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46章 她在他眼里独一无二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其实有些事儿,她自己也是想不清楚的。

    回到家,见到洛寒商。

    他哼了一声,斜了她一记。

    宁姜努嘴:“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嫌我回来了?那我走就是了。”

    她转身就往卧室外走去。

    “你敢,”洛寒商瞪她:“你再敢走一步,看我能不能打断你的腿。”

    宁姜索性转身,走到床边,将腿往床上一踩。

    “给你,你打呀。”

    看到她的纤细玉腿,洛寒商也是控制不了欲望。

    上前就将她扑倒在床上:“那小爷就不客气了,立刻对你长枪伺候。”

    宁姜被他拉扯的身上一阵痒痒,咯咯笑道:“洛寒商,你别挠我,我痒。”

    “小爷不光让你痒,还要让你爽。”

    他说着,便开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

    宁姜边笑边喊道:“你这男人怎么这么猴急啊,先放开我,让我喘会儿气。”

    “小爷等了你三个多小时,你还有脸说小爷猴急?”

    两人闹着闹着,就点燃了干柴,燃烧起浓浓烈火。

    宁姜真心觉得,在床上,是绝对没法儿跟洛寒商讲理的。

    因为他就不讲理。

    事后已经快十点了,宁姜懒懒散散的往床上一趴,就准备睡觉了。

    洛寒商戳了戳她的腰:“洗澡去。”

    宁姜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洗澡的时间已经被你占用了,不洗了,我要睡觉,我困的很。”

    见她真是铁了心的要睡觉,洛寒商直接坐起身,就将她抱起,往浴室走去。

    宁姜急道:“哎呀哎呀,祖宗,算我怕了你了,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去洗。”

    “急什么,我帮你洗,是你的荣幸。”

    宁姜白了他一眼,哼道:“我不用你帮我,我自己洗。你没听说过吗,夫妻之间,也是要有隐私的。”

    洛寒商一阵不屑:“一群没结婚的情感专家,说出来的话,能算个屁,他们懂什么叫夫妻之间的经营之道吗?信口开河罢了。”

    “那也有结了婚的情感专家说的啊。”

    “那情感专家就不离婚了?我看那群人,风流的比比皆是。”

    “行了行了,都是你的理,我不跟你吵嘴,你赶紧让我下来,我自己去洗。”

    洛寒商看着她这副矫情样儿,不禁笑道:“也就是你,要是别人,我才不惯这些毛病。”

    这话……就是在说她在他眼里独一无二呗?

    他将她放下,宁姜忙小跑进了浴室。

    看到她关门,锁门一气呵成的动作,洛寒商不禁摇头轻笑。

    傻样儿。

    一连半个月,裘沁心都很消停,完全没有任何动向。

    而这期间,海安朵也没再来找她。

    她倒是有些好奇,海安朵跟裘沁心之间,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

    不过好奇归好奇,她完全没有想去打听的想法。

    这半个月,她几乎每天都能遇到洛南一。

    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两人几乎就没有什么交集。

    宁姜能感觉到,洛南一是在故意疏远她。

    她也无所谓,反正洛南一离她远一点,她反倒觉得清净。

    这天晌午,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宁姜主动找到了洛南一。

    “洛南一,早上蒋工跟你说了没有,钻孔结束下孔规检查时,发现不符合要求,得重新打孔。”

    “蒋工没说,路飞刚刚跟我提了一句,没说具体,蒋工不在,我本来还打算他下午回来后找他谈呢。”

    “这事儿蒋工交给我处理了,不合要求,是因为桩孔中心的平面位置偏差太大了。”

    洛南一点了点头:“那我去检查一下,顺便安排好,你们这边组织人,准备重新打孔吧。”

    “好。”

    洛南一转身正要走的时候,又回头道:“这几天有什么事儿,你别过来找我谈,让路飞代替吧。”

    宁姜斜了他一眼。

    毛病真多。

    她哼了一声,“行行行,我以后看着洛总,就绕路走,躲着走行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洛南一跟她之间保持了一点距离,声音不大的道:“有人在监视你,你没发现吗?”

    宁姜心里一紧:“什么人?”

    “还不知道,不过小心点吧,这人跟踪过我,我估计,她是针对你跟我两个人来的,我不想连累你,所以小心点为好。”

    宁姜没说话,洛南一转身离开了。

    她走到路飞身边,将资料交给了路飞。

    “一会儿重新打孔的工作,你来配合五洋集团带人操作吧。”

    “啊?”路飞接过资料:“可我一会儿还得回一趟公司,代替蒋工开个会,要不你回去开会?”

    宁姜点头:“行,我回去。”

    “那行吧,会议资料在我的办公桌上。”

    宁姜跟他打了招呼后,就先离开了。

    回公司的路上,宁姜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监视她。

    裘沁心,还是海安朵?

    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可……到底谁是黄雀,真还不一定呢。

    下了车后,她边上电梯,边找到傅子殊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一通,傅子殊就调侃道:“哟,去了一趟国外,没给我带礼物的女人,还好意思给我打电话?”

    “你天天去国外,想要什么自己买,正经点,我找你帮忙来了。”

    傅子殊哼了一声:“用着我的时候,倒是想起我来了,说。”

    她严肃道:“我被人监视了,我要知道监视我的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傅子殊声音凝重了几分:“你最近又得罪什么人了?”

    “我有些怀疑,跟裘沁心和海家有关,但是我不确定,所以才需要你来帮忙调查。”

    “行,包在我身上了。”

    宁姜又嘱咐道:“别打草惊蛇,别动那个监视的人,有了消息,直接取证告诉我就好。”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宁姜便上楼去开会了。

    从会议室出来,宁姜去了一趟洗手间。

    见到垃圾桶里的卫生棉时,宁姜恍惚间想起,是不是过了来大姨妈的日子了啊。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日期,果然。

    她这几天在工地里,忙活高兴了,竟然忘记这事儿了。

    她抬手挠了挠眉心,这是……迟了呢,还是又中招了?加我"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