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32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找到了手机录音,点开。

    巧合的是,裘沁心一给她打电话,她就想着录音,好从里面寻找证据,给他听。

    刚刚,她在气头上,为了赌气,本来不想给他听了。

    可她改变主意了。

    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所以,她自然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受气。

    她很坦然,完全不介意让洛寒商听到自己跟裘沁心的对话。

    反正,她本就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洛寒商听完,望向宁姜。

    这两个女人,没一个善茬。

    只不过,宁姜今天的确很被动。

    如果不是被算计,她又怎么可能会反过来对付裘沁心呢?

    宁姜将手机关上,冷漠的看着他。

    他问道:“既然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为什么刚刚不把这个拿出来?”

    “我不是裘沁心,算计了别人,还要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这件事她不对,说到底,我也已经反击了,没理由再像个三岁孩子一样告状。可你因为她的话,回来质问我。

    我刚刚被气急了,说什么夫妻之间要互相信任,可你却翻脸不认人。上楼后,我冷静了几分钟,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可是,今天这奶,我就算让给她裘沁心,也不能让她吃的太痛快。”

    洛寒商叹气:“我是真的相信你,我没有怀疑过你推沁心下水这件事,我回来问你,只是针对洛南一和裘沁心被拍的事情,你也不希望我听了裘沁心的录音后,把疑问放在心里吧,问完,我们解释清楚了,这件事不就过去了吗?”

    “过不去,”宁姜心下苦涩:“洛寒商,女人大都敏感又多疑,我也是女人,从你开口问我的那一瞬,你给我的,就是夫妻之间的不信任。”

    “你非要这样理解我的意思吗?”

    宁姜也懒得跟他再争什么:“以后,你依然可以把裘沁心当成你心里最善良柔弱的白莲花,但你永远别再当着我的面儿,说她是多么可怜无能的人,她若真可怜,就干不出今天这么缜密的事情。只要她愿意,别说是一个洛正城,就算是两个,三个,她也照样应付的了。”

    她说完,失望的看了他一眼后,往门口走去。

    洛寒商无奈,“你去哪儿。”

    她大声道:“去透气。”

    洛寒商有些头疼,他怎么就能被裘沁心的那点小把戏给骗了呢?

    真的是……

    晚上,宁姜将初谌带了回来,要跟初谌一起睡。

    洛寒商一看,这是要跟他分居的节奏。

    他自然是不能允许的。

    趁着她去洗澡的功夫,洛寒商偷偷的进了初谌的房间,对初谌道:“儿子,今晚你去儒雅居睡不行吗?”

    “为什么?”初谌不明所以:“大姜儿说,想跟我一起睡。”

    “她都是我老婆了,你怎么还能跟她一起睡呢。”

    “她还是我妈妈呢。”

    洛寒商一本正经道:“你都五岁了,也算是个男子汉了,你一个男子汉,天天跟我老婆一起睡,成何体统?”

    初谌不开心,嘟了嘟嘴:“可我想跟我妈妈一起睡,我好久没跟她一起睡过了。”

    洛寒商凑近他耳畔道:“这样,你今晚呢,就去儒雅居住,周六,我跟你妈带你去游乐园玩儿,你看行吗?”

    初谌摇头:“我不想去,前几天我刚跟小爸一起去过了。”

    这孩子,人家一听去游乐园,眼睛都放光,他竟然还能玩儿腻了。

    “那我带你去打高尔夫球,你洛洛姐姐也去,你洛洛姐姐的高尔夫,打的可厉害了。”

    “真的?”初谌倒是一下子惊喜了几分。

    洛寒商点头:“你放心,爸爸可是个君子,君子可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

    初谌眼珠子转了转,最终一拍手:“那行,成交了。”

    洛寒商欢喜的忙抱起他,就鬼鬼祟祟的往楼下去。

    一下楼,他就吩咐阿姨将初谌送回儒雅居,并让阿姨们全都去休息,不用进主楼了。

    宁姜洗完澡出来,见床上坐着的不是初谌。

    她凝眉,边擦着头发,边不悦道:“你进来干吗,初谌呢?”

    “我儿子非说自己是男子汉,不愿意跟你一起睡。”

    “胡说。”

    宁姜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很了解的。

    刚刚她说今晚要跟他一起睡的时候,初谌可是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她就洗了个澡的功夫,他就不想跟自己睡了?

    怎么可能呢。

    分明就是洛寒商这个家伙对初谌说了什么。

    “洛寒商,你是不是骗初谌了?”

    “你这话说的,那可是我的亲儿子,我怎么可能骗他。”

    “那初谌到底是怎么走的?”

    如果洛寒商强行送初谌离开,以初谌的个性,一定会反抗的。

    他若反抗,自己就在里面洗澡,不可能听不到的啊。

    见洛寒商不说话,宁姜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身往外走去。

    洛寒商快步从床上起身,来到门边挡住了她的去路。

    宁姜烦躁道:“你想干嘛。”

    “你先告诉我,你要去哪儿。”

    “去儒雅居,接初谌。”

    “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的老婆,我是不会让她跟别的男人睡的。”

    宁姜瞪他:“你无不无聊啊。”

    “我跟初谌已经约定好了,他若是不跟我老婆睡觉,周六我就带他去打高尔夫,这是合理的交易,他可以答应,也可以不答应。”

    “洛寒商,你连一个小孩子都算计,你卑不卑鄙啊。”

    洛寒商扯着唇角:“这怎么能是算计呢,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这是交易,选择权在初谌的手里。可显然,去打高尔夫比跟你睡更有诱惑力。”

    宁姜抬手就想把他扒拉开。

    可洛寒商却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

    宁姜用力掐他:“你干什么,放开我。”

    洛寒商才不听她的叫喊,直接将她放在床上,欺身而上。

    他低头吻她。

    她却是用尽全力去躲避:“走开,洛寒商,你放开我,我不要。”

    洛寒商双手捧着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眼波里带着一抹温柔:“别生气了,好吗?”

    宁姜眼神里,依然带着幽怨。

    不生气?

    怎么可能。

    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他。添加"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