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77章 他对你爱的证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进入病房。

    初谌看到他,喜道:“爸爸,刚刚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亲了我哦。”

    洛寒商走到宁姜身侧,看向她,却是回答初谌道:“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我老婆,你以后不能再随便接受她的亲亲了,知道吗?”

    宁姜赌气似的,转身背对着他,面对着初谌的病床床头坐下。

    “可我已经被亲了哦。”初谌一脸得意。

    洛寒商不死心,走到她身侧,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行了,这下扯平了。”

    宁姜顿了一下,转头白了他一眼。

    这个男人什么意思?

    是反应慢了半拍,故意进来哄她的。

    还是他压根儿就不想理她,只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做做样子的?

    洛寒商看着她,若无其事的宠溺一笑。

    宁姜倒是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

    在孩子的面前,她是不会跟他发生任何争执的。

    但这不代表,她可以原谅他对裘叔的偏心。

    没多会儿,洛寒商的手机响了两声。

    他对宁姜道:“你陪初谌玩儿一会儿,我看点东西。”

    宁姜没理他,初谌问道:“爸爸,你要走吗?”

    “爸爸不走,就在这边看。”

    他走到沙发边坐下,打开了手机邮箱,将音量调至最低。

    有乐轩是专门为洛园里的客人准备的客房。

    为了充分尊重客人的隐私,只在门口设立了监控。

    为了以防万一,他要看一看,今天裘叔到底有没有去过有乐轩。

    他看了一半的时候,四叔来了。

    宁姜走到茶几边,帮四叔给初谌往外盛饭菜的时候,看到了洛寒商手机里的画面。

    原来他在看监控。

    四叔道:“寒商,姜儿,你们也一起吃一点吧,我来照顾孩子。”

    他将孩子吃的,盛出来,端到了病床边。

    宁姜道:“四叔,你先去吃,我来吧。”

    “不用,我刚刚吃了几口了,你吃饭去,这都几点了,你跟寒商也该饿坏了。”

    “你真吃过了?”

    “放心吧,我还能骗你不成。”

    宁姜这才来到茶几边,坐下,准备吃东西。

    洛寒商将手机放到一旁,凑到她身边道:“真香,看来四叔不光有医术,厨艺也很好呀。”

    宁姜懒得搭理他,倒是初谌边吃着菜,边很开心的道:“我四爷爷会的东西可多了,他还会做木工活儿呢,我小时候的第一个小木马摇椅,就是四爷爷给我做的。”

    “四叔,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宁姜心下有些烦躁。

    刚刚还说什么不信任四叔,现在装什么好人。

    四叔不好意思道:“倒没什么辛苦的,就是过往那些年呀,我不知道初谌是大户人家的小少爷,现在想想,我过去给初谌的那些,都真是委屈他了。”

    “四叔,你别这样说,”宁姜抬眼,故意道:“我们给初谌的,起码是快乐和安全,大户人家给的,只有伤害和意外。”

    洛寒商看向她,没说什么。

    四叔对她摇了摇头。

    宁姜知道,四叔想要跟自己说什么。

    可她也管不了那许多了。

    她自己的儿子差点被人害死,她顾及不了洛寒商的感受。

    吃过饭后,洛寒商继续坐在沙发上看视频。

    宁姜几次从洛寒商身前经过,两人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沟通。

    下午输完液,初谌就睡着了。

    洛寒商起身道:“宁姜,我回一趟洛园,处理一点事情。”

    宁姜没有看他,只是爱答不理的‘嗯’了一声。

    洛寒商看向韩方成:“四叔,这里就劳烦你照顾一下,我要一个到两个小时才能回来。”

    四叔起身,很是客气的道:“你去吧,初谌这里我会尽心照顾的。”

    洛寒商走到宁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后,转身离开。

    他走后,过了没几分钟,四叔问道:“你跟寒商闹别扭了?”

    宁姜看向四叔,没说话,只是耸肩一笑。

    四叔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没猜错。

    他道:“其实呀,寒商这个男人,真的不错,这年头,有钱男人大都花心,可我看他待你,真是一心一意的好了。”

    宁姜凝眉:“四叔,有些事情,哪里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呢,他若真的对我好,又怎么会惹我?”

    洛寒商在他朋友面前说爱她。

    可是……真的出现什么事情的时候,他还不是向着别人?

    想到他刚刚在门口的态度,她就生气。

    “其实呀,有的事情,真的就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你能感受到的,往往就是他给你的最直观的感受。你会因为他而赌气,不恰恰就证明,你也很在意他的态度吗?”

    宁姜坚定的摇了摇头,她才不在乎洛寒商。

    她为什么要在乎他。

    她现在生气,是因为他向着裘建国。

    可她又不能对四叔说,刚刚洛寒商都说了些什么。

    四叔又道:“姜儿,你想想,寒商这样的人,在人前一直都喜怒不形于色,可他在你面前却可以放松的做出任何事情,他的情绪,不恰恰就是他对你爱的证明吗?男人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才会展露出别人看不到的那一面。”

    听四叔这样说,宁姜的心里倒是被安抚了不少。

    可是,她依然不能原谅他帮着裘叔说话的这件事。

    凭什么他们全都信任裘叔,就要求她也要信任对方?

    她道:“他说我对裘叔的态度不好,可四叔,我真的怀疑,初谌的事情与裘叔有关,我是一个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对裘叔,怎么可能会有好态度呢?”

    “你与寒商说过你对裘建国的怀疑吗?”

    宁姜摇头:“你应该看出来了,洛家人对裘建国的信任程度,我说了,谁会信我呢?在他们眼里,裘建国才是自己人。”

    “可于你而言,寒商才是你余生最亲近的人,他可是你的丈夫,对自己的丈夫,何必要遮遮掩掩呢?夫妻之间,本来就是要互相信任的,你觉得呢?”

    四叔的话,让她沉思。

    若她说了,洛寒商却不信呢?

    可若不说……这件事,他只怕怎么也查不到裘叔的头上吧?好看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