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30章 二叔,我很伤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脸色一沉:“我们没有什么想要捂住的秘密。”

    “你们有,我妈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爸爸,对不对?”

    洛寒商冷笑,站起身:“我猜就是这样,不过我真是低估你妈不知羞耻的程度了,她倒是真有脸说出口。所以,你才说你讨厌我的?”

    “难道我不应该讨厌你吗?”

    洛洛将笔拍在了桌子上,站起身。

    虽然她比洛寒商矮了几十公分,可她却倔强的仰着头。

    “我的妈妈,喜欢的人应该是我爸爸啊,为什么她却说,她喜爱的人是你,她说她留下我,只是想要把我交给她心爱的男人,二叔,我很伤心。”

    洛寒商看到洛洛委屈的样子,叹口气道:“洛洛,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爸爸的事情。”

    洛洛重新坐下:“我知道,可是我还是伤心。”

    “我也很伤心,”洛寒商也坐下:“从来就没有什么需要被捂住的秘密,我不管你母亲抛弃你的目的是什么,我养大你,单纯只是因为,你是我最亲的大哥的女儿,是我的亲侄女儿。

    生养了孩子,如果还要将孩子当成博得男人好感的筹码,那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做母亲的,这就是我们不允许你去美国见你母亲的原因。”

    洛洛听到这番话,有些惊讶。

    洛寒商又道:“还有,你母亲那种自私的爱,算不得爱,等你长大了,真的遇到你想托付终生的男人时,就会明白二叔今天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洛洛垂眸。

    洛寒商翘起二郎腿:“怎么,现在觉得愧疚了?”

    “我没有觉得愧疚,我只是在想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现在不用想,你记住就好。”

    他说完,又道:“你不觉得,你该跟二叔说一声对不起吗?”

    洛洛努了努嘴。

    她也觉得,自己该道歉。

    可现在……她不想服软:“我不想这么做。”

    洛寒商哼了一声道:“不想道歉,是因为你真的讨厌我?”

    “起码昨天我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讨厌。”

    洛寒商盯着这小丫头,这脾气真是死犟死犟的。

    虽然不打算道歉,可洛洛还是叫了一声:“二叔……”

    见她欲言又止,洛寒商哼道:“都不想道歉,还叫我干嘛?”

    洛洛嘟嘴,没说话。

    洛寒商道:“说吧,我听着呢。”

    洛洛道:“这件事儿,能不能不要告诉二婶了?”

    他笑:“怎么,你还怕丢了你妈的脸?”

    “才不是,”洛洛嘟嘴:“我二婶又没做错事情,为什么要听到这种恶心的事情呢?”

    洛寒商抱怀,盯着她看了片刻。

    算这丫头还有几分良心,这种时候还懂得心疼她二婶。

    他双手放下:“行了,我知道了,以后大人的事儿,你少操心,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念书。”

    洛洛顶撞道:“小时候,是你告诉我学习好不好不重要,快乐比较重要的,现在又让我好好念书,二叔,你这是出尔反尔吗?”

    “该记得的不记得,不该记得的,你倒是记得牢。”他说完,离开了小凉亭。

    看着他的背影,洛洛难得的笑了笑。

    这会儿,洛寒商心情也是不错。

    洛寒商回到寒逸斋,宁姜一看到他就问道:“心情怎么这么好,见过洛洛了?”

    “我发现你这女人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宁姜浅笑:“跟洛洛言和了?”

    “那小丫头,嘴硬的很,坚持说自己没错,不过我做为长辈,就不跟她置这份儿闲气了,原谅她了。”

    宁姜竖起大拇指:“我们洛总,真是宽宏大量呀。”

    洛寒商哼了一声:“这马屁,不用你替她拍,我今天算是看透了,洛洛这孩子的个性,真是跟他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认死理儿。”

    宁姜凑近他,嘿嘿一笑:“这又不是缺点。”

    “偏执的时候,这就会成为缺点。”

    宁姜忍笑:“嘶,这么说起来,你们洛家偏执狂还真的是挺多的呢,你看啊,一个你,一个洛南一,现在再加一个洛洛。”

    “我?我什么时候偏执了。”

    “我给你离婚协议书离开后,整整五年时间,你都没签字,你说你偏执不偏执。”

    洛寒商挑起眉心:“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你该把偏执这个词儿,重新定义一下了。”

    “那你叫什么?”

    “我那叫专一。”

    宁姜噗嗤一笑。

    洛寒商斜了她一记:“笑什么?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你让我独守五年的空房,这笔债,你还没了清呢。”

    “你这话说的,跟谁不是独守了五年空房一样,咱们这叫扯平了。”

    “扯不平,”洛寒商扬眉:“你先还完欠了我的,我再还欠了你的,这样算起来,等你生完温言,调理好了身体,我们就要夜夜耕耘了。”

    宁姜凝眉:“洛扒皮。”

    洛寒商爽声:“而且,以后我一定要做好措施,万一你再怀孕,可就太影响幸福了。”

    宁姜咽了咽口水,手抚摸到肚子上,这么算起来,她现在偶尔的安宁,还是温言给的?

    哇,这气人的洛寒商。

    “我才不要呢,我不要还你的,也不要你还我的,那五年就是扯平了。”

    洛寒商在她耳边坏笑道:“扯平不扯平的,只是借口而已。”

    他抬手轻轻戳了戳她的眉心:“笨女人。”

    “我一点儿也不笨,是你这人,太懂得算计。”宁姜翻了个白眼。

    洛寒商宠溺的看着她的脸:“好好好,不说这个了,说正事儿,明天带洛洛出去散个心吧。”

    宁姜点头:“好呀,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子殊和明媚,人多了才热闹。”

    “傅子殊和叶明媚跟洛洛又不熟。”

    宁姜看他:“你有别的打算?”

    “没有。”

    “那你干嘛反对。”

    “我跟傅子殊八字不合,看到他心烦,这理由充不充分?”

    宁姜哈哈一笑。

    这一点,她倒是一直都知道的。

    她还没等说什么,洛寒商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程庸打来的。

    他当着宁姜的面儿,将手机接起:“程庸,什么事?”

    “洛总,出事儿了。”加我"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