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77章 你就睡在小迩的房间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那妍妍就实在是没有什么优势了。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

    小姑愣了一下:“啊?”

    蔺呈温淡定的翘起二郎腿:“她不是科班出身,要演技没演技,要性格又没性格,长相不是很出众,放在人群里,瞬间就会被人遗忘,这种人,就算砸几千万,也是培养不出来的。”

    “现在……不都流行整容吗,我们可以给她微调一下的。”

    蔺呈温摇头:“她今年21了,微调之后,最快也得一年出道,拍完作品,作品见到观众的时候,她可能已经23或者24了,而且她没有接触过表演,也不可能一出道就演女一号,得从小角色开始磨炼,这至少又要用五六年的时间,到时候,她已经快三十了,对于现在这个圈子来说,就算是有些大龄了。”

    小姑看向周迩:“可……小迩今年27岁,不也是才开始演女一号吗?”

    “周迩不一样,首先,她是科班出身,本身长的又很好,没有整过容,身上没有槽点,很适合被营销。其次,她会成为我的妻子,我不图她赚钱,只要她高兴,要我给她砸几个亿,都没问题。”

    听到这话,小姑顿时有些语结。

    倒是妍妍郁闷的道:“蔺总,你这意思是说,我一定不会红了?”

    在蔺呈温看来,这个妍妍不是内向,而是被小姑惯的有些没教养,也不知道天高地厚。

    蔺呈温道:“我每天阅人无数,谁能红,谁不能红,一眼就能看出来。有句话说了,各位长辈别介意,我是做生意的,培养新人,一切以利为先,我可以花钱哄我自己的女人开心,却不可能把几千万砸在一个对我来说,半点儿回报都没有的人身上,想必这点道理,各位长辈也能理解的吧?”

    周迩有些佩服。

    蔺呈温到底是蔺呈温。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让人哑口无言。

    毕竟这世界上,没人愿意做亏本买卖。

    蔺呈温没管小姑高兴不高兴,转头看向展鹏,问道:“你从前的理想是什么。”

    展鹏想也不想的道:“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我的理想是做个设计师。”

    蔺呈温点头一笑:“这理想不错,你好好学,将来你大学毕业,我可以为你在这行介绍一份好工作。”

    一旁舅舅问道:“呈温,我家展鹏也不适合进娱乐圈吗?”

    蔺呈温笑了笑:“舅舅,能够做自己理想的工作,才是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何必把你们希望的事情,强加在他的身上呢?”

    一旁,二姨夫有些关心的问道:“蔺总,那我家宇轩呢?”

    “他……外形不错,身高也很高,年龄也算合适,他若真喜欢这一行,可以来我们公司试一试,但短期的三五年之内,你们可能见不到什么大的成果。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冒险,我也可以在他理想范围内,帮他换一份称心的工作。”

    白宇轩看向周迩:“姐,你给我提个意见吧,你觉得,我应该怎样比较好?”

    周迩耸肩:“你自己的未来,还是自己做主吧,不过,如果你像我一样,在这个圈子里混个七年八载的还是不成功的话,可不能怪我们浪费你的时间。”

    白宇轩沉思了片刻道:“我想试试。”

    这年头,谁会不想红呢。

    二姨忙有些激动的道:“呈温,小迩,那以后,我们家宇轩可就拜托给你们了。”

    一旁小姑心中不爽,明明是她牵头说的这事儿,结果最后却半分便宜也没占到。

    她有些不爽,又道:“呈温,我家妍妍也没工作,您看,既然她不适合干这一行儿,那能不能把她带到你们公司,做个内勤什么的……”

    “我们公司里的员工学历,至少在研究生以上,从没人能走后门,不过我可以帮她在烟城介绍一份工作,正好,我一个哥们在这边有生意往来,介绍一份坐在办公室里的工作也不难。”

    “那……行吧,谢谢你了。”

    听小姑这口气,似乎还有些受委屈了。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周爸爸跟周妈妈将亲朋好友都送走。

    家里只剩下了四口人,瞬间清净了不少。

    吃晚饭的时候,蔺呈温跟周爸爸一起喝了两杯。

    放下酒杯后,他对两位长辈道:“叔叔阿姨,我不知道咱们这边的聘礼是怎么要求的,有什么必须遵守的禁忌或者条件吗?”

    周爸爸和周妈妈对望一眼后,周妈妈道:“这件事儿,让周迩自己做主吧,反正不管你们给多少聘礼,我们都会在你们结婚后,原封不动的交给小迩的。”

    “不用,给你们的就是给你们的,小迩这里,我有别的安排。”

    周爸爸坚持道:“我跟我爱人,就小迩这么一个孩子,我们两个工作都很好,工资也不低,或许在你们有钱人的眼里,我们是真正的穷人,但我们目前过的生活,也都是别人羡慕的。

    钱对我们来说,也真的没什么用,所以聘礼的事情,我们会按照我们原本定好的还给你们。只要你能真心待小迩好,别的,我们也没有什么乞求,我们的女儿幸福,就是我们老两口最大的幸福了。”

    听到这话,周迩有些想哭。

    爸爸待她一向严肃。

    所以当年,她说要报考电影学院的时候,爸爸真的很生气。

    本来,爸爸希望她做医生或者教师,子承父母业的。

    可没想到,她却偏偏叛逆,成了这个原本安稳的家庭里,最大的变数。

    这些年来,只要他回家,爸爸总要给她上课。

    不是批评她,就是打击她,甚至还说过,如果她敢在这个圈子里乱来,一定不认她这个闺女的话。

    虽然妈妈总在事后给她打电话做和事佬,可周迩却实在无法理解严肃的爸爸的用心。

    就在前段时间,她被方天浩的绯闻连累,爸爸打电话给她的时候,还差点儿把老周家老祖宗都骂活了。

    可现在……

    她似乎能理解妈妈当年说过的话了。

    这个世界上,最担心女儿的,莫过于每一位父亲了。

    吃过晚饭后,周妈妈收拾完厨房出来道:“呈温,今晚你就睡在小迩的房间吧。”

    周迩惊讶的看向自己的亲妈,不会吧,她家可就这么两间卧室,她本还正打算一会让他去酒店睡呢。

    妈妈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