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96章 依法办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所有人都看到,裘沁心被吓到了的模样。

    她一双眼直勾勾的望着裘建国。

    似乎是能将他看透一般。

    宁姜望着裘沁心,在猜测裘建国做的这些事情,她知道多少。

    可显然,她在这方面实在是没什么天分。

    裘沁心踉踉跄跄的走到了裘建国的身边,在他身旁跪下。

    裘建国伸手握住裘沁心的手:“沁心,沁心……”

    “我刚刚听到的那些,都不是真的,对吗?”裘沁心眼眶里的泪在打转,却并未滴落。

    她反手握住裘建国的手:“你快告诉爷爷奶奶,告诉寒商,你说的那些都是假的,你不会这样做的,你不是这样的人啊,爸爸。”

    裘建国闭目:“你就不该来这儿。”

    “你快说啊。”

    “沁心,对不起。”

    裘沁心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她将自己的手从裘建国的手中抽出,紧紧的抱住了裘建国。

    “爸爸,我不信,我绝对不相信你会做这件事,我是在做梦,对不对,爸爸。”

    “是我做错。”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裘沁心坚定的否认着:“怎么会是你,如果真的是你,你为何要在我面前说宁小姐的好,既然你这么恨她,为什么却要说她的好?还有初谌……是你说的啊,让我多去陪他玩儿,你……你别撒谎了好不好,爸爸。”

    她松开他,双手捧着裘建国的脸,急得身子都抖了起来:“爸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不是你教我的吗?”

    裘建国闭目,‘不敢’看裘沁心的眼睛。

    裘沁心转头望向洛本儒:“爷爷,我爸爸的话,你信吗?我爸爸不是这样的人,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洛本儒叹了口气。

    他也不想相信,可是……

    卓逸既然会跟建国对峙,那就说明,他手里一定是有充足证据的。

    这孩子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呜呜。”裘沁心伸手捂着自己的脸,头贴在地上,哭到不能自已。

    裘建国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裘沁心的头。

    “爸爸做错事情,爸爸可以承担一切后果,爸爸只求你能够忘记今天的爸爸,沁心……”

    裘沁心的额头贴在地上,打断了裘建国的话:“被爱过也好,被遗忘了也好,这都是我的人生,爸爸,你不该因为我而做错事情的,你本来是一个好人,可却因为我……你这样,让我如何遗忘,让我后半生,如何能心安理得的活?”

    “你可以,爸爸是爸爸,你是你,爸爸做这一切,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自己,爸爸虚荣心重,想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洛家少奶奶,爸爸是因为自己的心思,所以才会伤害少奶奶和初谌少爷的。”

    看到这一幕,宁姜眼眶有些酸涩。

    她怕再看下去,自己会于心不忍,到时候说出一些宽容的话。

    可她有什么资格,代替受害的初谌宽恕想要杀死他的人呢?

    她站起身,对两位老人鞠了鞠躬道:“爷爷,奶奶,初谌还在医院等着我回去,我得先回去了。”

    没等洛本儒和白雅说什么,她已经快步离开了儒雅居。

    白雅和洛本儒对望了一眼。

    洛本儒对洛寒商道:“卓逸,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听爷爷这样说,一直跪在地上的裘沁心忽的抬起头。

    她看向洛寒商,哭道:“寒商,不要伤害我爸爸,我爸爸做的所有的错事,都是因为我,我愿意承担所有责任。”

    洛寒商凝眉:“给初谌下毒,那可是故意杀人未遂,这样的责任,你如何承担?”

    裘沁心想也不想的道:“你们需要我如何承担,我就如何承担,要我接受法律的审判,那我就去接受法律的审判。需要偿命,那就把我的命拿走。我无所谓的,反正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与其活着痛苦,倒不如换我爸一个太平余生。”

    “沁心,你在胡说什么呢,”裘建国捂住她的嘴:“我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承担责任。”

    “你没有做错什么,你唯一错的,不过就是生了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女儿,爸爸,求你,什么也别说,也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裘建国老泪纵横,抬头望向洛寒商:“少爷,我知道我做错了,可今天,就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求你先带沁心回避一下吧。”

    洛寒商没有动。

    倒是洛本儒于心不忍的对他摆了摆手。

    看到爷爷的示意,洛寒商点头,上前将裘沁心搀扶起:“沁心,你先起来吧,我让人先送你回去。”

    裘沁心一把扫开他的手:“然后呢,把我送走后,你要对我爸爸做什么,你要怎么处置他?洛寒商,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可今天,就算我求你,别伤害我爸爸,我知道……初谌很无辜,可是我爸爸的错误,都是因我而起,归根究底,我才是罪魁祸首,即便要承担责任,也轮不到我父亲,你就让我来承担责任吧,求你了。”

    洛寒商转身,走到门边,对门口的阿姨道:“叫几个人来,‘请’沁心小姐回房。”

    几个阿姨进来,裘沁心哭闹挣扎着不肯走。

    最后还是在洛寒商的示意下,她才被强行拽出了儒雅居。

    客厅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洛寒商看向洛本儒道:“爷爷,这件事,你有什么打算吗?”

    洛本儒冷眼睨着裘建国,半响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他现在心里太乱了,没想到临老了,还会经历这种事情。

    白雅自然是了解洛本儒的心思,她看向洛寒商:“卓逸,你有什么想法吗?”

    洛寒商想了想道:“依法办事。”

    听到这个决定,裘建国凝了凝眉心。

    若依法办事……那他后半生岂不是要在监狱中度过?

    呵,倒没想到,少爷为了那个女人,竟然可以对他这么狠。

    白雅看向裘建国:“建国,对于寒商的话,你有异议吗?”

    裘建国摇头:“没有。”

    洛寒商掏出手机,正要拨打电话的时候,裘建国忙道:“少爷,我能不能最后再求您一件事。”FL"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