回头看向她:“这里你来过一次了,应该并不陌生,所以你自己随意的坐吧。”

    她想说,她想回家。

    可是只怕他肯定不会让她走。

    她离他远远的,来到单人沙发上坐下。

    这样,他就没法儿对她乱来吧。

    蔺呈温倒也果真没动她,而是走到四人沙发处,居中坐下,随手从茶几抽屉里掏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想看什么?”

    周迩忙道:“综艺节目。”

    蔺呈温侧头看了她一眼:“参加过综艺节目吗?”

    周迩摇头:“那些不是我这个段位的演员去的了的地方。”

    “呵,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周迩努嘴,没做声。

    蔺呈温又道:“想去吗?”

    周迩看向他,他问这个,难道是又想帮她?

    还不等她将疑问问出口,只听蔺呈温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想还是不想?”

    “想,不过我会靠自己……”

    “靠自己,你是永远拿不到这种资源的,周迩,我虽然很欣赏你的气节,但你实在是不够聪明。”

    周迩凝眉:“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昨晚,我们之间做了最亲密的事情,按理来说,你充分的有资格求我给你资源,可你却没有开口。在我看来,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心机深沉,在等更好的机会。另一个,就是你蠢,不懂得利用到手的王牌。”

    周迩沉闷的道:“蔺呈温,你非要拿昨晚的事情说事儿吗?为什么我想要的资源,一定要跟性扯上关系?”

    “因为该做的已经做了,”蔺呈温坦然道:“不觉得,我就是最好的资源吗?”

    周迩呼口气:“我不会用我的身体,换取任何前程,这是我进入这个圈子之前,就为自己制定好的界限。”

    原来如此……

    很好。

    蔺呈温没说话,而是换了台,跟她一起看起了综艺节目。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蔺呈温亲自起身去开了门。

    有阿姨送来了晚餐。

    阿姨将晚餐在桌上摆好后,蔺呈温道:“你先回去吧。”

    “好的,少爷。”

    蔺呈温将周迩叫到了餐桌边。

    看到餐桌上的菜,周迩指着其中两道,惊讶道:“这菜……”

    “怎么,有问题?”

    周迩看向他:“阿姨上次给我做过。”

    “很正常,这是我家阿姨的拿手菜。”

    周迩惊讶:“我说的,是林阿姨给我做的啊。”

    “我妈?”蔺呈温不禁摇头一笑:“你说,我妈做菜给你吃?”

    周迩点头:“是啊。”

    “呵,我倒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厨艺了。”

    “阿姨不会做饭?”

    蔺呈温白了她一眼:“不会。”

    “可上次……”

    “你被那老太太套路了。”

    听到这话,周迩倒是不禁笑了起来。

    蔺呈温道:“我妈是个戏精,她想要扮演什么角色,分分钟入戏,清洁工,厨师,餐厅经理……”

    周迩耸肩:“阿姨的确该去做个演员,上次她说自己厨艺好,我真被她骗到了。”

    “呵,做演员?你以为她不想?”

    “那为什么不做呢?阿姨多有天分呀。”

    “我爸不许。”

    说到这里,蔺呈温表情不自然了一下,“喝酒吗?”

    周迩忙拿起筷子,摇头:“不喝。”

    喝完酒就丢人,她还敢喝吗,不喝,坚决不喝。

    蔺呈温邪魅一笑:“怎么,怕自己又会酒后乱性?”

    周迩脸红:“大老板,我们还是吃饭吧。”

    看到她这副样子,蔺呈温又调戏道:“你喝醉酒的样子,倒是的确很诱人,最重要的是,喝醉酒的你,跟现在的你,完全是两种风格,狂放……”

    她真心听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喊道:“大老板,食不言寝不语。”

    周迩放下筷子,瞪着眼睛看他。

    蔺呈温目光里露出一抹狡黠,身子微向前凑去:“喝醉酒的你,可是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

    周迩起身:“大老板如果一直这样,我就要先回去了。”

    蔺呈温扬眉:“我哪样儿了?”

    她毫不避讳的道:“你一直在耍流氓啊。”

    如果是别人,她都想打人了。

    “呵,我在正常的跟你聊天。”

    “这……才不是正常聊天。”

    “怎么不正常了,难道男人跟女人在一起的聊天,都会聊到性?”

    蔺呈温放下筷子,看来,有必要给这个27岁才破身的女人普及一下知识了。

    “分人,跟自己有兴趣的,不光会聊,还会分分钟的想把对方扑倒。可如果眼前的女人不是自己感兴趣的,别说性了,连说一句话都会觉得烦。”

    周迩愣了一下,所以这话的意思是……他对她有兴趣?

    她到底哪里就激起他的兴趣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这魅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