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73章 是我没有照顾好初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和洛寒商在四叔这里呆了两个多小时。

    中午要吃饭前,初谌说想上厕所。

    宁姜揉了揉他的头道:“去吧,出来之前,直接洗手,该吃饭了。”

    初谌有些打蔫儿的进了洗手间。

    没多会儿,洗手间里就传来呕吐的声音。

    宁姜不放心,忙敲了敲门:“初谌,你怎么了?”

    洗手间里没回声。

    宁姜转了一下门把,打开了门。

    此刻,初谌正趴在马桶上,脸色煞白的呕吐。

    她急忙上前,拍着初谌的后背道:“初谌,你怎么了?”

    “妈妈,我……呕……”

    “四叔,四叔你快来呀。”

    听到宁姜火急火燎的声音,四叔和洛寒商一起跑了过来。

    四叔见状,上前给初谌把脉。

    洛寒商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脸色有些慌乱:“不知道,初谌说要上厕所,谁知道他刚一进来,我就听到他在呕吐。”

    “四爷爷,我好难受。”初谌视线有些涣散,转身靠在了宁姜的怀里。

    四叔边把着脉,边对洛寒商道:“快快快,找车,去医院。”

    听到四叔这样说,洛寒商也不敢马虎,忙过去抱起初谌就往外跑。

    宁姜和四叔也跟着一起。

    去医院的路上,初谌的状态越来越不好。

    宁姜问道:“四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初谌是哪里不对劲?”

    “他心跳很快,脉搏也不正常,这是急性病症状,赶紧去医院查最为保险。”

    洛寒商一听,脚下油门一踩,超速赶到了医院。

    四叔的判断对了一半。

    初谌的症状,的确是急性的,但却不是病,是氰化物中毒。

    听到医生说初谌中毒的时候,宁姜腿都软了。

    中毒……

    洛寒商伸手扶住了宁姜,对医生道:“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都必须要把我儿子抢救回来,我不容许他有任何的闪失。”

    洛总的儿子?

    医生有些惊讶。

    可他也不敢问,只能硬着头皮进抢救室。

    手术室的门关上,洛寒商将几乎站立不稳的宁姜抱进怀里。

    “别担心,初谌可是我洛寒商的儿子,他不会有事儿的,一定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宁姜哽咽,心下痛苦:“他怎么会中毒,怎么会呢……”

    一旁,四叔气闷的拍了自己一巴掌:“我怎么能连个孩子都照看不好,我真是没用。”

    宁姜看向满脸愧疚的四叔,勉强从洛寒商身侧离开,走到四叔的身前,双手握住他的手,“四叔,我不是在怪你,我知道,你也不想让初谌受伤的。”

    “姜儿,你的心思我知道,我是自己怪自己,你那么信任我,把初谌交给我来照顾,可我却没能保护好他。”

    洛寒商见两人悲伤的不能自已,他虽然也很难受,却只能忍住这份无奈的情绪:“四叔,今天初谌吃过什么东西吗?”

    四叔仔细回忆了一下,摇头:“初谌只吃过早饭,别的东西都没吃,姜儿是知道的,这孩子是不吃零食的。”

    “早饭?”

    四叔点头:“是啊,可那早饭,我也是吃过的。”

    洛寒商心情沉重,是那个洛家里的搅屎棍动的手吗?

    到底是谁,实在是该死。

    宁姜深吸了口气:“四叔,初谌会没事的,我们都先平静一下。”

    她拉着四叔,走到一旁的休息椅中坐下,焦急的等待。

    洛寒商给监控室打电话,让他们保留好有乐轩的监控。

    过了十几分钟,洛本儒打来了电话。

    洛寒商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

    “怎么回事,刚刚有人过来跟我说,你抱着孩子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孩子中毒了,正在医院接受手术。”

    “什么东西?”老爷子音量高了几个分贝。

    洛寒商道:“爷爷,你没听错。”

    “孩子怎么样,有没有事儿?”洛本儒的声音都有些抖了。

    “手术还没有结束,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在家里等着,有了消息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还等什么等,你要急死我们吗,告诉我在哪家医院,我这就赶到。”

    洛寒商本来想着,先不惊动两位老人。

    可现在看来,是瞒不住了。

    索性,他给司机老方打了电话,让老方将爷爷奶奶接了过来。

    奶奶是一路被老方扶到手术室门口的。

    见到他们,宁姜忙上前,搀扶住她:“奶奶。”

    “姜儿啊,怎么会这样,在咱们洛园,怎么能出这种事情呢。”

    洛本儒被裘建国搀扶了过来。

    他问洛寒商:“还没有出来吗?”

    洛寒商摇了摇头:“你先坐会儿吧。”

    “我还能坐得住吗。”

    他满脸紧张的来到手术室的门口。

    没多会儿,他转回到四叔的身前,气愤的道:“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怎么能让孩子中了毒呢。”

    “爷爷,”洛寒商急喊了一声:“你说什么呢,这事儿怎么怪的着四叔呢。”

    四叔拉住了洛寒商,对洛本儒鞠了鞠躬道:“洛老先生,真是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是我没有尽好职责,看护好初谌,是我的错。”

    “四叔,”洛寒商将他拉到一旁:“这事儿怨不得你,你别听我爷爷的话,他这个人,好冲动。”

    “你这个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洛本儒不悦道:“我早就说,把孩子留在儒雅居,让我和你奶奶带,你偏偏要相信外人。”

    宁姜听到洛本儒说这样的话,心里很是难受。

    “爷爷,四叔不是外人,他是看着初谌长大的我的亲人,这些年,如果没有四叔,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初谌。”

    “所以,谁让你把我洛家的种带出去的。”

    宁姜心下难受,四叔心里本来就已经够难过了,爷爷怎么还能说这样的话,她可以体谅爷爷的感受,为什么爷爷去不能体谅别人呢。

    “行了,”白雅呵斥了一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怪罪无辜的人做什么。”

    洛本儒冷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裘建国见状,走到四叔身前道:“韩老弟,这会儿这里人不少,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下,等初谌醒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再过来……”

    “不行,”宁姜将白雅搀扶到了椅子上让她坐下,之后便走到了四叔身前,挡住了四叔,看向裘建国:“四叔的事情,就不劳裘叔安排了。”

    她的语气,引得洛家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

    裘建国唇角微勾,原来,想要激怒她让她失态,竟如此简单。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