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45章 付出代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现在的他,很愤怒。

    那怒火甚至让她觉得害怕。

    他的野蛮,让她反感。

    她不想被这样勉强。

    她想将自己的衣服拢起。

    可是洛寒商却并不给她这样的机会,他的亲吻落下,并不温柔。

    宁姜怒喝道:“洛寒商,你到底在做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能不能停下来,跟我说清楚。”

    洛寒商愤怒,捏着她的下巴。

    “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好让你继续骗我?宁姜,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耍我,很好玩儿吗?”

    他第一次这么用心的爱一个女人,哪怕看到她跟男人说话,他心里都很不爽。

    可今天,他竟然知道了她最龌龊的秘密。

    他现在都不愿意去回想那个孩子的脸,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宁姜整个人都迷糊了:“我耍你?你……你这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洛寒商眼神里染着戾气:“既然不知道,那你就继续装吧。”

    他一用力,将她身上的衣衫完全扯掉。

    宁姜无论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逃脱开他的钳制。

    “洛寒商,你这样对我,我会恨你的。”

    “那就恨吧。”

    宁姜望着用力的按压着她,在她身上好不安分的男人,心里莫名的恐惧。

    他的眼神,真的很骇人。

    她紧握双拳,愤然的望着她身上的他。

    他像是疯了一般,没完没了,一次不够,两次,三次。

    从下午,到深夜。

    最后,洛寒商翻躺在她的身侧,目光里甚至没有什么焦距。

    房间里很黑,很黑。

    可一直没有开灯的两人,双眸似乎都适应了这黑暗。

    宁姜费力的爬起身,回头望向他,声音里带着不甘。

    “现在,我总可以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得到你这样的对待了吧。”

    洛寒商坐起身。

    虽然没有开灯,可宁姜就是知道,他在看她。

    良久后,洛寒商一句话阿也没说,下床,穿上衣服,离开了房间。

    宁姜呼口气,到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真的是要疯了。

    她回身,退到床头,将床头灯打开。

    此刻她只觉得,浑身都很酸痛。

    她找到手机,给傅子殊打电话,告诉他,今晚自己很不舒服,不能去照顾初谌了。

    傅子殊让她好好休息,别担心。

    挂了电话,宁姜半靠在床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这个洛寒商,疯了不成。

    她收回视线的时候,目光触及地上的纸。

    她纳闷,这不是刚刚洛寒商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的那张吗?

    她撩开被子,下床,蹲下身将纸捡起。

    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她的脚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洛寒商……洛寒商全都知道了。

    想到他刚刚说,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耍他的事情,她的心情莫名凝重。

    她一直在找时机,可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她怎么就没想到,洛寒商竟然会做亲子鉴定呢。

    她的手,轻轻按着自己的心脏。

    良久后,她站起身,披上睡衣出了房间。

    她去隔壁房间找了一圈,没找到洛寒商的身影。

    她下楼,整个大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来到书房门口,还是没人。

    她有些担心,轻唤道:“洛寒商?”

    没人应。

    她里里外外找到一遍,确定他人已经不在家了,这才往车库打电话。

    车库里值班的工作人员说,十分钟前,洛寒商开车出去了。

    她有些担心,这个时间了,他会去哪儿呢?

    她上楼,找到手机,拨打洛寒商的电话。

    可是根本就没人接。

    宁姜伸手抚摸了一下额头。

    她那么欺骗他,他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她给他发语音:“洛寒商,欺骗你是我不对,你在哪儿,我们谈谈好吗?”

    她在楼上来来回回的踱步,过了足有十分钟,他都没有回。

    宁姜是真心有些着急了。

    她换好衣服,正打算出门去找他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傅子殊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喂,子殊,我现在有点事情,要……”

    “医院里值班的阿姨说,初谌被洛寒商带走了,洛寒商怎么回事,他不知道初谌还病着吗?”

    “什么?”宁姜脚步往后缩了一下。

    “我说,洛寒商把初谌带走了。”

    宁姜咽了咽口水,整个人都是懵的。

    “啧,信号不好吗?姜儿,你在听吗?”

    “子殊,洛寒商他……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么了?”

    “初谌是我的孩子。”

    傅子殊掩饰不了惊讶:“你跟他摊牌了?”

    “他派人做了亲子鉴定。”

    “这个男人……有话不能直接问吗?”

    “是我不好,”宁姜摇头,心里愧疚:“我一只在找合适的机会,可是……还是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傅子殊冷静了下来问道:“可他带走初谌干什么?”

    宁姜沉思了片刻后,摇头:“子殊,先不说了,我必须要赶紧找到洛寒商。”

    她将电话挂断,一遍又一遍的拨打洛寒商的电话。

    一开始,洛寒商一直不接,宁姜下楼,急忙跑到车库,去找了一辆车,开车出了洛园。

    她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在大街上开了十几分钟,她意识到这样不行。

    她停车,再次拨打洛寒商的电话。

    一开始,电话没被人挂断,也没人接。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接呀,洛寒商,求你了,快接呀。

    电话真的接通了。

    宁姜有些不置信的看了一眼,随即忙道:“洛寒商,你在哪儿,知道,我瞒着你,是我的错,可是……我可以解释的,你先回家好不好。”

    洛寒商声音里带着几分阴森:“背叛我,欺骗我,耍弄我,呵,宁姜,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

    “我……我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都不是你跟傅子殊生下野种的理由。”

    宁姜顿了一下,她跟子殊?

    他……他误会了什么?

    洛寒商又道:“我要让你对我的背叛,付出代价,宁姜,你说……如果这个孩子死了,那你,是不是就又变成我一个人的了?”添加"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