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375章 女人呀,得罪不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不过,这个消息,她是三个小时后,从新闻里才看到的。

    原来,洛南一公布了跟裘沁心的婚讯后,洛唯先受不了这个刺激,昏迷入院了。

    自打裘沁心重回洛园以来,这已经是洛唯先第二次住院了。

    只是这一次,他不像上次一样,只是摔了骨头,他是真的昏迷了。

    洛正城气急,对堵着医院大门的记者宣布,他绝对不会接受裘沁心这个儿媳。

    洛南一与裘沁心结婚的那一天,就是他与洛南一断绝父子关系的日子。

    宁姜摇头一笑,洛南一这次赌气的后果,的确是够可以的。

    傍晚的时候,白雅给她打了一通电话。

    “姜儿呀,下午下班后,你跟卓逸一起去一趟医院。”

    “奶奶,有这必要吗?”

    白雅笑道:“有,当然有,之前我住院的时候,洛唯先和洛正城的排场摆的不小,特地前来探望不说,还自带记者,给自己攒足了面子。这口恶气,我一直没能出,正好,这次你跟卓逸,就代表我们一家子去慰问一下那洛唯先,咱们不需要自带记者,就沾沾他们这次的光。”

    宁姜浅笑道:“奶奶,您这真是女子报仇,十年不晚呢。”

    “这个机会我的确是等了很久了,上次他骨折,出院太快,这次,只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多好的机会。”

    宁姜点头:“好,一会儿下了班,我就跟卓逸君过去。”

    挂了电话后,宁姜跟蒋工打了声招呼后,就先离开了。

    她来到公司,洛寒商倒是有些意外。

    “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宁姜努嘴,四下里望了望,问道:“怎么,我不能这个时间过来吗?难不成,你这里藏人了?”

    洛寒商邪魅一笑:“是藏了,幸好你来的晚一步,再早十五分钟过来,就把我们堵在床上了。”

    宁姜努嘴,哼了一声:“提前十五分钟,我哪有时间,毕竟那时候,我也正跟别的男人幽会呢。”

    洛寒商斜了她一眼:“你这女人,吃亏是福,不知道吗?真是一句也不让。”

    宁姜在他办公桌上侧着身子一坐:“对,吃亏是福,所以,你多吃点儿,我愿意让你变的有福气。”

    洛寒商快速弹起身,压着她脑袋,就亲吻了下去。

    宁姜被他亲的酥酥麻麻的,这才推开他:“哎呀,真服了你了,说正经事。”

    洛寒商得意的坐回了椅子里,翘起二郎腿:“夫人请指示。”

    “我是奉奶奶的旨意来的。”

    她将奶奶刚刚打电话说过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洛寒商笑道:“女人呀,真的是……得罪不起。”

    宁姜坏笑,“我是不是该把这话说给奶奶听?”

    “哼,你以为你不是女人?”

    宁姜凝眉:“哦,你这是指桑骂槐呢。”

    洛寒商起身,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往外走去。

    宁姜无语:“你干嘛?”

    “能是干嘛,执行老太太的命令去。”

    宁姜撇嘴一笑,跟在他身后,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他一起去医院。

    路上,他让司机去路边的鲜花店,买了一个花篮。

    因为洛唯先住在VVIP病房,记者们已经被严禁进入,大家就只能堵在大厅。

    两人出现在医院的时候,吸引了不少记者的注意。

    有记者急迫的上前问道:“洛总,听说这次洛老先生的病,是被小洛总的婚事气出来的,是这样吗?您对小洛总的婚事又有什么看法吗?”

    洛寒商冷清着脸,一如既往的高冷。

    “有些事,我也是刚得到通知,需要上去问一下才知道。至于洛南一的婚事……如果这是他自己的决定,我自然是会选择支持的,毕竟法律都讲究婚姻恋爱要自由了,父母包办婚姻显然也不合法。”

    他说完,摆了摆手道:“其余的事情,我也无可奉告,大家都让开吧,我们夫妻二人要上楼去探望病人了。”

    记者让开了一条路,两人成功上楼。

    病房外,洛南一在。

    他站在病房门口,望着玻璃门里的一切。

    听到一旁的脚步声,他转头看了一眼。

    见是洛寒商和宁姜,他凝了凝眉心:“你们怎么来了。”

    洛寒商哼了一声:“你干的好事儿。”

    洛南一已经一脸憔悴了,听到洛寒商这样说,他垂下头,微微叹息。

    宁姜轻轻推了洛寒商一下,洛寒商哼道:“让开。”

    洛南一侧身,洛寒商推开门,进了病房。

    见他们来了,洛正城冷眼道:“你们是来看笑话的吗?”

    洛寒商勾唇,冷笑,上前将花篮放到了床头柜上。

    “堂哥,这话说的真是让人心寒,我可是放下很重要的工作,特地来探望堂叔的。”

    “你会有这么好心?”洛正城声音冷漠:“洛寒商,这下你肯定觉得很得意吧,我们这一脉,到了洛南一这里,要完蛋了。”

    宁姜哼道:“应该说,你们这一代,就从未兴旺过,你们自以为的兴旺,不过是仗着太爷爷在世时对你们的偏心罢了。”

    他说完,看了一眼病床上,还戴着呼吸机的洛唯先。

    “一把年纪了,呵,真的是不懂得放手,非要因为孙子的婚事恼火,啧啧,何苦来哉的呢。”

    “你们走,这里不欢迎你们。”

    洛寒商看着宁姜问道:“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宁姜看着洛唯先:“我就祝堂叔早点醒来吧,毕竟,南一大侄子婚事在即,没有亲人祝福就太可怜了。”

    “滚,”洛正城咬牙切齿的瞪向宁姜。

    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宁姜顺势挽着洛寒商的手腕:“看来,堂哥不太欢迎我们呢,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也好。”

    两人转身出了病房,洛正城伸手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洛南一,都是因为这臭小子,他的脸都要被丢干净了。

    裘沁心,你怎么不去死。

    洛寒商和宁姜从病房出来,洛南一脸色清冷的道:“我爷爷都已经这样了,你们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你爷爷这样,是我们造成的?”

    “是我,”他面带凄楚:“二叔,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我已经没什么想跟你谈的了。”

    他说完,拉着宁姜要走。

    可洛南一却拽住他手腕:“二叔,你也不想让我说出那个秘密吧。”加我"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