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28章 旧情复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松开手,将话筒拉到自己身前,声音柔和的道:“这件事,还是我来解释吧。”

    她声音柔和而沉稳,看向洛寒商:“先让仲卿回避一下吧。”

    洛寒商看了程庸一眼。

    程庸上前,将初谌接过抱走。

    宁姜看着台下道:“我家孩子,一直都是秘密养大的,可前段时间开始,不知道是哪里走露了风声,我儿子开始频频遭害。长兴集团的傅总,是我父亲在世时最好的朋友,我跟傅家公子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深如姐弟。

    当时,为了帮我们的忙,傅家公子便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来分散那些恶徒的害人之心,亲子鉴定的事情,我家老公也是知道的,孩子傅家生活的那段时间,的确很安稳。

    可是,终究没有永远的秘密,前几天,我儿子先是在幼儿园门口,被泼水攻击,受了惊吓住院治疗。刚出院没几天,他又被人下毒,差点儿出事,眼看着孩子的存在是瞒不住了,我们这才商量,决定公开孩子的身份,方便日后保护。”

    “嘶,”洛正城摇了摇头,声音很响亮的道:“怎么听起来,倒有些像是借口呢,我洛家的孩子,何时要沦落到用这种方式来保护了?”

    洛寒商微微扬眉,淡定的勾唇:“说起来,有件事我也觉得很是奇怪,同样都是洛家子嗣,为何我们这一脉频频受害,而你们那边却相安无事呢?

    你总爱打听坊间传言,难道就没听人议论,说是你们那边,有人对我们起了害人之心?说起来,我倒是觉得应该好好调查一下,甚至于连我大哥的死,也要连带一起调查才对,你说呢,堂哥。”

    洛正城脸色紧张了几分,他哼了一声:“是谁竟然敢这样大放厥词,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我们可是一家人。”

    宁姜忙道:“堂哥,你真把我们当一家人?”

    “这是自然,这里有那么多媒体记者,还能有假?”

    “那请问堂哥,做为我家孩子的亲堂伯,为何您刚刚听说我家孩子屡手迫害,却没有半点关心慰问之情,反倒一直在怀疑我和我老公为人父母,为了保护孩子的那份苦心呢?”

    “我……”

    趁着洛正城语噎之际,宁姜抬头道:“在场的各位记者,应该都有自己的门路,我们不介意,你们去医院调查我家儿子的住院抢救记录,甚至于有心人,也可以去幼儿园门口调取过往监控,这样一来,我们到底有没有胡说,真相立显。”

    身后,白雅侧头在洛本儒耳畔道:“看到没有,我这孙媳妇不错吧。”

    洛本儒挑眉,“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孙媳妇儿。”

    “是,她是咱们的孙媳妇儿,看看人家,不卑不亢,进退有节,真是不错呀。倒是那个洛正城,吃相真是难看,结果到头来,丢的还不是他自己的脸?”

    洛本儒冷眼看向人群中的洛正城:“丢人现眼。”

    记者招待会进行的很顺利。

    初谌顺利的认祖归宗。

    记者们拍完后,被统一带离了洛园,安排去酒店就餐。

    而洛家的客人们则在碧波园里欢聚一堂。

    宁姜带着初谌回到爷爷奶奶的身边。

    白雅拍了拍她的手道:“姜儿呀,你们是之前就料准了洛正城会来捣乱了吗?”

    宁姜摇头笑了笑:“没有。”

    “这么说,刚刚那些说辞,是你自己临时想起来的?”

    宁姜抿唇,点了点头。

    “姜儿,你这反应能力呀,奶奶是服气的,今天也幸亏是你,如果是沁心,只怕……”

    “行了,”洛本儒打断了白雅的话:“这种时候,就别提别人了。”

    白雅忙道:“对对对,倒是奶奶呀,有些多话了。”

    洛本儒问宁姜:“刚刚他们说,沁心湿哒哒的走了,你看到了吗?”

    宁姜垂眸,心情瞬间将至冰点,她点了点头,没做声。

    白雅看出了这里面似乎有什么情况,在洛本儒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及时推了他一把。

    宁姜起身道:“奶奶,我有些不太舒服,想回房间去躺一会儿,您和爷爷受累,帮我陪一下初谌好吗?”

    “好了好了,初谌就交给我们吧,你快回去吧。”

    宁姜起身,对洛本儒鞠了鞠躬,转身离开。

    洛本儒凝眉道:“这丫头怎么了,忽然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白雅看他:“多半跟沁心有关。”

    “沁心?”

    “你没看到刚刚卓逸回来的时候,换衣服了吗?”

    洛本儒想了想,急道:“这小子,不会是跟沁心旧情复燃,被姜儿当场抓住了吧。”

    “哼,谁知道呢,不然那小子换什么衣服,”白雅斜了他一眼:“要是这样,可算是趁了你的心意了,是吧?”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洛本儒不悦道:“孩子都对外公布了,我干嘛不盼着他们点儿好呢。”

    他说完,对门口的佣人道:“去,把洛寒商给我叫进来。”

    没多会儿,洛寒商进屋,他四下里看了看,随即问道:“宁姜呢?”

    洛本儒冷脸:“你问我呀,我还想问你呢。”

    洛寒商急了:“她不是进来了吗?”

    “哼,”洛本儒看向他:“我问你,你刚刚在后院儿里,跟沁心干嘛了?”

    洛寒商纳闷:“爷爷,你想问什么呀,我跟她能干嘛?”

    “我要是知道,还叫你来什么,我听说,沁心湿哒哒的走了,你又换了衣服,你们两个不会是被姜儿……吭,捉了吧。”

    洛寒商无语:“你想什么呢。”

    洛本儒挑眉:“不是?”

    “当然不是,姜儿呢?”

    白雅放心了几分,摆了摆手:“她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

    “我回去看看。”

    他说完小跑着离开了。

    白雅笑了笑,对洛本儒道:“行了,我放心了,我家卓逸心里的人儿,还是姜儿。”

    “我也放心了。”洛本儒看着自己的老婆子,也是心情重新放晴。

    洛寒商回到房间的时候,宁姜正赤着脚丫儿坐在飘窗上,抱膝看着窗外。

    看到她这表情,洛寒商走上前:“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宁姜冷清着脸,转头,看向他。加我"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