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81章 清醒的我,如何面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的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了。

    傅子殊道:“四叔真的很爱你,他这么爱你,如果他在天有灵,知道你竟然因为这件事儿,把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你让四叔如何能够安心。宁姜,你就这点儿勇气了吗。”

    宁姜泪眼婆娑的望向傅子殊:“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为什么要把我叫醒。”

    “因为你是宁姜,任何困难,对于你来说,都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我不能,我再也没有四叔了,”宁姜痛苦的嚎叫。

    紧接着,她像是被人卸掉了气力一般,哭着道:“是我害死了四叔,那个人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可是,最后死的人却是四叔。你们所有人都让我清醒,可是子殊,你告诉我,清醒着的我,要如何面对这些。”

    宁姜伸手指着重症监护室里面:“我多希望会发生奇迹,里面躺着的那个人,就是四叔,我宁愿相信,他真的是四叔,也不想去相信你们说的那些残忍的事实。”

    傅子殊知道,此刻她心里会有多么的痛苦。

    宁姜曾经跟他说过,自从把莫家搞垮,让她母亲去隐居之后,她总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孤儿。

    直到后来,她去了成山岛,跟四叔楼上楼下的一起生活,才终于又感受到了有家人的温暖。

    即便是五年后,她回到了北城,她也还是告诉他,自己多么的希望把四叔接上来一起住,因为四叔在,她就有了娘家人。

    可现在……她唯一的娘家人不在了,还是为了她而死。

    她如何能够原谅自己。

    傅子殊看向洛寒商:“她还有话想要跟四叔说,总不能让她告白错了人,带宁姜去太平间,让她跟四叔好好的告别一下吧。”

    洛寒商走到宁姜身侧,心疼的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一旁叶明媚已经跟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宁姜是多么坚强的女人,她不是不知道。

    可是今天,她却任性的哭着,像个三岁的孩子。

    傅子殊走到她身边:“你去车上吧。”

    “我要跟着一起过去。”

    傅子殊认真的道:“明媚,宁姜现在需要的,不是你,她需要的是安静,你在,帮不了她任何忙,而且,你这样哭,她心里也不会好受,你身体也会有影响,既然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何必要做呢?”

    叶明媚点了点头,接过傅子殊手里的车钥匙后,跟着傅子殊一起下楼。

    她上了车,而傅子殊则跟着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他进去的时候,洛寒商正搀扶着宁姜,看着工作人员,将四叔的遗体推了出来。

    宁姜伸手掩住口鼻,抑制不住的悲伤外涌。

    她费力的挪动着步伐,来到四叔身边,拉起了四叔已然僵硬又冰冷的手。

    看着遗容安详的四叔,宁姜微微弯身,抱住了四叔的遗体。

    “四叔,你答应我的,等我生了温言,你要帮我照顾他,可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你走了,让我怎么办呢,四叔……”

    洛寒商侧过头,不敢面对这一幕。

    傅子殊也是不住的抬手摸眼泪儿。

    宁姜哽咽到身体都在颤抖:“我后悔了,我就不该让你来北城,我就不该拖累你。如果你不来,就不会因为我,遇到这样的事情。四叔,你让我怎么办,让我怎么办呐,四叔……四叔,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宁可死的人是我,也不想让你躺在这里。”

    洛寒商上前,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搀扶起。

    “姜儿,别这样,四叔会难受的。”

    傅子殊也走了过来道:“我们现在该做的,是送四叔离开,让他能够入土为安,让他安稳的躺在四婶的身边。你这样,四叔如何能放心离开?难道,你想让他回到四婶身边的时候,心里还牵挂着你吗?”

    宁姜微微握拳,想起了几天前,四叔擦着四婶的镜框时跟自己说过的话。

    她怎么也没想到,当时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四叔竟然会在时隔几天后,与她阴阳两隔。

    傅子殊又道:“姜儿,我跟你二十多年的朋友了,我太了解你的个性了,我知道你现在有多痛苦,也明白你心里的愧疚,可是,你现在即便再难过,四叔也醒不过来了,四叔的确是走了,你必须要面对现实。

    你还有家,还有丈夫,有孩子,你不能颓废,更加不能放任自己,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在外面高高在上,无所不能,可是现在他站在你面前,却像是被束缚了手脚,他看到你这么痛苦无助,甚至能放下面子来求我。

    宁姜,我们所有人都允许你悲伤和痛苦,可是,你别让我们等太久,就当是为了他,为了我,为了坐着月子还在为了你哭的明媚,你也打起精神来,好不好?四叔走了,可你还有我们呢。”

    宁姜闭目。

    良久后,她睁开眼睛,声音有些颤:“洛寒商,我要带四叔回成山岛,让他回四婶身边,入土为安。”

    洛寒商将她揽进怀里:“好,我带你去。”

    傅子殊道:“我也一起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洛寒商点头,掏出手机,给程庸电话:“安排一辆专机,两个小时后出发,送四叔回成山岛。”

    程庸挂了电话后,立刻就开始去办这件事儿。

    两个小时间,洛家爷爷奶奶带着洛洛和初谌来给四叔做遗体告别。

    看到四叔躺在那里,初谌哭的让周围人心疼。

    所有人都在哄着,让初谌不要哭了,只有宁姜一动不动的毫不阻拦,只是站在一旁,悲伤的望着四叔。

    如果可以,她也想跟初谌那般,只是因为心里太过悲伤,所以就肆无忌惮的大哭。

    可她知道,她现在若这样做,周围所有人,都会因为她而难过。

    所以,她想让初谌好好的发泄心中悲伤,好好送四叔离开。

    她不想让初谌心中留下任何的遗憾。

    洛寒商侧头看向宁姜,她不动,他也不动。

    感受到他的目光,宁姜转头望着他,平静的问道:“洛寒商,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一次你不要骗我了。”

    “你问吧。”

    “温言呢?是活着,还是……”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