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44章 什么叫真正的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本儒冷着张脸,戴上眼镜后,将文件接过。

    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他有些惊讶。

    “这是……”

    “老太爷,少爷被戴了绿帽子,而且,证据都有了。”

    洛本儒一听,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将鉴定书往棋盘上拍去,棋子散落了一地。

    “去,给我把洛寒商叫回来,立刻。”

    “是。”

    裘建国出去,给洛寒商打了电话。

    很快,他就回来,恭敬的对洛本儒道:“老太爷,这件事,我是瞒着少爷做的,少爷若知道是我……”

    “你放心,我还没有老糊涂。”

    裘建国点头,站到了洛本儒的身后。

    他的唇角,扯出了一抹冷笑。

    宁姜,这下,我看你还能怎么逃脱。

    洛寒商从外面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他一进儒雅居,就看到奶奶在看老电影,一个人乐的哈哈大笑。他看了一眼电视屏幕,不禁道:“奶奶,这电影你都看了多少次了,怎么还能笑成这样?”

    白雅拿起遥控,按了暂停键,有些惊讶:“你怎么这个时间跑过来了?”

    “你家老头子找我呢。”

    白雅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后,又望向洛寒商:“找你干嘛?”

    洛寒商耸肩:“不知道,刚刚裘叔给我打电话,说是有急事,我先进去了。”

    白雅摆了摆手:“去吧去吧,对了,姜儿呢?”

    “昨晚她又累了一晚上,这会儿应该正在房间里睡觉呢。”

    白雅看着他,坏坏一笑:“你们这些年轻人呀,真是不懂得节制。”

    洛寒商嗤声一笑,明知道奶奶是误会了,可也没解释什么。

    他走进书房。

    本来心情不错,可是看到洛本儒凝重的表情时,他意识到爷爷是有什么事情。

    洛本儒道:“建国,你去把客厅里的佣人们全都清出去。”

    裘建国恭敬的出去。

    洛寒商走到他对面坐下:“爷爷,什么事儿这么严重,还要清场?”

    洛本儒没搭理她。

    裘建国来到客厅里,让所有人都出去。

    白雅纳闷道:“建国,这是干什么呢?”

    裘建国表情凝重道:“老夫人,您……一会儿就知道了。”

    他对白雅躬了躬身,转身回到了书房。

    “老太爷,都走了。”

    他话音才落,洛本儒抓起身前白色的瓷罐直接摔向洛寒商。

    幸亏洛寒商躲的快,可饶是如此,棋子还是散落了他一身。

    洛寒商大声喝道:“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洛本儒手指着洛寒商:“明天立刻去跟宁姜离婚,我洛家不需要这么不守妇道的女人。”

    洛寒商不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宁姜又哪里得罪你了,你就不能别老找她的麻烦吗?”

    “我找她的麻烦?你个傻小子,”洛本儒将亲子鉴定扔到了他的面前:“你自己看,这个宁姜,是打算把我们洛家的脸都给丢干净是吗?”

    洛寒商纳闷不已,将棋盘上的纸捡起。

    亲子鉴定?

    看清上面的内容,洛寒商的脸色一紧,初谌……初谌怎么会是宁姜的孩子。

    看到他的表情,洛本儒呵斥道:“宁姜背着你,跟那个傅子殊在外面生了野种,你还天天把她当成宝。”

    洛寒商凝眉,想到宁姜说过的她跟傅子殊的关系。

    他摇头:“不可能,他们根本就不是那种关系。”

    裘建国在洛本儒的身后道:“少爷,亲子鉴定是骗不了人的,当初,傅子殊也对记者公布过亲子鉴定,那个孩子,是傅子殊的儿子,这一点,您没忘记吧。”

    洛寒商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回忆什么。

    洛本儒气愤不已:“怪不得那个女人忽然间失踪,说什么是为了沁心,都是借口,她分明就是怀了野种,不敢留在洛家。”

    书房门,忽然就被从外面推开。

    白雅一脸着急的上前:“你们在说什么呢,洛本儒,你个老东西,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洛本儒指着洛寒商身前的亲子鉴定:“若是没有证据,这么大的事儿,我会乱说吗?亲子鉴定结果都出来了,小雅,我们都被骗了。”

    白雅往后踉跄了两步,差点儿没站住。

    幸好裘建国发现了不对劲,上前搀扶住了她:“老夫人,您没事儿吧。”

    白雅摆了摆手:“我不信,建国,你去把姜儿找来,我要亲自问她……”

    “还有什么好问的,你说你怎么就不知道死心呢,证据都摆在眼前了,难不成,这亲子鉴定还能有假?”

    洛寒商一脸严肃的望向他:“这鉴定是从哪儿来的?”

    白雅身旁的裘建国望向洛本儒。

    洛本儒冷哼一声:“当然是我派人去查来的,怎么,你连我都信不过?”

    洛寒商眼眸微凝,想到洛寒商对初谌的在意,想到她们两个之间相似的容貌……

    他忽的站起身,将亲子鉴定捡起,就往门口走去。

    洛本儒喝道:“你站住,我说了,让你立刻跟那个女人离婚,把她赶出洛家,不,是赶出北城,赶出中国,我们洛家,丢不起这个人。”

    洛寒商没有应声,拉开门,离开。

    白雅心下难受,几乎晕倒。

    裘建国紧紧的搀扶住她:“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见状,洛本儒也忙上前,握住她的手:“小雅,你没事儿吧,建国,赶紧,把小雅扶回房间,去找医生过来。”

    洛寒商回到寒逸斋,赶走了所有佣人。

    他上楼,踢开房门,走了进去。

    宁姜才刚醒来,正坐在床上晃神。

    看到他一脸森寒的走向她,她不禁纳闷:“卓逸君,发生什么事了吗?你脸色不太好。”

    看着她的脸,再想到那张小巧的面容,他冷笑。

    是了,他从一开始就觉得,那个孩子长的像她,可他竟然一次都没有怀疑过她。

    因为他一直都相信她的为人。

    可今天……

    她真的是给了他响亮的一耳光。

    他上前,将她扑倒,毫无温柔可言的亲吻,不,应该是惩罚性的啃咬着她。

    宁姜吃痛,侧开眸后再望向他:“洛寒商,你在干什么,你咬痛我了。”

    他声音痛苦:“你也知道痛吗?嗯?”

    他说着,扯开了她的衣衫:“你今天,真的该尝尝,什么叫真正的痛。”快看"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