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86章 第一嫌疑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我没有见过她,那人是用公用电话跟我联络的。”

    洛寒商脸色一冷:“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无法给我提供任何有用的证据?那你们的金钱交易是如何进行的。”

    “我们说好了,她先给我五万块,我完成任务后,她再给我十万。这钱就放在北城西山破庙的佛像底下压着,我去自取。第一次她给的是足数的五万块,可事故后,我再去取钱的时候,发现她只放了三万,我想要找她算账,却找不到对方的联络方式。”

    邵何明有几分懊恼:“我是真的被钱逼的走投无路了,才会……”

    “呵,八万块,就换了我家一死两伤,还有你一辈子的自由,这个人的这笔账,算是很划算了。”

    “洛总,我把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会言而有信的吧。”

    洛寒商冷眸:“你说的这些,对我半分帮助也没有。”

    “你也想反悔?”

    “我需要你仔细回忆,提供更多可以利用的证据。”

    邵何明垂眸,头微微摇晃着仔细回忆道:“那个女人听声音,应该年纪不大。”

    “女人?”洛寒商音量不禁提高了几个分贝。

    “是,”邵何明看向她:“是女人,口气还有一点狂妄,我问她有什么能力带我老婆出国,她说她在美国生活了很多年,了解美国的医疗条件。”

    洛寒商握拳,程雨薇。

    邵何明又凝神想了一阵儿:“我当时想跟她讨价还价,毕竟是一条人命,还是达天集团少夫人的命,可她却说,能给她办事儿的人多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急着要报复你夫人,也不会找上我这种穷酸相的人。还说就这一次机会,如果我不接这活儿的话,最终连十五万都拿不到。”

    想报复宁姜的人,也只可能是程雨薇,因为在那之前,宁姜刚跟程雨薇开杠。

    洛寒商问道:“你刚刚说,她联络你的时候,用的是公用电话?”

    “是呀,她一共只给我打过三次电话,每次用的都是同一个号码。”

    洛寒商道:“那号码在你手机里吗?”

    “在的,”洛寒商起身,就要往外走。

    邵何明忙道:“洛总,你会言而有信吗?”

    洛寒商眉心微扬:“当然,我已经让人把你爱人送回了医院,至于以后她会怎样,可就不是我该管的了。”

    “您能帮忙找人保护她吗,我怕那个坏女人对我妻子下杀手。”

    洛寒商冷冷的扯起唇角,回头冷睨着他:“你想杀别人的时候,就该能想到,早晚有一天,屠刀也会架到你和你家人的身上。”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拉开门离开。

    邵何明一阵疯狂,差点儿将桌子都掀翻。

    洛寒商一出来,程庸就从监控室那边走了出来。

    刚刚这两人对话的全过程他都看到了。

    洛寒商一出来,警察就进去将邵何明带了出来。

    有了刚刚的证词,他故意杀人罪的罪名算是成立了。

    程庸问道:“洛总,我现在就去查那个公用电话的地址和监控。”

    洛寒商淡定的道:“监控只怕不会有,这个女人很了解北城的地势,所以才会将金钱交易的地点选择在了西山的破庙,那里早就荒废很久了。”

    程庸点头:“的确如此。”

    “还是从西山和电话亭就近的监控开始查起,找的过程一定要留意好,看看有没有程雨薇的身影。”

    程庸道:“您是怀疑大少奶奶?”

    洛寒商沉声,他几乎就可以确定,这件事儿就是程雨薇做的。

    只要找到了她出入西山和那个电话亭的证据,想要让她伏法就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目前为止,她是第一嫌疑人,这几天,你派人把她看好,不能让她离开北城,如果她有什么小动作,立刻跟我汇报。”

    “是,洛总。”

    洛寒商回了月子中心,将情况跟宁姜说了一通。

    知道这件事儿果然是与程雨薇有关,宁姜心里一股火瞬间燃烧,几乎将自己点燃。

    看到她眼底的怒气,洛寒商道:“姜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来惩罚她,终究不能让她血债血偿,兴许她还会搞出别的小动作,可是,把她送进监狱就不一样了。

    教唆他人杀人,这个罪名一旦成立,就是杀人既遂,这可是要判死刑的,你不是想要让对方血债血偿吗?四叔从来不是个急性子,报复不在于一时,在于成功。”

    宁姜深深地呼了口气,点头:“嗯。”

    过了几天,叶明媚结束了月子期,要回傅家了。

    临走前,她来跟宁姜聊了会儿天。

    见宁姜精神状态不错,她这才安心了几分。

    “姜儿,我这几天会去医院看温言,到时候,我拍温言的照片给你看。”

    宁姜对她点头笑了笑道:“好呀,我也很想这个小家伙,不知道他有没有长一点,他真的太小了。”

    说着,她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你别担心,我妈总说,小孩子是有苗儿不愁长的,咱们温言可是个从小承你意志的孩子,他会非常坚强的。”

    宁姜脸上,透出一抹淡淡的忧伤:“初谌也好,温言也好,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他们不必那么坚强,因为坚强的人,大都是在无可奈何的环境下,逼出来的。

    我不指望他们能像洛寒商一样成功,只希望他们身体健健康康,知法守法的长大,如果可能,希望他们都很优秀,可即便她们最终不优秀也没关系,我不在乎这些。我还希望,他们成年后,都能够遇到自己真心爱的女人,这就足够了。”

    叶明媚点头:“如果是以前,我会觉得这样想没出息,可当了母亲后,我竟然明白你的意思了。”

    两个女人对视而笑。

    叶明媚离开后,宁姜忽然有些想家了。

    她那天去送四叔离开,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一个月,不光家不能回,四叔也没了……

    她本来想开口,跟洛寒商提要不就回家坐月子的事情。

    可这嘴都还没张开,程庸就从外面敲门进来了。

    “洛总,有新发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