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695章 满分情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唐依洛闭目:“所以,你对她有情有义,却唯独对我残忍是吗?好,既然我的爱,对你来说那么卑微,那你放我离开吧,我想跟公司解约。”

    “可以,不过,事已至此,我也不可能再对你徇私了,你去跟公司谈吧,该付的违约金,一分都不能少。”

    唐依洛凝眉,以她现在的咖位,如果真的要付违约金,就算她不变成穷光蛋,也起码得脱半层皮才能离开。

    而且,刚刚蔺呈温分析的对。

    她现在这个年纪,已经被新人演员挤到了沙滩上,很难再拿到什么好本子。

    就算离开了,恐怕也只能干耗着……

    这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如果她不走,留在公司,却拿不到本子,别人兴许还会猜到,她是被周迩针对了……

    想到这些,唐依洛哭道:“你明知道,我赔不起违约金,却还……,跟你这么多年的情谊了,就算得不到你的人,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你这样残忍的对待,呈温,算我看错人了,我不解约了,你想封杀我,就随便吧。”

    她说着,倒是先将电话挂断了。

    蔺呈温淡定的扬眉,随便,反正她忤逆他的意思,擅自发的这条微博,代价也必须由她自己承担。

    他回到病房的时候,林霜正跟周迩挤在一张病床上看电影呢。

    两人都笑的合不拢嘴。

    见他回来,林霜坐起身,“儿子,今天这事儿,做的漂亮呀。”

    蔺呈温看了两人一眼,对自己的老母亲道:“床就这么大,你躺上去,不挤吗?”

    “感情好,挤一挤更容易升温,不信你试试?”

    林霜下床,将他扯到了床边。

    周迩忙坐起身道:“还是算了吧,阿姨,咱俩都娇小,挤得下,跟大老板挤的话,就有些勉强了。”

    蔺呈温倒是不干了:“怎么,次次花样嫌弃我,这次又嫌弃我胖了?”

    “我哪儿这样说了,我的意思是说,你比较健硕,”她说着,对他谄媚一笑。

    蔺呈温看哼了一声,对林霜道:“时间不早了,你不回去吗?”

    林霜一拍手:“走,我这就走了,小迩呀,你好好休息,有事儿指使蔺呈温啊,我明天再来看你。”

    “阿姨,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吧,有司机呢。”

    林霜离开后,周迩看向蔺呈温道:“你吃晚饭了吗?”

    “没,着急回来见你,没顾得上。”

    周迩不好意思的拿起手机:“那我帮你订点吃的吧。”

    蔺呈温将她手机从手里接过,淡定道:“行了,就你这独眼龙的样子,还帮我点餐呢,好好躺着,休息,我今晚不吃了。”

    “这怎么行啊,你又不用减肥,不吃饭会饿的。”

    蔺呈温挑眉:“怎么,心疼我呀?”

    周迩不好意思脸红道:“谁心疼了,我是知道饿肚子的滋味有多难受,你又为了我的事儿,跑了一天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饿肚子。”

    “谁说我是为你跑的,我是为自己跑的。”

    周迩扬眉:“啊?”

    “你是我的人,我因为你的事儿跑,难道不是为自己跑?”

    周迩不禁一笑:“大老板……”

    “怎么?”

    “你这满分的情话,真不像是以前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样子呢。”

    蔺呈温坏笑道:“多奇怪,看到对的人,我瞬间就无师自通了。”

    周迩盯着他,看吧,情话张口就来呀。

    “你真的不吃啦。”

    “不吃了,你在我身边躺着,比任何美食都诱人,我连你都能忍住不吃,一顿饭算什么。”

    周迩在心中,真的已经给蔺呈温跪了一百八十遍了。

    这家伙,也太厉害了。

    蔺呈温学着刚刚林霜的样子,在她的身边躺下。

    周迩往旁边挪了挪:“你干嘛坐到这里来呀。”

    “我妈走之前不是说了吗,让我跟你挤一挤。”

    周迩不屑:“我怎么不知道,蔺总什么时候变成妈妈说什么都管用的妈宝男了?”

    “只要能占到便宜,做个妈宝男有什么不好的,”他说着,坏笑道:“以后,我还打算做个妻管严呢。”

    周迩不置信道:“真的假的。”

    “结了婚以后,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真心不觉得,我能管得住大老板?”

    “除了床上那点事儿你说了不算之外,家里一切大小事宜,全都你说了算。”

    周迩恼道:“哎呀,这话,我刚刚该录下来才对。”

    “不用录,你家爷们说出来的话,永远不作废,一生有效。”

    一生?这词儿,让周迩心中一暖。

    蔺呈温扬眉:“这么看着我干嘛?”

    周迩轻咬唇角,垂眸:“一辈子很长,你可记住了你今天的话。”

    蔺呈温将她拉进怀里:“我不会忘记的。”

    她侧身,背对着他躺着,这样一来,两人在床上,倒是宽敞的很。

    他低头看着怀里安安静静的她,“那天,唐依洛来找你到底说了什么?”

    听到他这么问,周迩努了努嘴:“你……知道了?”

    “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她是来找你挑衅的?”

    周迩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他又问道:“不好回答吗?那我再问你,你用那种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话,是为了试探我的?”

    “我是不想告诉你,因为我觉得,她来找我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让我跟你告状的,要么就是为了挑拨我跟你的感情的。我考虑了一下,如果我按照前者的想法告诉了你,你去找她,她又不承认,那我成什么了?”

    蔺呈温不禁笑道:“倒没想到,你还能考虑到这么多。”

    “我又不是傻子,这个年纪的人了,女人之间的问题,对我来说,也是很敏感的。”

    “那你不告诉我,心里就真的半分也没有被动摇?”

    “有,所以我问过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她,你的回答,打消了我的顾虑,那一刻,我选择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唐依洛想告诉你的话,让她自己跟你说好了。”

    蔺呈温揉了揉她的头,没有做声。

    周迩回身,与他面对面躺着:“她今天跟你说了?”

    “说了。”

    “那……你怎么回答的,心里又作何感想?”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