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50章 我只跟过一个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来到儒雅居的大厅,里面只有洛本儒一个人。

    宁姜纳闷,这个时间……奶奶呢?

    她心情忐忑的走上前:“爷爷,您找我。”

    洛本儒冷脸,呵斥道:“别叫我爷爷。”

    “老爷子,您有什么吩咐吗?”她改口改的很快。

    洛本儒将亲子鉴定结果丢到了他身前的茶几上。

    “寒商说,你生的那个孩子,是他的,还说不需要做亲子鉴定,他相信你,可你呢?你就是这么回报他对你的信任的?”

    宁姜纳闷,老爷子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弯身,将桌上的鉴定结果拿起。

    洛寒商与初谌亲子鉴定结果,不成立?

    宁姜心里犹如晴天霹雳,这……这怎么可能呢。

    宁姜望向洛本儒:“这不可能。”

    “证据都摆在眼前,你还敢说不可能?宁姜,你这女人真够狡猾的,幸亏我坚持,给他们做了鉴定,不然我们卓逸,还不知道要被你耍成怎样的傻子。”

    “老爷子,这绝不可能,你这鉴定结果有问题。”

    “胡说八道,”洛本儒呵斥道:“这是我亲自安排人做的检查,你还敢否认,你自己私生活不检点,现在还敢在我面前犟,怎么,你是要我相信你,不相信证据?”

    宁姜摇头:“这绝不可能,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可以不相信,但我绝没有做过对不起洛寒商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不会背锅。”

    “你还敢否认。”

    宁姜也是有些着急了:“我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

    “好,我你就继续嘴硬吧,你给我听好了,我们洛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这次不管卓逸怎么反对,你们的婚都必须离。”

    宁姜骄傲的扬起下巴:“我可以跟洛寒商离婚,反正,我从来没想过,我能一直留在你们洛家,但是,有些话我必须要说清楚,我宁姜,没有亏欠过洛寒商,从来没有。”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裘建国望向洛本儒:“老爷子……”

    洛本儒凝眉,望向裘建国:“建国,这鉴定结果可靠吗?不会是仪器出了什么问题吧。”

    “老爷子,这是高科技的东西,不会出错的,鉴定用的毛发,是我亲手交给老孙,让他送到医院的。”

    洛本儒叹口气,那孩子眼底的倔强,不像是骗人的。

    宁姜回到寒逸斋后,立刻就将自己的证件和必须用品简单的装进了包里。

    这个洛家,她是留不得了。

    就算洛寒商愿意让他留在这里,老爷子也不会愿意。

    可这份屈辱,她不能受。

    洛寒商回来后,她必须要把事情跟他说清楚。

    宁姜收完东西后,就走到阳台边坐下。

    她给洛寒商打电话,他没接。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洛寒商回来了。

    他走进房间时,脸色并不好。

    视线落到她收好的行李上时,他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见他进来,宁姜起身,走向他。

    “洛寒商,老爷子的鉴定结果,你看到了吧。”

    洛寒商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到了她的行李箱跟前。

    “你又想做什么?逃跑?怎么,这次,你打算连孩子也不要了?直接‘畏罪潜逃’?”

    宁姜眉心染上一抹寒霜:“畏罪……畏罪潜逃?”

    她咽了咽口水,视线锁在他的脸上。

    “你也认为,我骗了你,你也相信,初谌是我跟别的男人的孩子?”

    洛寒商望着她眼底里的倔强。

    刚刚他去寒逸斋,爷爷给他看鉴定结果,一开始,他也吓了一跳。

    初谌那个孩子跟他小时候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他坚定的相信,初谌的确就是他的孩子。

    而且,他打从心底里认为,宁姜不会欺骗他。

    他总觉得,这其中是有什么问题的。

    他一心想要解决问题,可是回来,他却看到了她收好的行李。

    遇到问题,她不想着解决,却只想逃避。

    呵,真是好一个宁姜。

    他在她眼里,永远都是最容易放弃的那一个,是吗?

    宁姜看着他打量着她的表情,心下一沉,看来,那份坚定结果,他是信了的。

    她表情带着倔强,哈哈大笑了两声后道:“是啊,初谌的确不是你的孩子,我这个女人,水性杨花,见一个,睡一个,没有男人是我看不上的,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初谌到底是哪个野男……唔……”

    他用吻,封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他听不下去了。

    他将她甩到床上:“水性杨花是吗,喜欢被男人睡是吗?那我来满足你。”

    他说完,将外套扯下,倾身压制住了她。

    宁姜用力挣扎,反抗:“放开我,我就算是被全世界的男人碰,也不想被你碰,洛寒商,我讨厌你,讨厌你。”

    洛寒商彻底被激怒,他用力的按住她不停扭动的身体。

    这一次,宁姜激烈的反抗着。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宁姜的疯狂。

    她的倔强,似乎在告诉他,她是真的厌恶他,非常非常的厌恶。

    洛寒商眼眸中带着火,他用力的按住了她的身子,咬牙切齿的道:“就算你再讨厌我又如何?你是我的妻子,法律上,白纸黑字,只要我不放手,你就绝对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宁姜,你信不信,我能折磨你一辈子。”

    他说着,再次低头亲吻着,当他的吻落在她耳畔的时候,她疯了一般的用力咬住了他的肩膀。

    血腥味瞬间在她口中弥漫。

    她一直都很激动的脑袋,瞬间清醒。

    她忽的就松开了口。

    洛寒商却似乎并未感受到疼痛一般,继续亲吻着她。

    宁姜声音里带着几分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洛寒商忽的停住动作。

    “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宁姜闭目。

    “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我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我这辈子,只跟你一个男人上过床,可为什么,为什么爷爷给我的鉴定结果上,你跟初谌的亲子关系却不成立?洛寒商,到底是我骗了你,还是爷爷真的想赶我离开洛园,你想过吗?”好看小说"jzwx123"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