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81章 看来,您的猜测没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半个小时后,程庸一个人走进了大学生的病房。

    大学生见是他,冷冷的把脸别开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

    程庸上前,冷清的道:“你不需要知道,因为我们已经找到那个幕后指使了。”

    大学生眼神转了转,看向他。

    随即,她不屑:“没有幕后指使。”

    “随便你怎么说。”程庸将一张A4纸扔到了她的面前。

    “这是你们大学给你下的劝退通知书,还有,你将面临洛家的控告,未来,如果你想免除牢狱之灾,就只能找律师来与洛家对抗了,祝你好运。”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大学生抓起枕头,往门口砸去。

    “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你们没有资格这样。”

    程庸停住脚步,严肃的回身看向她:“一个20岁的人,却只有三岁的智商,竟然敢仅凭一个裘叔,就跟达天集团的少奶奶对抗。他在洛家的确是有些权利的,可他终究只是洛家的员工。

    你不会真的以为,他在洛家,会比洛家的少奶奶更重要吧?呵,你这样的人,念了大学也是白念,与其浪费教育资源,倒不如去监狱里好好反省。”

    大学生惊了一下,看向程庸。

    程庸冷笑一声,拉开门离开。

    而一直在隔壁病房里查看监控的洛寒商,在看到那大学生惊讶的表情时,心情也落到了谷底。

    毋庸置疑,这个女大学生是认识裘叔的。

    她既然会为了裘叔,连死都不怕,就证明,裘叔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人。

    他不由的将裘叔跟监狱里的吴芳兰再次联系到了一起。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接着,程庸走了进来。

    “洛总,看来,您的猜测没错。”

    洛寒商表情凝重。

    “明天,你再来敲打她一次,如果她还是不肯说出实情,那我就用第二个策略,引蛇出洞。”

    “是。”

    洛寒商起身,刚准备要走的时候,却又看向程庸。

    “你相信,人会变坏吗?”

    程庸有些为难,他跟在洛总身边这么多年,比谁都了解洛总的个性。

    他不是那种很容易对人敞开心扉的人。

    毕竟人在商场,能够推心置腹交到朋友,是件很难得的事情。

    洛总有多信任裘叔,他是知道的。

    几年前,公司里的机密文件,洛总都会毫不保留的让裘叔看。

    可现如今,却出了这档子事儿。

    如果真是裘叔指使那大学生做了这么多事情,那洛总的心,该有多受伤呢。

    程庸道:“洛总,我只相信,我自己绝不会背叛你。”

    洛寒商深深的望了程庸一眼后,转身离开。

    他找到吸烟区,吸了几口烟之后,这才上楼,回了初谌的病房。

    宁姜已经回来了。

    她简单的做了几道菜,三个人正在病房里吃饭。

    见他回来了,四叔惊讶道:“寒商,你怎么又回来了?姜儿不是说你回家去了吗?”

    洛寒商看了宁姜一眼。

    宁姜心虚的努了努嘴:“吭,你应该在家里吃过了吧,那我们就继续……”

    “我没吃,”他跟四叔笑了笑道:“我本来是要回去解决点事情,可现在,事情已经解决好了,不需要我了,我就回来了。”

    他过去,将宁姜手里的筷子抢了过来,泰然自若的吃了起来。

    “四叔,一会儿你回去休息,我跟宁姜一起在这里陪夜,明天,我得去公司,可能要劳烦你白天过来帮帮忙了。”

    “没什么劳烦不劳烦的,照顾初谌,是件很开心的事情。”

    “对了,”洛寒商道:“四叔,回了洛园后,你就别回有乐轩了,我已经跟寒逸斋的人打过照顾了,今天开始,你跟初谌住进寒逸斋里。”

    宁姜看向洛寒商,她很喜欢这个决定。

    四叔有些为难:“这不好吧,我听说,你们洛园里的规矩很多,外人住进主宅,这……”

    “没什么不好的,你不是外人,姜儿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是我们的亲人,是初谌的四爷爷,再者,有乐轩这几天,我已经派人围起来了,里面有人在进行调查。”

    四叔点了点头。

    吃过饭后,四叔被洛寒商叫来的老方接走。

    宁姜陪初谌睡觉。

    可能是因为有了宁姜的陪伴,初谌听着久违的故事,没过多会儿就睡着了。

    她慢慢的从床上坐起,下来坐到了椅子上,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正躺在对面陪床上的洛寒商,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过来这里。”

    宁姜理都不理他,白了他一记。

    洛寒商坐起身:“你怎么又生气了。”

    看到他这一脸无辜的模样,宁姜打从心眼儿里觉得恼火。

    “谁说我生气了,我懒得跟你生气。”

    “你的表情和语气出卖了你,别口是心非,有问题,我们就说开。”

    宁姜想了想,不爽的吐槽道:“说就说,洛寒商,你不觉得你这个人,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吗?今天问我跟裘叔之间有没有恩怨的人是你,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后,不高兴甩袖就走的人还是你。

    如果你不愿意听别人说裘叔的不是,那你可以不问啊,既然问了,为什么要听到一半就离开,你到底懂不懂得尊重别人啊。”

    洛寒商感喟一笑,她怎么会以为他是生气了呢?

    “本来这段时间,因为裘叔的事情,我就很恼火,明明决定开除后厨阿姨的人是你,可他却将这件事情的过错推到了我的头上。他满口的仁义道德,他能为了体谅几个阿姨的不容易,而跟我撕破脸,却不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

    我不知道那些阿姨为他做过什么,我只知道,当初我为了他好父亲的形象,做了太多的退让,他说我是她的恩人,可他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吗?

    我心里憋了那么多的委屈,我没人倾诉,好不容易你问起来,我决定要把这些事告诉你,可你却是这样的态度,你这样,与裘叔的两面三刀有什么分别?”

    洛寒商表情凝重了几分:“什么叫你为了裘叔好父亲的形象做出了退让?你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说你是她的恩人?”

    宁姜忽的噤声,五年前的事情……她答应过要守口如瓶的,现在,还有必要再重提吗?美N小说"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