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79章 四叔到底去哪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眼眶里,瞬间蓄满了泪水。

    随即,这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汹涌的落下,顷刻就沾满了整个脸颊。

    “妈妈……他们都说……四爷爷被车撞死了,他们都在撒谎,是不是。四爷爷才不会死,四爷爷走之前答应我的,等他回来了,要带我出去偷偷吃冰激凌,妈妈,我要四爷爷。”

    “呜呜……”

    宁姜伸手捂着心脏,眼泪不止,脑子里想起了四叔被车子弹飞的画面。

    她将手机挂断,不想让初谌听到自己的哭声。

    而她自己,也终于抑制不住,大哭了起来。

    “四叔,四叔……”

    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被堵住了。

    门口有工作人员听到房间里有声音,连忙推门进来。

    见宁姜半趴在床上,撕心裂肺的哭着,工作人员忙上前搀扶着她胳膊。

    “少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您那儿不舒服。”

    宁姜却是什么也不说,只是哭。

    工作人员忙让人去给洛寒商打电话。

    几分钟后,洛寒商一路奔跑而来。

    进了房间,他坐在床沿,双手握着她的双肩。

    “姜儿,你怎么了,你跟我说话,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宁姜抬起模糊的泪眼看向他。

    她的眼神中有怨恨:“你不是该去医院看四叔吗?”

    “我……我还没出发。”

    “你不是没出发,而是根本就没有地方可去。”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喊着。

    洛寒商怔愣了一下。

    她伸手将他推开。

    “洛寒商,我四叔呢,我四叔去哪儿了。”

    洛寒商垂眸,再次凑上前:“姜儿,你先平复一下情绪。”

    “你这个骗子。”

    她再次将他推开,拒绝他的碰触。

    洛寒商不敢强行上前,生怕她撕扯到剖腹产的伤口。

    “我要见四叔,我要见活着的四叔,哪怕他受伤了,受了很重的伤也没关系,我还有很多话想跟四叔说,我要见他,洛寒商……”

    她说着,忽的主动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

    “你带我去,求你了,你带我去。”

    洛寒商心疼不已的看着她,声音却有些抖。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说真话竟然这么难。

    “姜儿,四叔他……他……已经……”

    “我不听,”她尖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耳朵:“我要见四叔。”

    一旁,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道:“少夫人,您现在身体虚弱,可千万不能这么激动。”

    洛寒商忙道:“我带你去。”

    宁姜看向他,泪眼婆娑,那模样,让他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般。

    “我带你去见四叔,”他起身,将她打横抱起,离开了月子中心。

    去医院的路上,她一言不发。

    洛寒商不敢刺激她,只能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车子驶进医院,洛寒商直接将车停在了太平间门口。

    “姜儿……到了。”

    宁姜下车,望着太平间几个字。

    洛寒商道:“四叔……在这里面。”

    她摇了摇头:“不,四叔不在这儿,四叔不可能在这儿的,他在重症监护室,他的伤有些重,需要很多天的治疗才能康复。”

    她说完,转身就往身后的住院部跑去。

    因为小腹上还有伤口,奔跑的时候,撕扯的伤口很疼。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一步也不肯停留。

    洛寒商上前,拉住她:“姜儿,你听我说,四叔真的已经……”

    “闭嘴,洛寒商,你别说话,你不会骗我的,之前你说的话,我全都相信,带我去重症监护室,立刻。”

    宁姜急的脸都有些发白。

    洛寒商凝了凝眉心,最终还是横抱起她,往住院部走去。

    两人再次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宁姜趴在玻璃上,望着那个光头病人。

    “呼……”她闭目,心里的悲痛,像是惊涛骇浪般的涌来。

    “四叔……你醒醒吧,睁开眼吧,我……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你知不知道,在我心里,你早就像是我亲爸爸一样亲了,如果你有什么闪失……如果你因为我而有了什么闪失,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四叔……”

    她抬手拍着玻璃,“求你醒醒好不好。”

    洛寒商站起她身后,搀扶着她。

    宁姜却是从他身边挣开,就对着玻璃,自言自语。

    洛寒商道:“姜儿,别这样,你这样,四叔也不会好受的。”

    “四叔……”

    洛寒商握拳:“四叔闭上眼睛之前,跟老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他告诉我,让我好好照顾你。”

    “洛寒商,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一句话都不想听。”

    她冰冷的口气,让洛寒商的心怵然一缩。

    傅子殊真的一语成谶。

    宁姜果然……无法释怀。

    两人就这么站了足有半个小时。

    洛寒商是真的担心宁姜月子里这样伤心伤神,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他对护士嘱咐了几句话后,便离开了监护室,出去给傅子殊打了一通电话。

    这种时候,他说什么,大概宁姜都不会听的。

    但在这方面,傅子殊应该是比他办法多的。

    可电话里,他才刚跟傅子殊说完,傅子殊就道:“我帮不来你。”

    “傅子殊,你这时候不来帮她,还打算什么时候帮?难道你要看着宁姜崩溃吗?”

    “洛寒商,你别说风凉话,我跟宁姜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亲密的朋友,没人比我更希望她会好,可正因为我了解她,所以才比任何人都清楚,四叔对她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当年,她在北城受了委屈,无路可走的时候,去了成山岛,她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四叔就无条件的收留了她们母子。

    这些年在成山岛上,四叔又做叔叔又做爷爷,把她们娘儿俩照顾的无微不至,每当宁姜有需要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帮她照顾初谌的,永远都是四叔。

    你端看初谌对四叔的态度,就该知道,四叔对她们母子来说是多么重要的存在,可是现在……四叔不在了,你让我怎么办?难道我要去给她一巴掌,让她清醒过来吗?”

    傅子殊说着,情绪也有些悲伤和激动了起来。

    “四叔在某些时候,是她全部的依靠,可是这个依靠,现在因为救她而死,你让她……你让她……”加我"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