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94章 引蛇出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宁姜眉心深锁:“难道这件事,已经可以证明与程雨薇没有关系了吗?”

    “不,我们是要利用程雨薇,引蛇出洞。”

    洛寒商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宁姜。

    宁姜听后这才安心了几分,点头道:“我知道了。”

    吃过早饭后没多久,洛南一和海安朵一起来了。

    海安朵一见到宁姜就道:“宁姜,你真不够意思,回了洛园也不告诉我,我今天早上又去月子中心找你了,白跑了一趟诶。”

    宁姜道:“我也是刚回来,再者,你不是刚去看过我吗,我还以为,你这几天不会有时间呢。”

    “我每天都很闲啊,我在北城又没有朋友,本来我还想每天都去找你呢,可是洛南一说,我跑的太频繁了,恐怕会影响你休息,我这才收敛了几天。”

    “你这么闲,干嘛不去洛南一的公司帮他忙呢?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不光每天都能见到,还可以减轻他的工作压力呢。”

    海安朵凑近宁姜耳畔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他不让我去。”

    宁姜看了看不远处的洛南一,不禁对海安朵摇头笑了笑:“你不是很擅长对他耍赖的吗。”

    “工作上的事情,他不愿意跟我让步,我也没办法啊。”

    两个女人聊的正欢,洛寒商对洛南一道:“你出来一下,我跟你说点事情。”

    宁姜担心洛寒商会将裘沁心的事情告诉洛南一,所以连忙拿起手机,给洛寒商发了一条信息。

    “别将宋青青的事儿告诉洛南一。”

    只可惜,洛寒商的手机在楼下书房里,没在身边。

    二楼的小休息室里,洛寒商让人给洛南一倒了一杯咖啡。

    洛南一道:“二叔,什么事?”

    “裘沁心还活着,”他说着,盯着洛南一的面部表情看。

    所以,他没有错过洛南一震惊的表情。

    看来,他也不知道这件事儿。

    “二叔……你说什么?这种时候,别拿逝者开玩笑。”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她非但没有死,还想要杀宁姜。四叔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

    “二叔,”洛南一的声音不禁高了几个分贝:“沁心怎么可能……”

    他欲言又止,摇头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洛寒商将昨天去见程雨薇的事情,跟洛南一说了一通。

    洛南一呆坐在椅子上,良久一言未发。

    洛寒商见状道:“洛南一,我之所以告诉你,是觉得做为洛家人,你有必要知道这件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愿意让你掺和进来,记住了,你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别人的闲事你少管,还有,裘沁心的犯罪证据一旦罪名确立,你不要跳出来多管闲事。”

    洛南一凝了凝眉心:“二叔,说到底你是根本就不信任我的,你告诉我沁心没死,不是因为我是洛家人,而是你想试探一下,看我知不知道这件事儿,更想确定,我到底是不是沁心的同谋吧。”

    洛寒商淡定的起身:“你说对了,我不允许洛家存在叛徒。”

    “那么现在呢?你可以确定我到底是不是裘沁心的同谋了吗?”

    洛南一也站起身,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在这个洛家,我被你们防了一辈子了,难道还不够吗?现在连这种事情,你们都要怀疑到我的身上吗?二叔,我真想知道,在你的眼里,我洛南一到底是个怎样无恶不作的坏人。”

    洛寒商并没有因为洛南一的恼火而生气,只是淡定的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他说完,往外走去。

    洛南一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片刻后,他放下手,沁心没死?

    那这件事儿,他是该高兴呢,还是难过?

    她没死,却害死了宁姜最亲近的四叔,害的宁姜早产,温言一出生就被医生宣布病危。

    如果不是温言命大,只怕裘沁心就又欠了洛家两条人命……

    她真的疯了,既然已经改头换面,可以重新开始了,为什么还要重新回来。

    没了她的洛家,清净的让人心驰神往。

    她为何偏要来破坏这么宁静的好生活呢?

    洛寒商回了房间,宁姜往他身后看了看。

    海安朵也是一脸无邪的问道:“嗯?洛南一呢?”

    “他在休息室等你,说让你聊完了就去找他,他带你回去。”

    宁姜对海安朵道:“今天天气这么好,你也跟洛南一出去走走,别窝在我这儿了,等我出了月子,身体养好了,再多陪你。”

    海安朵起身:“好啦好啦,知道我会吵到你,不影响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宁姜对她摇了摇手,她被阿姨送了出去。

    来到休息室,洛南一正有些伤感的站在那里发呆。

    海安朵走进去问道:“洛南一,你怎么了,看起来很不开心呢。”

    洛南一看向她,有些无力的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你二叔不是说,你在等我的吗?”

    “你再呆一会儿也可以的。”

    “不用了,宁姜得多休息,你看起来很没精神诶,是不是刚刚洛寒商说你了啊?他说你什么了?是工作上的事情吗?他怎么总这样儿啊,我去找他。”

    洛南一一把握住了要出去的海安朵的手,对她笑了笑:“不是,我是在想一些工作上很费神的事情,与二叔无关,走吧,我带你出去走走。”

    海安朵低头看了看洛南一拉着自己的手,浅浅的勾了勾唇角,刚刚心中的正义感瞬间消失,一脸甜蜜的点了点头:“嗯,好。”

    卧室里,海安朵一走,宁姜就急忙问道:“我刚刚给你发短信了,你看到了吗?”

    “什么短信?我手机在楼下书房。”

    宁姜蹙眉:“你没有跟洛南一说裘沁心的事情吧?”

    洛寒商一脸淡定:“说了。”

    “你怎么能说了呢?”宁姜有几分恼火。

    洛寒商挑眉:“我要试探一下,看看他之前知不知道这件事儿,裘沁心没有人可以依靠,我担心她回来后,已经联络过洛南一了。”

    宁姜盯着他,无语的叹了口气。

    “怎么,你觉得我说了有什么问题?”

    “你那个侄子是个什么个性,你不了解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