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04章 洛寒商,你还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说着,眼眸一沉,在吐出‘爱上你’这三个字后,就晕了过去。

    幸好洛南一就站在她身边,将她直接扶住。

    洛南一抬眸看向洛寒商。

    洛寒商摆了摆手:“送她去医院。”

    洛南一将裘沁心横抱起,离开了裘叔的房间。

    洛寒商对一直等在身后的两个男人道:“好好的帮裘叔换一身衣服吧。”

    他说完,就带爷爷和奶奶从房间里出来。

    他将信交给了爷爷:“这是裘叔留下的。”

    “我跟你奶奶没戴眼镜,你读吧。”

    洛寒商将信读完,一旁奶奶忍不住擦眼泪。

    洛本儒哼了一声,对奶奶道:“哭什么哭,这种连这点事儿都承担不起的人,不值得为他哭。”

    说完,他双手背在身后,孤寂的离去。

    洛寒商望向白雅:“奶奶,你也回去吧,裘叔的后事,我来处理。”

    白雅点了点头,她握住洛寒商的手:“卓逸,你说……如果我们当时能原谅建国,他是不是就……”

    “奶奶,别老说这些假设性的话,这不是我们原不原谅的问题,那是犯罪。”

    白雅想到自己这话,可能会让洛寒商的心情变沉重,忙噤声离开了。

    她回了儒雅居后,没在客厅里看到洛本儒。

    问了佣人才知道,洛本儒去了鹦鹉房。

    她离开客厅,往后院儿鹦鹉房走去。

    走到房门口,就看到洛本儒背对着门,坐在雕花的木窗边,垂着脑袋,唉声叹气。

    她轻轻吁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

    洛本儒有些悲伤的叹道:“没想到呀,我们先送走了儿子,又送走了长孙,现在,就连我最信任的建国也送走了,老婆子,你说……我们是不是活太久了?”

    “是活的有点儿久了,可我还没跟你一起过够呢。”

    她说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将来,你一定要先送走我,才能离开,知道吗?”

    洛本儒拍了拍她的手:“放心,你要是不走啊,阎王都拉不走我,送走亲人,太痛苦了。我可不想我先走了,留下你一个老太太,孤零零的,太可怜了。”

    两个老人对视,六十年的爱情之火,依然在熊熊燃烧。

    裘叔的遗体,被移送到了太平间。

    因为裘沁心昏倒,后事没有继续操办。

    医院里,裘沁心已经醒来,她看着窗口,一言不发,眼中的泪不争气的滑落。

    洛南一无奈,叹息道:“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裘沁心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脏:“南一,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着。”

    “我现在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呆着的。”

    “我不会做傻事的,就算真要做傻事,也不会选现在,我爸还等着我……为他处理后事呢。”

    洛南一握住了她的手:“你一向是个坚强的姑娘,我知道,裘叔走了,对你的打击很大,可是,你还有我。”

    裘沁心双眼里,泪滚滚的落,她看着他,“南一,你从来就不属于我,所以,别在我脆弱的时候,用这种话来宽慰我,当年,我就是因为与你分开,内心太过脆弱,才会被寒商攻下了心防,我这辈子,最悔的事情,莫过于认识了你们洛家人。”

    洛南一心下愧疚。

    是啊,洛家给了沁心太多的伤害。

    这份创伤,只怕这辈子都难以抚平了。

    洛寒商回到初谌的病房门口。

    保镖对他恭敬的问候。

    洛寒商想要进门,却又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了病房里的老婆孩子。

    索性,他转身离开,上了天台。

    听到门口的动静,却半响没看到洛寒商进来。

    宁姜来到门口,问保镖:“刚刚是洛寒商回来了吗?”

    “是的,少夫人,洛少没有进门,直接又离开了。”

    宁姜拨打了洛寒商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

    宁姜问道:“你去哪儿了?”

    “天台,我在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宁姜挂了电话,直接上楼来到天台上。

    他在抽烟。

    她走过去,这一次,她没有将他口中的烟抢过。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洛寒商主动将烟掐熄,“明天一早去火葬场。”

    “你还好吗?”

    洛寒商看向她,这种时候,谁还会关心他好不好呢。

    她上前,轻轻的抱住他,又问道:“洛寒商,你还好吗?”

    “我心里有些烦闷,裘叔的死,太意外了。”

    宁姜难过:“我也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件事,你……怨我吗?”

    洛寒商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不是你的错。”

    “可是……如果我答应不追究裘叔的责任,这一切本来可以避免的。”

    宁姜心下有些难过:“我是不是真的太偏执了。”

    洛寒商捧着她的脸,让她正视自己。

    “你觉得自己做错了吗?”

    宁姜咬唇,摇了摇头,“没有。”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认为自己偏执呢?裘叔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做了偏激的事情。而你,又何尝不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孩子呢?你没有做错。”

    “可……别人只怕不会这样认为的,”她今天下午,心里一直都很难受:“他们大概会认为,是我逼死了裘叔吧。”

    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亲吻了一下:“别人的想法,没有那么重要。裘叔的死,虽然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我不认为,我们需要承受良心的谴责。我现在心情烦乱,是因为过去的裘叔,给我的人生造成了太多的影响。”

    宁姜能够理解这种感受。

    他不止一次的说过,裘叔对他,就像是父亲一般的存在。

    这样重要的人,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洛寒商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沁心呢?她还好吗?”

    提起裘沁心,洛寒商沉沉的叹息:“她晕倒了,被洛南一送到了医院,我还没有去看她。”

    他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沁心。

    他本来想,等沁心过完生日,处理了裘叔的事情后,就让沁心离开洛园的。

    可现在,裘叔这样一走,沁心心中唯一的依靠没了。

    他该如何开口呢?

    裘叔的临终遗言,是让爷爷奶奶帮忙照顾沁心。

    逝者已逝,他还如何开口,让她走呢?好看小说"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