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297章 一辈子都对她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他放下手机,似是默许。

    裘建国表情凝重:“下周三,是沁心的生日,能不能让我给沁心过完生日再走?”

    洛寒商没有直接回应,而是问道:“爷爷奶奶,你们怎么看?”

    洛本儒站起身,拄着拐杖,有些无力的往卧室走去,什么话也没说。

    裘建国急道:“老夫人,少爷,你们放心,我不会逃跑的,我也不会再做任何错事,我只是……想要最后再对沁心尽尽做父亲的心。”

    白雅叹口气,看向洛寒商,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

    洛寒商也没做声,对白雅点头后,转身离开。

    此刻,他的心情也是沉重的。

    这对于爷爷奶奶来说是怎样的打击,他心里太清楚不过。

    可是,这件事他总不能隐瞒。

    有些事情,必须揭开,即便他会成为一条伤疤。

    伤疤就是伤疤,不管怎样掩藏,永远都是丑陋不堪的……

    裘沁心被送回了屋子里。

    她茫茫然的坐在窗边。

    想到了今早裘建国来跟她一起吃饭时的情景。

    见他心情不错,她有些好奇的问道:“爸爸,你怎么这么高兴?”

    “当然得高兴,说出来,你也要高兴,”他往前凑了凑,悄声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那个杯子,我偷回来了。”

    他一说,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惊喜道:“真的吗?不会留下什么破绽吧?路上可是有很多监控的。”

    “我在这洛园住了三十年了,所有的摄像头,我都了如指掌,想要避开这些,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谁都不会知道,那个杯子是如何消失的。”

    裘沁心似是心里松了一口一起一般:“爸,你太厉害了,你知道吗,昨晚我一晚上都没睡着,真的是快要担心死了。”

    “没事儿,就算退一万步讲,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爸爸也不会让你去承担责任的,”他拍了拍裘沁心的肩膀:“还有爸爸在呢。”

    裘沁心抿唇,点了点头:“爸爸肯定有办法的。”

    “只是以后,你一定要记住了,不能再这么胡来了,初谌毕竟是洛家的种,洛家对我有恩,我们只针对那些需要对付的敌人就可以了。”

    “可是,想要对付宁姜实在是太难了呀,她很聪明,现在又有寒商撑腰。”

    裘建国戳了她眉心一下:“你呀,就是不动脑子。”

    “不然你有什么好办法,帮我支支招。”

    “有两点,你记住就足够了,第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要学会观察,看看谁跟你一样,对宁姜有敌意。第二,挑拨离间,让信任她的人,慢慢的疏远她,离开她,这样你才会有可乘之机。这件事不能求快,要求稳。”

    裘沁心叹口气:“爸爸,你也不看看我已经什么年纪了。”

    “不管你什么年纪,都要忍,只要少爷不是真心想要赶走宁姜,那你就不会有可乘之机,懂了吗?”

    裘沁心想了想,点头:“对了,那杯子你放到哪里了?”

    “一个儿童杯,我能放到哪儿?当然是砸掉,销毁了。”

    裘沁心顿了一下:“儿童杯?”

    “嗯,怎么?”

    “爸爸……”

    裘沁心凝眉:“毒是下在了玻璃杯里,不是儿童杯。”

    她话音才落,裘建国就僵住了。

    半响后,她才问道:“你确定?”

    “是,”裘沁心点头:“我非常确定。”

    “我中计了。”

    “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

    裘建国起身,走到裘沁心身边,紧紧握住了裘沁心的手。

    “沁心,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爸爸会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你只需要做一件事,装傻,不相信爸爸会做错事情,这就足够了。”

    “爸,你在说什么呀,你别吓唬我。”

    裘建国绝望道:“是我太心急了,忘记了了少爷的能力,他何其聪明,就算真的有了物证,也不可能会放在有乐轩,等别人去动。昨晚,少爷该是就已经知道了些什么,所以他才会故意放话给我,想要引蛇出洞。”

    “爸,这可怎么办。”

    裘建国闭目,片刻后再睁开眼,坚定的看向她:“记住刚刚我嘱咐你的事情就好,你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有爸在,也轮不到你来承担责任。”

    回想起这一切,裘沁心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痛苦万分。

    都怪她,她如果没有动初谌,爸爸就不会为自己背黑锅。

    如果爸爸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谁还能帮她抢回原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呢?

    她该如何,才能再回到寒商的身边呢?

    洛寒商回到医院的时候,初谌刚睡下。

    见宁姜不在,他问四叔:“姜儿呢?”

    四叔轻声道:“姜儿见初谌睡了,说要去天台上散散心。”

    “我去看看她。”

    “去吧。”

    洛寒商刚转身,又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问道:“四叔,这些年……他们母子过的很辛苦吧。”

    四叔对他笑了笑:“这世界上活着的人,哪有不苦的,姜儿是个好妈妈,懂得如何带着孩子苦中作乐。”

    洛寒商叹口气:“我总觉得,对她有诸多亏欠。”

    “有亏欠,才能证明你对她有爱。这份亏欠,你就记在心里吧,也别总想着弥补,两个人过日子,哪儿有那么平衡的事情,再说,亏欠一旦弥补了,可能有些感情就没有那么珍贵了。”

    洛寒商对他笑了笑:“这份亏欠,是我想弥补也弥补不了的,我会一辈子都对她们娘儿俩好的。”

    四叔笑了笑:“快去吧。”

    洛寒商拉开门,上楼,来到天台上。

    她果然在,正茕茕孑立的站在天台边,双手交握着目视远方。

    他出现在她身边的时候,她歪头看着他,莞尔浅笑:“回来啦,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们打算依法办理,不过……裘叔提了一个小要求,希望在下周三结束后,再去伏法。”

    “下周三?”

    “下周三是沁心的生日。”

    宁姜点了点头:“这也算是洛家给了他最后的善意。”

    洛寒商看向她:“在想什么?”

    宁姜长吁了口气:“在想裘叔和沁心。”

    “哦?想到了些什么吗?”

    “如果裘叔接受了法律的制裁,那以后,你还会让沁心继续住在洛园吗?”好看小说"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