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49章 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回到寒逸斋的时候,宁姜从沙发上站起,望向他。

    他没有理会她,往楼上走去。

    刚刚奶奶说要来看看宁姜,可他没有同意。

    这是他和宁姜之间的问题,终归要让他们自己解决。

    宁姜垂眸,微微叹息一声。

    他还是不愿意搭理她。

    她在一楼站了片刻后,上楼,推门进了卧室。

    他在床上躺着,似乎准备休息了。

    宁姜上前,声音不大的道:“洛寒商,初谌的病情……”

    “难不成,我还会让我的儿子因为感冒出什么意外吗?”

    洛寒商没有回头看她,只是不屑的应了一声。

    宁姜心里放松了几分,是啊,洛寒商是个理智的人,他总不会伤害自己的儿子。

    她点头:“那就好。”

    她的声音有些无力,见他似乎要睡了,她转身往外走去。

    可他却回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到了床上。

    他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低头看着一脸憔悴的她。

    餐桌上的早餐没动,她应该还饿着肚子。

    昨夜,她应该也没休息,现在她盯着浓重的黑眼圈,算是又饿又困了吧。

    她这样在他面前可怜兮兮的,是想做什么?

    宁姜躺在他身下,丝毫没有想要反抗的打算。

    她望着他,手微微的握着床单。

    洛寒商眼神微冷,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实在是瞧不起此刻的自己。

    即便正在气头上,也无法抵抗她的诱惑。

    这个女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怎么能把他变得如此狼狈。

    两具躯体,在大汗淋漓后终于分开。

    他翻身躺在床上,闭上双眼。

    一旁,宁姜撑着双臂坐起。

    她刚要穿衣服,洛寒商已经把她重新拉倒在床上。

    他翻身,将她紧紧的环在怀里。

    宁姜仰头看向他,洛寒商冷声道:“立刻睡觉,别打扰我休息。”

    她咬唇:“洛寒商,我真的,想去看看初谌,我保证,我只是看看他,绝不会带走他,可以让我……”

    “不可以。”

    洛寒商想也没想的拒绝她。

    “在我没有想好,如何报复你的欺骗之前,你是绝不可能见到初谌的,这件事,你不必再提,提了也没用。”

    他松开她,平躺,“我说了,赶紧睡觉,不要扰我,更不许离开,我知道,你现在连躺在我身边都觉得很别扭,可是就算你再不开心,你也必须躺在我身旁,这是你该受的。”

    宁姜咬唇,眼眶里带着委屈的雾气。

    只差一步,她就可以先对他坦白了。

    可是……她失去了先机。

    现在想想,这件事,就算他是从她的口中得知的,只怕也没那么能轻易的被原谅吧。

    她让他在初谌的人生中,父爱缺失了五年,这个遗憾,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

    不管对他也好,对初谌也好,都一样。

    可她那时候,分明是真的无可奈何……

    下午三点多,洛寒商醒来后,没有理会她,就先离开了。

    她走后,宁姜将手机开机。

    很快,短信提示她有十几通未接来电,都是傅子殊打来的。

    她忙回拨,傅子殊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关机了,洛寒商没回家吗?初谌呢,他把初谌带到哪儿去了。”

    宁姜声音无力的道:“他把初谌带到了……带到了很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吧。”

    “哪里是很安全的地方?这个洛寒商会不会有点太不讲道理了,他怎么能这么自作主张,孩子可还病着呢。”

    “子殊,”宁姜无奈道:“从现在开始,初谌的事情,你别再管了,也别跟洛寒商起急,不,你最好避开他,算我求你。”

    傅子殊凝眉:“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这样说?”

    “没事,”宁姜笑了笑:“能有什么是呢,你听我的就是了。”

    “洛寒商是不是因为初谌的事情为难你了?”

    宁姜苦涩,未做声。

    “他做了什么?我去找他理论。”

    “是我做的不对,”宁姜闭目:“之前,我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跟他解释的,可我一直没能开口,如果我早早的说了,或许,事情就不会闹成今天这副样子了,洛寒商说的对,他在初谌人生中父爱缺失的遗憾,是无法弥补的,而这一切,是我造成的。”

    “这怎么能是你造成的呢,当初,分明是他没选择你,放弃了你,是他没有遵守约定,你是为了成全他才离开的。”

    宁姜呼口气,现在说这些,又有谁能理解呢?

    “子殊,总之,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管了,有些事情,只能我自己去面对。”

    “那初谌呢?”

    “洛寒商会照顾好他的。”

    “不会连你也没见到孩子吧?洛寒商把孩子藏起来了?”

    宁姜道:“你答应我,这件事,你不许再插手了,不然……我会更难解决,听我的,好吗?”

    “你……”傅子殊心下烦躁:“我知道了,如果你真的撑不下去了,就找我,我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嗯。”

    挂了电话,宁姜下床,走到窗边。

    怎么办,怎么办呢。

    她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

    她很想逃跑,可是,丢下初谌,她一个人能去哪里呢?

    她哪儿都去不了,初谌,是她的心,她的命啊。

    下午,洛寒商回来,问了佣人才知道,宁姜已经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他有些恼怒,派人上去将宁姜叫了下来。

    宁姜下楼后,他让佣人们都出去了。

    没有外人在,洛寒商冷言冷语的让她立刻吃饭。

    宁姜虽然没有什么胃口,倒是配合他的指令。

    洛寒商吃完,就先离开了餐桌。

    宁姜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好又回了房间。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

    第二天上午,洛寒商离开家,去医院看初谌。

    他前脚刚离开,裘建国就带着几个人闯进了寒逸斋。

    佣人上楼将宁姜请了下来。

    裘建国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走到宁姜身前,声音里满是轻蔑。

    “少夫人,我是奉老太爷的命令,来请你去前院儿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宁姜冷眼望着裘建国,他的这笑容……为何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呢?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