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197章 洛家已经不属于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心下难受。

    洛南一都不相信她会伤害别人,可刚刚洛寒商却冰冷的赶她走……

    她推开洛南一,冷凝着眉心,声音里也没了刚刚的怒气。

    “我说过了,别跟我搂搂抱抱的。”

    她哼了一声,转身走到车门边。

    见洛南一没动,她回身瞪他:“开门呀,你把我带出来了,难道不用送我回去吗?”

    洛南一无语一笑,过去拉开车门。

    宁姜上了车。

    洛南一载她回洛园的路上,见她一直不说话,随即问道:“你的手……还疼吗?”

    “再疼,也疼不过沁心。”

    她脑子里还在回忆。

    她甚至用她能够想到的方式,在脑海里换算了一下。

    以她当时的姿势和角度,她是绝不可能把烤盘碰下去的,而且,如果她真的碰到了烤盘,那她的腰不可能感觉不到热度。

    唯一的可能……只能是沁心自己动手动了那个烤盘。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更是疑惑了。

    可沁心……为何要这样做?

    一个女孩子,在身上留下那样的疤痕……她没有理由这样做啊。

    车子开回洛园,洛南一下车,来帮宁姜打开了车门。

    宁姜下车。

    洛南一道:“走吧,我送你。”

    她凝眉道:“这里是洛园,我自己能回去。”

    提到回去,洛南一眉心带着一抹不自然的问道:“你为什么又回到洛园来住?是我二叔逼你的吗?”

    宁姜淡然道:“没人逼我。”

    “那你为何要回来?还偏偏住进了寒逸斋,你跟我二叔现在这样不清不楚的,算是怎么回事?”

    宁姜冷静的回道:“我的事情,你能别管吗?”

    “我只是看不惯你们现在的行为。”

    “看不惯就闭着眼睛,别看。今天谢谢你送我去医院,你也早点回去吧。”

    她说完,自己往寒逸斋走去。

    洛南一在她身后喊:“洛园里这几天,必然不会太平,你自己小心点。”

    宁姜脚步一顿,继续往寒逸斋走去。

    寒逸斋里,众人看她的目光都怪怪的。

    宁姜才刚进客厅,寒逸斋里的佣人就不冷不热的上前道:“少夫人,老太爷让你去一趟儒雅居。”

    宁姜呼口气,点头:“我知道了。”

    她上楼,换了一件袖子很长的衣服,这才来到了儒雅居。

    佣人进屋去跟洛本儒汇报后,洛本儒就严肃的拄着拐杖出来了。

    见白雅不在,宁姜心里有些犯愁。

    洛本儒坐下,看向她道:“坐吧。”

    宁姜对他恭敬的点了点头,坐下:“爷爷,您找我……”

    “以后,你就别再叫我爷爷了,这个洛园里,大家都称呼我一声老太爷,你也这样叫我吧。”

    宁姜咬唇:“好,老太爷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她称呼换的这么快,洛本儒在心里不高兴的想,这孩子,脾气倒是硬气的很。

    “今天下午,你和沁心在后厨房的事儿,我都听说了。”

    宁姜点头。

    洛本儒蹙眉:“你点头是什么意思?”

    宁姜道:“我在等老太爷说接下来的话。”

    洛本儒吭了一声:“我这个人,说话一向不好听,但话糙理不糙,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能这么恶毒,沁心是一个多么可怜听话的好孩子,你怎么忍心对她动手?”

    宁姜垂眸,有些委屈。

    可随即,她就站起了身,“老太爷是亲眼看到我伤害沁心了吗?”

    洛本儒不悦:“你若没有伤害,别人怎么会看到。”

    宁姜又道:“老太爷,我敬重您,因为您不管是在商业上、还是在感情里,都是个成功的好男人。但这不代表,我可以忍受您对我的污蔑,我说话也一向不好听,尤其是今天的话,很不好听。但我跟你一样,话糙理不糙,如果您没有亲眼看到我伤害别人,请不要因为别人的话,就来指责我,我没有做错什么,没有理由,听您数落。”

    “你……”

    宁姜骄傲的看向他:“如果老太爷没有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洛家已经不属于你了,你既然不爱卓逸,就不该霸占着他,沁心的身体再不好,可她对卓逸都是一心一意的,不像你,如果你不能给卓逸一个未来,那你就离他远远的吧。”

    宁姜背对着洛本儒,轻咬着内唇角,点头:“好。”

    她说完,迈步离开。

    洛本儒叹口气,如果老太婆从沁心那里回来,知道他做了这些事,只怕……要跟他拼命的吧。

    这丫头的脾气,跟他真是够像的。

    看到她这么无精打采的离开,他心里怎么有些难受呢?

    他叹口气,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要为孙子的婚事操心,也真是够了。

    宁姜回到寒逸斋,洛寒商还没有回来。

    她收拾了一下来的时候,自己带的证件,直接下楼出了洛园。

    她走出很远,才在路边拦到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道:“小姐,您去哪儿。”

    宁姜坐在车上,恍惚了半天,忽然鼻头一酸。

    是啊,她能去哪儿,北城这么大,可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师傅,送我去临海湾大桥吧。”

    宁姜来到桥边,站在爸爸曾经一跃而下的地方,目光平静的望着这座破败不堪的桥梁。

    她呼口气,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如果你还活着,一定不会让人这样欺负我的,是不是。”

    她想擦干眼泪,可是手不方便。

    她吸了吸鼻子:“被人冤枉的滋味,真的太不好受了。”

    她低头往下面距离自己二十几米的江水中看去。

    正此时,身后突然有一道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环住了她的身子,将她旱地拔葱似的从桥边直接拔了起来。

    她的身子腾空的那瞬间,是真心吓到了。

    因为对方一旦松手,她就将掉进汹涌的河流中万劫不复。

    可随即,她的身子被旋转,视线从破败的桥梁上,转换到了路边不远处的风车上。

    她安全了,可是心脏因为惊吓却还在砰砰的跳个不停。

    身后的人,冷漠的道:“你以为在这里死,你就能跟你父亲重逢了?你父亲是为你而死的,他即便自杀也算是个好人,可你是吗?”美N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