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80章 允许你在我的世界里任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周迩摇了摇头:“你出来洗漱一下,吃早餐吧,我爸去医院了,他今天有一台手术。”

    她说完,就先出去了。

    蔺呈温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周妈妈也起床了。

    周妈妈邀请他们一起吃早餐。

    蔺呈温洗漱出来后,跟周迩母女一起坐下。

    周妈妈帮蔺呈温盛了豆浆后才坐下。

    周迩道:“妈,跟你说一下,一会儿大老板要先回北城了。”

    周妈妈有些惊讶:“不是说好了,住三天的吗?”

    “公司里有突发情况,需要他回去处理一下。”

    “这样啊,”周妈妈知道,年轻人肯定是工作重要.

    “那你呢?”她看向周迩:“你也今天走吗?”

    周迩摇头:“我不走,我来之前,订好了明天下午的飞机。”

    “行,那今天你去机场送送呈温吧。”

    周迩垂眸,面色不太高兴的道:“不用,他有车,有司机。”

    蔺呈温看向她,感觉到了她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对劲。

    吃过早餐后,周妈妈就去厨房洗碗了。

    周迩起身,将桌上的剩饭剩菜端进了厨房。

    再出来的时候,她没有看蔺呈温,就往客厅走去,打开了电视。

    蔺呈温跟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你怎么了?”

    周迩淡定道:“没什么啊。”

    “可我觉得你似乎生气了。”

    周迩心中气哼哼的,“你什么时候出发,我送你去门口。”

    蔺呈温勾唇,凑近她:“你老实说,是不是因为我要回去,你不舍得了?”

    周迩斜眼,“我才没有呢。”

    “那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我没生气,”她起身,蔺呈温却拽着她手腕,将她重新扯在了沙发上。

    “周迩,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里任性,任何时候都可以,但我要知道,你任性的理由。”

    “我没有任性,”她清冷的看向他。

    “那你说,你刚刚去找我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在知道我要回去后,态度却发生了转变。”

    周迩努嘴,没做声。

    蔺呈温也是不悦道:“我不喜欢猜别人的心思,尤其是我身边最重要的人,我希望,有什么事儿你都能跟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是需要分对错的问题,我错了,我可以道歉。如果是需要我帮忙的问题,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也会尽力。但你不言不语的这种方式,让我很不喜欢,你要改。”

    周迩呼口气。

    好,正好她也不愿意憋屈。

    她道:“我们出去谈吧,一会儿我妈该出来了。”

    “可以。”

    两人起身,周迩对厨房喊道:“妈,我跟大老板出去走走。”

    厨房里传来周妈妈柔和的声音:“去吧。”

    两人像昨晚一般,来到顶楼。

    因为这里鲜少有人上来。

    蔺呈温道:“好了,安静了,可以说了。”

    周迩问道:“你以前,是不是跟唐依洛交往过。”

    蔺呈温凝眉:“这是哪个空穴里吹出来的风?”

    “你别管,你只要回答有还是没有。”

    “我刚刚难道不是已经回答你了?”蔺呈温淡定的看着他。

    空穴来风……

    这么说,是没有?

    “可外面有传闻说,你们两个一起偷偷度过了很长一段岁月。”

    “你的经纪人从哪儿得到的小道消息。”

    “你别管是谁说的,你只要……”

    “没有,”蔺呈温打断她:“我这个人光明磊落,谈恋爱是好事儿,只要女方同意,我并不介意将我的恋情公布,所以,如果我以前跟谁在一起过,网上是一定会有我本人出来认证的。”

    周迩想了想:“那你认证过吗?”

    “看来你以前是真的没有关注过我,”蔺呈温抱怀:“我有过暧昧的对象,但还没等正式开始,就发现对方并不适合我,所以,我没有在公开场合承认过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

    这个结果,倒是让周迩有些惊讶的。

    其实,他这个年纪了,就算是谈过女朋友,也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蔺呈温微微倾身向前,脸贴到她面前:“大清早的冤枉我,对我使用冷暴力,你这醋吃的,还真是有水平。”

    “我才没有吃醋,”周迩倔强的不肯承认。

    蔺呈温往前凑去,快速的偷了个吻:“不承认就算了,但以后你记住了,如果有什么疑问,当面问我,不要自己憋着生气,别人却什么也不知道,那你这气,岂不是白生了?”

    “我本来就是要去找你问清楚的,可……是你让我产生了误会啊。”

    “我?那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

    “我跟你说了这件事儿后,你立刻就给齐秘书打电话,然后当即就觉得回去,我以为……唐依洛对你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才没敢把自己的疑问问出口的。”

    蔺呈温勾唇:“所以,都因为怀疑我跟唐依洛的关系而生我的起了,还不肯承认自己吃醋?”

    “那你怎么不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你们真的那么清白的话,娱记会乱写吗?”

    “唐依洛是我进公司后签下的第一个女演员,也是那些年,我捧的最厉害的艺人,她的红,不能算是偶然,当然,她给我的回报,也是最多的。

    那些年,我们两个的确走的很近,因为年龄相仿,又都很努力,所以的确经常一起吃饭谈心。后来,狗仔经常在拍到我们见面的画面后一通乱写,便出了后来的绯闻,那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你的经纪人,连事情都不调查清楚,就敢跟你乱说,看来你这经纪人,是该换了。”

    “不行,不能换,麦姐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搭档了,给我再厉害的经纪人,我也不换。再说,你们的事情,也不是麦姐说的,是一些娱乐记者在带节奏,说唐依洛是因为你跟我在一起了,才抑郁症发作,为情自杀的。”

    蔺呈温讽刺一笑:“真是胡说八道,唐依洛根本就没有抑郁症。”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的抑郁症,是我帮她得的。”

    周迩倒是越听越糊涂了。

    “当初她被负面新闻缠身,她来找我帮忙,我便让人帮她发通稿,说她有抑郁症,一直在靠药物治疗,目的是博得大众的同情。”

    周迩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圈子里,真没有什么事儿是真实的。

    那她干嘛自杀?

    又怎么会有新闻将这事儿,扯到蔺呈温跟自己身上呢?

    总觉得这个圈子里出这种新闻,没那么简单。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