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52章 是她,剥夺了他的机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裘建国恭敬的低头,一脸的愧疚:“老太爷,对不起,我真的是……无言以对,因为这件事,是我去办的,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我是真的不知道。”

    洛寒商看向裘建国,他问道:“上次你说,这件事是交给谁去办的?”

    裘建国道:“老孙。”

    “你很信任他?”

    “是的少爷,这些年,他一直在我手下工作,他为人老实又本分,在洛家工作的十几年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所以……这件事,会不会是医院搞错了,老孙不像是一个会故意使坏的人。”

    洛寒商眉心微拧:“他有家室吗?多大年纪了。”

    裘建国不解的看向洛寒商:“少爷,您怎么会问起这个?”

    “你回答我就好。”

    “他四十几我忘记了,原来是有家室的,可是几年前,他离婚了,有一个儿子,判给了女方,现在他就一个人住在洛园的宿舍里。”

    洛寒商眉眼微蹙,想到了那个厨娘的姘头。

    白雅见他在想什么,问道:“卓逸,你是怀疑,那个员工动了什么手脚?”

    洛寒商回神:“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做个亲子鉴定,还能拿到有问题的结果,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洛本儒沉声:“这么说来,这孩子真是咱们洛家的种?你能确定你的鉴定结果,就不会出现问题了?”

    “我找两家机构同时做的,两家的检查结果一致。”

    听洛寒商这样说,洛本儒极力的掩饰了一下唇角的笑意。

    那男孩儿真是洛家的种,那老洛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白雅也是有些心急的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儿,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他了。”

    洛寒商淡定的道:“他前几天在幼儿园门口被人恶意泼水,感冒了,这两天一直在医院里。”

    “什么?”洛本儒不悦道:“这是一家什么幼儿园,竟然这么大意,孩子没什么事儿吧。。”

    “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护人员照顾他,你们放心吧,等他感冒好利索了,我会带他来这里见你们的。”

    白雅双手一拍:“那可要早点,我这几天,要好好准备准备我重孙子的见面礼。”

    见面礼……

    洛寒商觉得,自己似乎也该给孩子准备些什么了。

    因为时间不早了,洛寒商不打算再打扰爷爷奶奶休息,便先离开了儒雅居。

    他前脚刚出来,裘叔后脚就跟了上来。

    “少爷。”

    洛寒商看向他:“裘叔,还有事吗?”

    裘建国叹口气:“少爷,真是对不起,因为我的疏忽,差点儿让洛家失去血脉至亲,我实在是……无颜面对你们。”

    “裘叔,这件事的确有些严重,但既然不是你去送的样本,我自然也不能追究什么,只是那个老孙,必须要严查。”

    “我会的,”裘建国点了点头:“但是少爷,我的直觉告诉我,老孙不是那种人。”

    洛寒商扬眉:“直觉是最禁不住考究的东西,我要的是他能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裘建国恭顺的点了点头:“好的,我会查的。”

    洛寒商转身离开。

    经过碧波湖的时候,他掏出手机拨打了程庸的电话。

    “明天,以初谌的名义,给他交一份一亿的保险,受益人写宁姜。”

    程庸有些惊讶,这大手笔……

    “是,二爷。”

    挂了电话,洛寒商放松的轻呼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揪出藏在洛园里的那坨老鼠屎了。

    进入寒逸斋院落,他仰头看向亮着灯的二楼卧房,心情再次沉重。

    这个女人,又该如何对待呢?

    让他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真的做不到。

    一想到初谌,他整个心里都觉得愧疚和无奈。

    他不是不想成为一个好爸爸,是她,剥夺了他的机会。

    可是让他残忍的伤害她,他又真的做不到。

    他现在觉得自己,被这女人吃的死死的,像个陷入爱情里的……傻子。

    没错,就是傻子。

    毕竟,他从前一次也没想过,爱一个人,原来可以将自己改变成这样。

    洛寒商回到房间。

    他不知道该如何与宁姜沟通,索性也就没有跟她说话。

    他洗完澡后,直接就在床上背对着他躺下了。

    宁姜对于他的冷漠,似乎也有些认命了。

    她唯一想不明白的是,既然他现在这么恨她,为什么还要回这个房间来休息?

    第二天一早,洛寒商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了正站在玄关处的裘建国。

    “少爷,早上好。”

    洛寒商对她点了点头:“有事?”

    裘叔上前,往楼上的方向看了看:“少夫人她……”

    “还在睡。”

    裘叔安心的道:“少爷,老孙那里我去问过了,他说这件事,他并不知情,当时,他就是拿着我给的样本去了鉴定中心,我怕他撒谎,所以就特地偷偷的查看了车内的监控,当时,他的确是将样本放到了副驾座后,就开车去了鉴定中心。

    车里是最私密的空间,他若在车里都没有动手换样本,那在别的地方,似乎就更没可能换了,这件事……我真的觉得,应该不是他做的。”

    洛寒商眉眼微挑,眼眸中带着几分冷魅:“那个老孙,开掉吧。”

    “少爷。”裘建国似是很惊讶。

    洛寒商清冷的道:“我不会允许任何对洛园有威胁的人留在这里,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无辜,都让他走。”

    “可是……”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去办吧。”

    裘建国看了洛寒商几秒种后,最终无奈叹息一声,转身出去。

    晌午,二楼房间里,宁姜从床上坐起,伸手揉捏着有些眩晕的额头。

    她呼口气,这两天,她一直没吃上什么饭。

    这会儿真的感觉好难受。

    她下床,刚想去洗手间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傅子殊打来的,她收回了脚步,坐在床沿,将手机接起:“喂,子殊。”

    “姜儿,我找到初谌了。”

    宁姜紧张不已,双手紧紧的握住手机,低声问道:“初谌在哪儿,你见到他了吗?他好不好,感冒有没有好一点,有没有哭”好看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