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82章 最好的安慰,是我懂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说话呀,”见她不做声,洛寒商不悦道:“怎么不说了?”

    宁姜眼珠微转。

    曾经,她是答应过裘叔要守口如瓶。

    可现如今,与从前已经不同了。

    是裘叔先跟她撕破脸的,那她还有什么必要,为裘叔守口如瓶呢?

    她道:“五年前,沁心在医院里绝食自杀的事情你还记得吧,我去医院劝沁心的时候,裘叔把我单独请到了楼梯口,当时,他跪在我身前,求我离开你,给沁心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因为我自己也有一个好父亲,我爸爸为了我,最终连命都丢了,看到裘叔为了沁心所做的一切,我很感动。因为,我听说了你跟沁心之间的感情,知道你有多爱她,自然就没有脸继续霸占着,原本就该属于沁心的位置。

    后来,我再次回来,裘叔又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对五年前的事情守口如瓶,他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竟然还做过这么卑鄙的事情,我答应了,也一直将这件事保密至今。

    当时,楼梯口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所以不管你信不信,都无所谓,这是我自己真实经历过的事情,我只能对你无愧的说一声,我没有撒谎。”

    洛寒商望着她。

    连宁姜都知道,他有多信任裘叔。

    她甚至于因为他的这份信任,而对他隐瞒了很多事情。

    可裘叔……却利用这份信任,背叛了他。

    洛寒商踟蹰了片刻后道:“我信。”

    宁姜望向他,声音很轻,却满口不爽:“少口是心非了,你若信,刚刚就不会避开了。”

    “我没有避开,”洛寒商表情凝重道:“你还记得那个伤害你的大学生吗?”

    宁姜点头:“当然啊。”

    “她在警察局里自杀,现在也在这家医院里接受治疗,她不肯供出当时指使她的人是谁,刚刚在厨房,你的话提醒了我,我便出去,把程庸找来,让程庸去试探了一下她。”

    “我的话,跟大学生有什么关系?那大学生不是吴阿姨的女儿吗?”

    “是,当时关于你的负面新闻第一次爆发的时候,那个大学生指证说是洛园里有人指使了她。我们循着那个号码,找到了一个洛园的员工。”

    宁姜应声:“我知道,你不是把他开除了吗?”

    “开除那个员工,只是作秀给真正的幕后黑手看,其实,当时我调查过后,就知道那个员工,只是背了黑锅,我已经暗中给他安排了工作,他走的时候,告诉我说,吴芳兰在洛园里,有一个相好的。”

    宁姜不是傻子,洛寒商把话说到这里,她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裘叔就是吴芳兰的相好?”

    洛寒商沉声:“如果真是裘叔指使了那个孩子,那就只有这一种猜测,可以解释裘叔为何会这么反常了。”

    宁姜沉默了片刻,“如果?”

    洛寒商点头:“那个孩子宁死也不肯供出幕后指使她的人,所以我今天才会让程庸去试探,结果虽然不明确,但我的感觉是的确与裘叔有关。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好了,程庸会继续跟踪,一旦有了结果,我会告诉你的。”

    宁姜真的没想到,洛寒商会因为她的话,就去调查裘建国。

    她一直以为,与裘叔为敌的这条路上,她是孤身一人的。

    可是……

    “如果,最终真的可以证明,所有的事情都是裘叔做的,你打算怎么做?”

    宁姜想知道,若真是裘叔想要害她和孩子,那洛寒商会不会对那个人,网开一面。

    洛寒商望着她,“你在担心什么?”

    “我怕……恶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他起身,走到窗边,往夜空中看去。

    “姜儿,你知道吗,我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虽然你有你的怀疑,但我潜意识里,还是在期待,你的猜测是错误的,我可以接受洛园里任何人背叛我,但是裘叔……他是看着我长大的人,在某些时候,他于我而言,甚至比我的父亲,更重要。”

    洛寒商想起过往,心情不免沉重:“当年,我之所以对沁心投入了过多的关怀,也是因为裘叔的关系。那时候,我很依赖裘叔,因为他,我才会爱屋及乌,非常的照顾沁心,后来,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后,我才想明白,我对沁心的感情,更像是兄妹之情。”

    宁姜看着他,似乎有些能够体会他的感受。

    “我想……我可能懂得你现在的感受。”她默默的走到了他身边,与他肩并肩。

    洛寒商看向她。

    宁姜对他扯了扯唇角:“我第一次知道我妈可能背叛了我爸的时候,心就好像要撕裂了一般,很痛,很痛。那种感受,应该不比你现在好过。”

    洛寒商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她也稍微用力,握紧。

    两人对视,宁姜抿唇:“可是,该面对的,终归是要面对的,这样的道理,我一个渺小到尘埃里的小人物都懂,你这个被人景仰的大人物,不可能不明白的。”

    洛寒商感喟:“逃避,的确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我才在追查事情的真相。如果,事情真的如你所说那般,那我也只能快刀斩乱麻。”

    宁姜点了点头:“可是到时候,爷爷和奶奶恐怕会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吧。”

    “伤口就是伤口,即便再疼也得处理,不然,只会溃烂,殃及全身。”

    洛寒商的话,宁姜懂了。

    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是啊,怎么会不多余呢。

    他可是洛寒商,一个足够冷静,足够睿智,足够果断的男人。

    他怎么会容许心怀不轨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呢?

    她侧身,挤到他身前,顺势抱住了他,脸颊贴在他的肩头。

    洛寒商低头,温柔道:“真是难得,你竟然还会主动来抱我,你是在可怜我吗?”

    “我很无助,很痛苦的时候就在想,如果这时候,可以有一个人,给我一个拥抱该有多好呢。”

    她仰头看着他:“我不知道,你此刻的心情,与当初的我有多少相似之处,我只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你身边,告诉你,我会陪在你身边,默默支持你的。”

    洛寒商垂眸,凝望着她的双眸,一股暖流由心底划过。

    最好的安慰,就是我懂你。

    是了,他现在真的太需要这个怀抱了。

    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双唇。

    她闭目,此刻,她很享受这个吻。美N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