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79章 这个小子竟然怕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回到洛园的时候,宁姜正坐在花园的凉亭里发呆。

    她太入神,连他靠近,她都不知道。

    他从她身后悄悄环住她,吓了她一跳。

    侧眸见是他,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找了你一圈儿,原来你在这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宁姜拉了拉他的手,想要将他圈抱着她的手臂松开,可他似乎却并没有松开她的打算。

    她道:“后面还有好多人呢,你先松开我吧。”

    “我们是合法的,你怕什么?”

    “我没怕,就是觉得……有点不习惯。”

    “那就慢慢习惯,”他说着,唇在她耳畔低声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临海湾大桥的事情。”

    “怎么,那份资料并没有解开你的疑惑?”

    宁姜点头:“没有完全解开,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确定过了。达天集团内部,肯定有人跟莫氏集团那边勾结。”

    “依据呢?”洛寒商淡定的看着她的后半边侧脸。

    这个女人,算起来还真是无死角呢,从这里看过去,都这么美。

    “达天集团留存档案中的大桥设计图,与莫氏集团留存的是一样的。”

    洛寒商挑眉:“同一个建筑,图纸当然会是一样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就在于,莫氏集团六年前出具的那份图纸上的数据,与我爸爸当年的设计有出入。”

    洛寒商正色了几分:“你怎么知道不一样?”

    “我爸爸有把自己的设计方案留底的习惯,临海湾大桥出事后,我去找过我爸爸留底的文件,发现里面并没有临海湾大桥的档案,直到几个月前,我跟莫澜发生争执,我妈当着莫澜的面推了我一下,我一气之下,就回到了我们家老宅。

    晚上,我坐在爸爸的书桌前,边想着爸爸,边翻开了他生前最喜欢的一本书,结果就从那里面看到了夹的整整齐齐的图纸。我是学这个的,所以,看了那个图纸,我就知道,我爸爸受了怎样的委屈。”

    洛寒商蹙眉,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有没有可能,你找到的那份图纸,只是你爸爸的设计初稿?”

    “不可能,”宁姜坚定的摇头:“一来,我爸爸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当年莫氏集团出具的那份图纸,别说是一个有多年成功建桥经验的老设计师了,就算刚入行的设计师,只要细心点,都能查出那些数据有问题,我爸爸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二来,我找到的设计稿纸上被我爸爸盖了私章,我爸爸只会在完成工程的资料上盖私章,所以那份稿纸,一定是我爸爸知道有人会毁灭证据,所以才会将这份图纸给单独藏起来的。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那个站在幕后,将我爸爸逼死的人到底是谁。”

    洛寒商看她,在她耳侧道:“那就查,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你想查,总会找到真相。”

    宁姜侧头看向他,两人的鼻息很近:“可是这件事,可能与洛唯先他们那边有关,洛唯先若被揪出来,达天集团也会被连累。”

    “那就更要查了,洛唯先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影响到达天集团,正好,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清除掉洛唯先这颗老鼠屎。”

    他眼眸眯起:“继续查,我来帮你。”

    宁姜看着他,眸光中有感恩。

    两人四目相对,微风徐徐吹过,她鬓边的乱发在她脸颊上轻抚,这一幕在他眼中,格外的美。

    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宁姜闭目,竟是没有推开他。

    不远处的花园外围,正带着佣人经过的裘叔,远远的看到这一幕,脚步不自觉的停下,望着凉亭里的一对璧人,脸上的表情……难以言喻。

    身后佣人提醒道:“裘叔,老太爷还在等你。”

    裘叔回神,将目光收回,带着一小队人快步离开。

    凉亭里,宁姜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了,侧过头,将唇移开。

    洛寒商揉了揉她的头,勾唇:“你该学学怎么接吻了,不然我怕下次你会不小心憋死自己。”

    宁姜白他一眼,脸微红:“不回去吗?”

    “回。”

    他顺势拉起她的手,就往寒逸斋走去。

    宁姜低头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有几分纳闷。

    这几天的洛寒商,怎么感觉有点儿怪怪的呢。

    回到客厅,洛寒商从桌上抓起一根香蕉递给了宁姜。

    “上午,我已经安排律师去找你母亲了,”他看她:“盖完章,你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知道吧。”

    宁姜表情里带着一抹心寒:“我把能够原谅她的所有理由,全都用过了,这次,我真的找不到理由再后悔,再原谅,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

    洛寒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牢牢记住你现在的感受吧,别再做心慈手软的傻瓜了。”

    她对他苦涩的笑了笑,没有做声。

    这一下午,苏云杉给她打了无数通电话,她都直接挂断或者无视了。

    苏云杉想说什么,她能猜得到。

    可她的心已经凉了,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了。

    苏云杉在家里,坐立难安,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儿。

    晚上,莫有名和莫澜都没有回来吃饭。

    八点半的时候,她才刚回了房间,就听到楼下传来摔砸东西的声音。

    她忙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楼下莫澜正衣衫不整的在发脾气。

    她匆匆下楼,上前道:“澜儿,你这是怎么了?”

    莫澜一把将她推开。

    她踉跄两步,摔倒在地,用手指着苏云杉:“贱人,你给我滚开。”

    佣人上前,想要去搀扶苏云杉,可是莫澜却是跺脚:“谁都不许动。”

    莫澜走到苏云杉身边,抬脚狠狠的在苏云杉的身上踢了一下。

    苏云杉吃痛,呵斥道:“澜儿,你这是做什么。”

    莫澜蹲下身,一把拎住她的衣领:“做什么?既然你生的女儿惹了我,那我就只能找你出气了。”

    她说完,抬手掴了苏云杉一巴掌。

    周围几个佣人见状,谁也不敢出面多管闲事儿。

    莫澜将苏云杉打了一顿后,直接上楼回了房间。

    她跌坐在沙发上,闭目。

    今天下午,她被人下了药,跟陌生男人做了那种事。

    醒来的时候,车上只有她一个人,可是车里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存卡不见了。

    她知道,对方一定是洛寒商派来的,因为她今天那杯酒,就是在洛寒商的包房里喝的。

    洛寒商拿到了她跟男人苟合的证据,会想做什么。

    她担心的睁开眼,啃咬着右手的拇指指甲。

    如果那个视频曝光,他会毁了她的。

    她抓起枕头,用力的扔在地上,尖叫了起来。

    不,不可以。

    她拿起手机,直接拨打洛寒商的电话。

    洛寒商竟然接了,只是电话接通后,他并没有说话。

    莫澜微微握拳:“洛少,今天下午……”

    “我听说,你无故闯进了我的休息室是吗?”

    “抱歉,我只是有话想要跟你说,所以……”

    “休息室里,我准备了一些酒,打算等我爱人到了以后,要跟我爱人一起喝的,结果,你打乱了我们的计划。”

    莫澜更是紧张了,这么说来,他知道那酒有料,而且要跟宁姜一起喝了之后翻云覆雨的?

    她咬牙:“我是无心的。”

    “你给我打电话有事?”

    “我想问一下……”她闭目,该怎么问呢,那酒是她自己闯进了别人休息室喝掉的。

    见她不做声,洛寒商直接将电话挂断。

    他上楼进了房间,叫上已经换完衣服的宁姜,一起去儒雅居吃饭。

    吃饭的时候,洛洛就靠在宁姜的身边,宁姜不时给洛洛夹菜,跟洛洛聊天。

    洛洛道:“二叔二婶,下周咱们一起去游泳呗。”

    宁姜看她:“你想游泳了?”

    “不是啦,下个月有游泳比赛,我要开始锻炼了呢。”

    洛寒商直接道:“那就去吧。”

    他看向宁姜勾唇:“正好,我跟你二婶还有个赌注要完成呢。”

    白雅看向洛寒商:“你跟姜儿赌了什么?”

    宁姜连忙抬眸剜了他一记,毕竟,这个男人可是什么都会说的:“喂,吃你的饭。”

    他看到她的视线,笑道:“你问宁姜吧,她恐吓我,不让我说呢。”

    看到两人的对话,白雅笑了笑,心中觉得看到这光景,甚是舒服。

    洛本儒斜了洛寒商一记:“我倒是没发现,你这个臭小子还会怕老婆。”

    白雅瞪洛本儒:“老头子,你可别乱说,这不叫怕?这叫尊重。”

    洛洛笑嘻嘻道:“二叔二婶,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咯,咱们要一起去哦。”

    宁姜点头,对她笑了笑:“好。”

    吃过饭后,两人就回到了寒逸斋。

    进屋后,宁姜纳闷的问道:“爷爷今天怎么没留我一起下棋?”

    “输了这么多次,爷爷不要面子的啊,”他白她一眼,走到酒柜边打开了柜门,回头看向她:“一起喝一杯。”

    “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吗?”

    洛寒商勾唇:“当然。”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再过半个小时,给你看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添加"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