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88章 是不是很崇拜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傅子殊凝眉:“我问你的问题是,你是不是看不上我,谁让你回答,你能不能跟我结婚了?”

    她反问:“那你看得上我吗?”

    傅子殊勾唇:“我觉得你还不错。”

    “啊?”

    “我说,我觉得你还是挺对我心思的,所以,我才会在宁姜给你介绍对象的时候,出面捣乱,娶你,我很乐意,这样说,够明白吗?”

    叶明媚有几分惊讶。

    她没想到,傅子殊会这样回答。

    以傅子殊的条件,只要他说想结婚,不知道有多少二十岁冒头的小姑娘会排队争着想嫁进傅家。

    他干嘛要中意她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傅子殊问道:“我只问你,你讨厌我吗?”

    叶明媚摇了摇头。

    “那就是不讨厌,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结婚?感情这种东西可以培养,我是一定会娶你的,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你觉得呢?”

    叶明媚没再说什么。

    她还能说什么呢,她虽然不恐惧做单亲妈妈这件事,但她却不认为自己能够跟傅家抢到抚养权。

    为了不在未来跟孩子分离,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傅子殊唇角微微扬起,妥了。

    宁姜回到病房后,有些小激动。

    见到她笑嘻嘻的样子,洛寒商倒是有些纳闷:“你不是陪叶明媚去做人流了吗?”

    宁姜呵呵一笑,将他拉出了病房。

    “我跟你说个好消息,明媚没有做手术,因为她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宋明辉的。”

    见宁姜一脸兴奋,虽然洛寒商对此事并不感兴趣,但也配合的问了起来:“那她是有男朋友了?”

    宁姜摇头,鬼鬼的道:“孩子的父亲,我们都认识,我若说出来,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洛寒商眉心扬起,他们都认识?呵。

    “是傅子殊的吧。”

    宁姜傻眼了,一脸不置信:“你怎么猜出来的?”

    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我不是猜出来的,是看出来的。”

    “看出来的?怎么可能啊,我怎么没看出来?”

    “上次,我们去度假村撮合叶明媚和程庸的时候,你不是一直都说傅子殊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她也是刚刚才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

    “当时你就看出来了?”

    洛寒商坏笑:“是不是很崇拜我?”

    宁姜努嘴,才不要夸奖他:“那你当时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当时又不确定,只是猜测而已,你今天一说,我们都认识,我倒是可以确定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洛寒商勾唇:“傅子殊看程庸的目光里有敌意,看叶明媚的时候,又有些暧昧不清的,我当时只以为,傅子殊是有心想要追求叶明媚,而叶明媚有些抗拒。”

    宁姜纳闷,抗拒?

    她道:“这么说起来,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他们是怎么睡到一起的?”

    “这个嘛,恐怕只有他们两个人能给你答疑解惑了,你回来了,叶明媚呢?”

    “子殊来接走了。”她说着,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跟洛寒商说了一通。

    两人倚靠在医院的墙边,倒是越聊越带劲。

    过了没多会儿,宁姜偷笑道:“卓逸君,你知道吗,我现在真的特别的开心。”

    “就因为他们两个的事儿?”

    “我总觉得,明媚跟谁在一起,我都不放心,但她若是能够跟子殊在一块儿,我就很放心。”

    “傅子殊或许会是一个好哥们,但他感情不够专一,不见得会成为好丈夫。”

    “没人一开始就会做丈夫,我相信,只要子殊有心,他肯定会做的很好的。”

    洛寒商看着她一脸的兴奋模样,不禁提醒道:“你呀,为别人的事儿担忧的,连不吃饭都不觉得饿了是吗?”

    宁姜一拍手:“对呀,还没吃饭呢,我好饿,有吃的吗?”

    “我让程庸给你准备了,一直在保温盒里放着呢,进屋吧。”

    两人重新回了病房,初谌已经睡着了,四叔也在一旁打盹儿。

    宁姜问道:“程庸回去了啊。”

    洛寒商在他身侧,翘着二郎腿坐下:“去给我办事儿了。”

    “给你当秘书,真是够不容易了。”

    “所以,我给的钱也很充裕。”洛寒商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这个时候,程庸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宁姜瞟了他一眼:“你有事儿要赶时间吗?”

    “不赶,我在等程庸回来。”

    宁姜没再说什么。

    她才刚把饭吃完,门口程庸就敲门进来了。

    “洛总,我回来了。”

    “怎么样?”

    程庸摇了摇头。

    洛寒商表情凝重,起身道:“你去让人安排一间空病房谈吧。”

    程庸点头出去。

    宁姜看向洛寒商:“遇到了很棘手的问题吗?”

    洛寒商轻声道:“是裘叔和那个女大学生的事情。”

    宁姜起身:“我可以一起去听听吗?”

    他扬眉:“你若感兴趣就过来吧。”

    宁姜走过去,轻轻叫醒了四叔,嘱咐四叔看好初谌,这才跟洛寒商一起离开。

    三人来到隔壁病房,因为有了洛寒商的会意,所以即便宁姜在,程庸也毫无隐瞒。

    “洛总,警察去病房跟那个大学生谈了十几分钟,那个女孩儿眼睛都没抬一下,我实在是想不通,她到底哪儿来的底气,竟然毫无畏惧。”

    洛寒商挑眉:“很简单,那个大学生也懂法,她既然敢做这件事儿,就一定知道,这事儿不至于判她多重的刑罚,她自杀,也是为了日后能够激起舆论,因为舆论总是偏向弱者,看来,我们得换个方式了。”

    宁姜纳闷问道:“什么方式。”

    洛寒商道:“放出那个学生,引裘叔上钩。”

    她摇头:“我并不觉得,这是个好方法。”

    “哦?”洛寒商和程庸都看向宁姜。

    宁姜道:“那个学生如果被释放了,我们却又没能摸清楚她跟裘叔接头的方式,那岂不是白白让那个学生金蝉脱壳的摆脱了法律责任吗?”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宁姜一双灵动的大眼微微一转,随即勾唇。

    “说起来,我还真有个方法可以试一试。”加我"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