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42章 老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楼下,傅子殊跟洛寒商两个人坐在客厅里,真的是觉得要尴尬死了。

    他不时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时钟。

    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

    宁姜这死丫头,怎么还不赶紧下来。

    洛寒商喝了两杯茶,就在佣人要上前给他再倒一杯的时候,他抬手阻止。

    他望向傅子殊:“调查到是什么人动的手了吗?”

    傅子殊看向他,不明所以。

    想了片刻后,才问道:“你是说,攻击初谌的人?”

    “不然,我跟你之间还有别的可以聊的话题?”

    傅子殊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说话一如既往的难听啊。

    “没有,司机说,那个人带着帽子和口罩,他没有看到对方脸上的主要特征。”

    “你没有安排人去调查?”

    “还没来得及。”

    洛寒商冷声:“幼儿园门口的路上,应该都有监控,只要你有心想要调查,那个犯人的踪迹,总是可以寻找到的。”

    傅子殊看向他。

    没成想,他还能帮自己出谋划策。

    “我会安排人去查的。”

    宁姜跟初谌在楼上呆了将近一个小时。

    她要下楼前,发现初谌的脸颊有些红。

    她的手轻轻在他额头上抚摸了一下后,不禁凝眉。

    以她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孩子,发烧了,而且温度还不低。

    她用额头跟他碰了一下,问道:“初谌,你冷吗?”

    初谌点头:“冷。”

    宁姜起身,来到门口对佣人道:“去找一个体温计来。”

    佣人忙下楼。

    楼下的傅子殊以为是宁姜下来了,结果看到的却是家里的阿姨,不禁觉得白高兴了一场。

    他问道:“宁姜还在上面?”

    “是的少爷,宁小姐要体温计。”

    “怎么回事?”傅子殊起身。

    “我也不是很清楚。”

    “去找吧,”傅子殊起身,对洛寒商道:“洛总,你稍坐片刻吧,我上楼去看看。”

    洛寒商扬眉,没做声。

    傅子殊快步上楼。

    宁姜对他道:“初谌好像发烧了。”

    他上前摸了摸初谌额头,可不是,烫手。

    没多会儿,阿姨回来了,宁姜帮初谌量了一下体温,竟然39°3。

    傅子殊急道:“怎么一下子就烧的这么厉害。”

    初谌道:“那些水,很冰很冰。”

    宁姜揉了揉初谌的脸,对傅子殊道:“去医院吧,给初谌做个全面检查,不然我实在是不放心。”

    “好,我这就去安排。”

    傅子殊走到门口,又回来道:“初谌,楼下有客人,记住,不能叫妈妈,要叫大姜儿,知道吗?”

    初谌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听说初谌发烧了,洛寒商自然也不好催促着宁姜离开。

    他陪几人一起来到医院。

    初谌是因为受了寒引起的高烧。

    办理完入院手续后,初谌就咳嗽了起来。

    看到初谌这么受罪,宁姜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离开的。

    她跟洛寒商商量了一下,想要在这里陪初谌一晚。

    洛寒商本来是想拒绝的,可是看到初谌躺在病床上,病恹恹的模样,最终也只好妥协。

    宁姜让洛寒商和傅子殊回去休息。

    傅子殊说不走,洛寒商自然更不能走。

    他总不能把自己老婆留在傅子殊身边。

    晚上十一点多,初谌终于退烧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宁姜回头一看,傅子殊已经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洛寒商看向她道:“怎么样?”

    宁姜对他笑了笑:“退烧了,你今晚真的不回去了吗?”

    “不回。”

    宁姜道:“那我让护士在房间里加一张床位,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她起身出去,洛寒商将傅子殊叫醒。

    傅子殊睡的迷迷糊糊的看向他:“你干嘛?”

    “你回去休息吧。”

    傅子殊纳闷,他会有那么好心?

    “今晚我跟宁姜夫妻俩在这里守着孩子,明天换你,总不能一直让她一个人陪着,会把她拖垮的。今晚这里也不需要三个人,你不觉得吗?”

    傅子殊想了想,他大概能猜到洛寒商的担心,索性也就答应了。

    他出了病房,找到宁姜,跟她说了一声后,就先离开了。

    宁姜回来的时候,洛寒商已经走到了房间里本来就有的陪床上躺下。

    她走到他身畔,帮他将被子往身上盖了盖。

    他看向她,挑眉。

    她对他抿唇,感恩的一笑道:“谢谢。”

    洛寒商哼了一声,没搭理她。

    宁姜知道,他此刻的情绪并不是讨厌的意思,她笑了笑,转身要回初谌身边。

    洛寒商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宁姜回头,看向他。

    洛寒商闭着眼睛道:“我们和傅子殊,轮流照顾这孩子,明天你就不要再逞强了。”

    宁姜点了点头:“嗯。”

    他已经做了多大的让步,她心里都懂的。

    第二天早上,宁姜在沙发上,被一阵聊天声扰醒。

    这声音是洛寒商和初谌的。

    洛寒商道:“我可是在这里陪了你一晚上。”

    初谌道:“我又没让你陪我。”

    “你这个小子,还真是不识好歹。”

    “我才没有不识好歹,是叔叔你奇怪才对。”

    “我奇怪?”

    初谌点头:“对呀,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要陪我。”

    洛寒商简直要被这小子气笑了。

    他跟这小子说过两次,宁姜是自己的老婆,可这小子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呀。

    “我老婆在这里照顾你,你说我认不认识你?”

    “你老婆是谁?”

    洛寒商刚指向沙发上的宁姜,她就已经自己坐了起来。

    她都不需要清醒一下,就对病床上的初谌道:“初谌,你醒了啊,怎么样,难受吗?”

    初谌看到宁姜,嘿嘿一笑,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咳嗽了起来。

    宁姜上前,帮他轻轻拍了拍后背。

    “大姜儿,我这个鼻子都不通气了,”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右侧的鼻翼,已经完全将刚刚跟洛寒商的对话抛到了脑后。

    宁姜道:“你这是受寒感冒了,鼻音很重。”

    “嗯,我嗓子也难受。”

    宁姜揉了揉他的头,一脸宠溺的看向他。

    坐在陪床边缘的洛寒商黑着张脸。

    她刚刚分明偷听到他和那孩子说话了,所以才起来叉开话题的。

    从她起床到现在,她看都没看他一眼,却对别的男人嘘寒问暖。

    好你个宁姜。

    他不爽,挑衅道:“老婆。”FL"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