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02章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白雅沉着脸道:“你来干什么。”

    “我听说,家里出事了,所以回来看看,太奶奶,您刚刚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既然听说了,刚刚也听到了,何必还要再问?”她冷声道:“不过你来的正好,沁心也在这儿跪了大半天了,你送她回去吧。”

    她说完,转身就要回儒雅居。

    裘沁心见状,忙跪着爬到了白雅的身前,撕心裂肺的哭道:“奶奶你别走,求你再听我说几句话。”

    白雅点头:“好,沁心,你说,奶奶听着呢。”

    “奶奶,既然你们怎么都不肯原谅我爸爸,那我提一个要求,让洛家,还我爸爸当年对寒商的救命之恩,总不过分吧。”

    “这是两码事。”白雅心想,幸亏洛寒商跟她通过气儿,不然,她还真是不好回答。

    “这怎么能是两码事呢,如果没有我爸爸,寒商早死了,他哪儿来的机会跟别人生儿育女?我爸救他一命,他还我爸一个安然余生,有什么不对吗?

    奶奶,反正初谌现在也没事儿了,你们放过我爸一马,我保证,以后我会跟我爸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洛园,不影响寒商和宁小姐的生活了,可以吗?”

    白雅没有做声,只是满脸为难。

    见状,裘沁心知道,白雅心软了,只要白雅点头,她就算是成功了。

    她拼命的磕头,“奶奶,求你了,求你了。”

    她的额头上,只磕了几下,就染上了淤血。

    白雅摇头:“若你这样说,那建国救寒商,就当做他是在偿还我家老头子对你爸爸的知遇之恩吧。那件事,不能成为让我们原谅建国的理由,受害者是宁姜和初谌,我们也没有这份资格,代替她们母子去原谅谁,现在,你明白了吗?”

    她回头看了洛南一一眼:“送沁心回去。”

    洛南一凝了凝眉心,点了点头。

    眼看着白雅进了儒雅居,裘沁心知道,自己最后的赌注,也失败了。

    洛南一上前,要搀扶裘沁心起身。

    可是裘沁心却一把抓住了洛南一的手:“南一,帮帮我。”

    洛南一蹲下身,注视着她:“你先起来吧,我带你回去,你总要跟我好好说说,我出国的这一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才能帮你想办法。”

    听了洛南一的话,裘沁心起身,在洛南一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中午吃完饭后,洛寒商就先去了公司。

    宁姜陪初谌一起睡了午觉。

    四叔见她们娘儿俩睡的挺香的,就先下楼去遛弯儿了。

    宁姜迷迷糊糊的听到门口有人在说话。

    这声音还有些耳熟。

    她缓缓睁开眼,是洛南一?

    “你们都不认识我吗?让开,我是来探病的。”

    “抱歉,小洛总,没有洛总的吩咐,我们不能让任何人进入这个病房。”

    宁姜起身,帮初谌盖了盖被子后,来到门边,拉开门。

    洛南一就在正门口,与她目光不期而遇。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心脏有些发涩。

    他逃到国外一个月,用工作麻痹自己,无非也就是为了忘掉她。

    本以为……他做得到。

    可只要一遇到她,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失败了。

    见洛南一左手拎着玩具,右手抱着鲜花,宁姜淡淡的道:“谢谢你来探望初谌,可实在是不巧,初谌睡了。”

    “那你能出来一会儿吗?我想跟你谈谈。”

    宁姜走出来,将门带上,“你想谈什么?”

    洛南一将手中礼物,直接递给了保镖,对她道:“到一旁谈吧。”

    宁姜也没有矫情,跟他一起走到了走廊尽头的窗边。

    她回身,倚靠在窗下的墙上。

    他则站在她对面两米之外的地方。

    他道:“我今天刚从国外回来。”

    宁姜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看到她的反应,他垂眸,苦涩的笑了笑:“可我觉得,你应该并不关心吧。”

    她凝眉,她关心什么?

    “我在国外呆了27天,你连一通电话,甚至于是一条问候的短信,都没有给我发过。”

    “我好像没有什么给你发短信的理由吧。”

    “是啊,我这样的人,在你心里半分位置也没有,你又有什么理由在意我去了哪里,为什么去呢。”

    宁姜纳闷,他来说这些做什么?

    她之前不是已经将立场表明的很彻底了吗?

    他叹息:“出国,是想要离你远一点,想忘记你,可是,我又失败了,这件事真的挺难的。”

    “如果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的话,那就没什么必要了,你还是回去吧。”

    “宁姜,你这么绝情,真的不会觉得愧疚吗?”洛南一沉痛道:“我是真心的,你知不知道,想要忘记一个人,到底有多难,你这辈子,有爱过谁吗?”

    宁姜望向他双眸中的痛苦,呼了口气。

    “洛南一,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把你自己的痛苦,说给我听,你说你爱上我了,可这就是你爱别人的方式吗?你一个人痛苦不够,还要拉着所谓的你爱的人,跟你一起痛苦?”

    洛南一苦笑:“你只是不相信,我真的爱你这件事吧。”

    她呼口气,摇头:“我真的不想总是跟你纠缠这件事儿,因为我结婚了,有丈夫,有孩子。我要忠于自己的丈夫,也要在孩子面前以身作则。今天你来看初谌,我真的很感谢,但除此之外,我不会说任何别的话。”

    洛南一无奈,跟不爱自己的女人,说什么都是多余。

    见她要回病房,他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

    “等一下,我还有件事,想要问你。”

    宁姜仰头看着他,默默的后退两步:“你问。”

    洛南一道:“裘叔的事情,我听说了,你打算怎么处置裘叔?”

    她冷着脸道:“处置裘叔,不是我的事情,是法官的事情。”

    “裘叔毕竟为洛家服务了大半辈子,而且,他还救过二叔,你就不能……”

    “我不能,”宁姜摇头:“洛南一,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她说完,冷冷的睨了他一眼,迈步离开。

    洛南一回头看着她,没有勉强。

    毕竟,受苦的是她的儿子呀。

    宁姜气冲冲的回到病房。

    她才刚进门,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见是洛寒商打来的,她接起:“喂。”

    电话那头,洛寒商只说了几个字,就让她整个人都顿住了。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