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77章 不是‘宁姜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寒商摆了摆手:“等姜儿出了月子再办。”

    程庸应声。

    “让警察调查一下程雨薇和她身边的人。”

    “好的洛总,”程庸犹豫了一下后,又道:“洛总,今天公司里的事情,我都处理完了,如果您对我放心的话,那您去睡一会儿吧,少夫人这里,我来照顾。”

    “不用,我自己来,你走吧。”

    洛寒商说完,已经拉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宁姜还在睡着,他走过去,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

    双眸牢牢的锁在她的身上。

    他看过车在记录仪里的画面。

    如果当时老方没有将宁姜拉开,那他现在,只怕已经跟宁姜天人永隔了。

    他没法儿想象如果自己失去宁姜,还能不能活。

    只这件事儿,每每想起,他都觉得没法儿呼吸。

    洛寒商弯身,在她眉心亲吻了一下。

    宁姜凝了凝眉,似乎睡的不太安稳。

    洛寒商在病床一侧躺下,将她揽入怀里,她的表情这才舒展了几分。

    下午,傅子殊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看到宁姜虚弱的样子,很是心疼的指着洛寒商道:“好好的宁姜送到了你的手上,为什么你永远能把她折磨成这副样子,洛寒商,你若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那你就离她远点儿。”

    洛寒商凝眉,未语。

    宁姜倒是摆了摆手道:“子殊。”

    傅子殊回头看向他:“你别替他说话了,你看看你自己一个人过的时候,活的多潇洒,可跟他在一起呢,你到底过了几天舒坦日子?啊?”

    宁姜不悦道:“别说了。”

    “我不说的话,谁还能帮你争气。”

    “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争气,子殊,你赶紧回去吧,回去以后,好好照顾明媚,她和孩子现在都很需要你。”

    傅子殊握拳:“你这是嫌我啰嗦了?你这人怎么不是好歹呢。”

    洛寒商上前扯着傅子殊的衣领,就将他往外拽去。

    傅子殊正要反抗,洛寒商冷声道:“不是只有你老婆在做月子,傅子殊,你非要惹怒宁姜是吗?”

    洛寒商的话音一落,傅子殊倒是老实了。

    两个人一起出了病房,傅子殊将洛寒商的手推开。

    洛寒商道“这里已经够乱了,你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就不要再添乱了。”

    “谁添乱了?我是来为她打抱不平的。”

    “那你就跟我面对面的,单独打抱不平,不要扰了她的清净。”

    “你以为我不敢?”

    洛寒商不悦道:“傅子殊,每家都有自己难念的经,有些事情,不是你打抱不平就可以当做没发生的,宁姜受的苦难,我比你更心疼,我也在积极的寻找凶手,也希望宁姜出了月子,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能够不那么痛苦,你以为我们现在都很好受?”

    听洛寒商这样说,傅子殊沉重的叹息一声。

    “只怕宁姜出了月子,知道了真相,也不会那么容易释怀,如果凶手真的是你想的那个人,那她恐怕就更无法原谅了。”

    傅子殊望向他:“我了解宁姜,你应该没忘记,她当初为她父亲报仇的时候做过的那些事情吧。”

    洛寒商心情沉重:“就算她不原谅我,我也必须要瞒住她,我不能让她在这种时候,坐下病根。”

    傅子殊摇了摇头:“算了,我懒得管你们的闲事儿,只是你记住了,如果有一天,真凶查出,宁姜想要报仇的时候,那么你洛寒商即便上刀山下火海,也必须站在她的前面,否则,我会让你永远永远失去她。”

    洛寒商冷眼道:“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傅子殊重新进了病房,对宁姜道:“我没跟明媚说你的事儿,等她出了月子,我带她来看你。”

    宁姜点头,对他苦涩的笑了笑:“好,还有,别再为难洛寒商了。”

    傅子殊哼了一声:“你呀,就是胳膊肘往外拐。”

    “你跟他比起来,你才是外。”

    “你……”傅子殊抬手敲了她额头一下。

    宁姜瞪他:“你找揍啊。”

    “现在的你,可是打不过我的。”

    “嗯,我打不过,但我男人能。”

    她说话间,洛寒商已经回来了。

    “打什么?”

    傅子殊哼了一声:“什么也没有,你好好照顾你老婆吧,我也忙着呢,走了。”

    他离开后,宁姜问洛寒商:“你们打架了?”

    “怎么可能,如果我们打过架,他还进的来吗?”

    宁姜撇嘴,真能自夸。

    “你去看过四叔了吗?”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我去过了,医生说,四叔这一两个月,可能是出不了院的,让我们耐着性子,不要着急,你也就别担心了。”

    宁姜垂眸:“我看到了,四叔为了我,被撞飞起,跌落在了几米外的地方,他伤的,一定很重很重。”

    洛寒商握住了宁姜的手:“我这辈子……都会感恩四叔的。”

    宁姜望着他,没有做声。

    她住院的第四天,已经能慢慢的被洛寒商搀扶着,在病房里来回走动了。

    吃过午饭后,洛寒商让她休息一会儿,她却道:“我想先去看看四叔和孩子,再回来休息。”

    “四叔不是住在这栋楼里,你这会儿月子中,不能见风的。”

    “那孩子呢?孩子总在吧。”

    洛寒商犹豫了一下后,点头道:“那我带你去看看孩子吧,只是……你看了以后不能心疼。”

    “嗯。”

    洛寒商将她扶下床,用轮椅推着她来到了儿科看孩子。

    隔着厚重的玻璃,宁姜看着里面十几个孩子,问道:“哪个是温言?”

    “那个是,”洛寒商指了指最里侧的一个床位。

    宁姜蹙眉:“怎么身上……带了那么多东西。”

    “温言太小了,不过别担心,医生说,温言的情况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宁姜垂眸:“都怪我……”

    “是我的问题,”洛寒商看向她。

    宁姜没做声。

    洛寒商道:“现在你看着孩子,也是无能为力,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总要先休息好才行。”

    宁姜点了点头,在洛寒商的搀扶下,重新坐回轮椅上离开。

    洛寒商转身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温床上的床头牌。

    之所以选择最里面那个床,是因为距离够远,上面的名字虽然不是‘宁姜之子’,但宁姜却是看不清楚的。快看"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