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洛寒商 第498章 一命换一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宁姜洛寒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程庸挂了电话,当即就给洛寒商打了一通电话。

    洛寒商竟接了。

    程庸问道:“洛总,您现在还好吗?刚刚少夫人给我打电话,说很担心您,还说……您是公司有什么事情。”

    “你去洛园,帮我照顾好宁姜。”

    “洛总,您那边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吧?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裘沁心利用裘叔在洛家时用的通行卡,去医院将温言偷走了,我现在正在去见她的路上,你把这件事儿按好,不要让他知道。”

    程庸很是惊讶。

    裘沁心是疯了吗,竟然敢这样对待洛总的孩子。

    “洛总,我去帮您。”

    “不,你去安抚好宁姜,我怕她情绪激动,再伤了身体。”

    他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程庸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自然也不敢耽误,直接就离开了公司,在去往洛园的路上。

    而此时,宁姜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虽然是陌生号码,可宁姜还是很快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宁姜,你知道我是谁吧。”

    “宋青青。”

    “呵,这个名字,我已经听够了,你该叫我一声裘沁心。”

    宁姜眼神中带着警惕:“你给我打电话,是想要干什么?”

    “宁姜,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你拥有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还给我了?”

    宁姜冷笑:“什么是属于你的?洛寒商?呵,他是我的,本来就该是我的,你只不过他遇到我之前,横在路上的挡脚石,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或许早就在一起了。”

    “你强词夺理。”

    “那也好过你咎由自取,”宁姜冷眼:“本来,如果你能够见好就收,也不至于落得那些下场。”

    “宁姜,你不用跟我耍嘴皮子,我不在乎在这件事儿上,会不会赢你,也不管你现在有没有录音,你听好了,韩方成那老东西,是我派的人撞死的,我本来想要撞死的人,是你,只可惜呀,你命大。

    当初,你说是我害死了我爸,因为我爸是为我而死的。现在,这种滋味,你也好好体会一下吧。韩方成为你而死,是你害死了他,本来死的人,该是你。”

    宁姜心口的火往上冒,咬牙,喝道:“裘沁心。”

    “呵,你动怒了,我还有更让你恼火,恐惧和害怕的事情想要告诉你,你想不想知道?”

    宁姜咬牙道:“你别太嚣张,未来,你会死的很惨。”

    “可在这之前,你的儿子也要给我陪葬,你就不觉得担心吗?”

    “你说什么?”宁姜慌乱的从床上站起身:“裘沁心,你做了什么?”

    “我承认,洛寒商的确很爱你……”

    “我问你,做了什么,”宁姜打断了裘沁心的话,又怒吼了一声。

    “我跟他说,让他带着你来见我,可他就是不听呢。”

    “裘沁心,你给我把话说明白,我儿子怎么了。”

    “医院里那个瘦干干的孩子,被我抱了出来,我说过了,只要洛寒商带你出来,我是不会杀你的孩子的,因为我想要的,是你的命,可是洛寒商竟然为了你,连自己儿子的命都不顾了,哈哈,真是可笑的爱情。

    宁姜,牺牲了亲生儿子为赌注的爱情,你不光拥有了,而且,你的余生都将为此付出代价,不觉得很可笑吗?人们从来就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想到刚刚洛寒商的表情,又想到他的那番话……

    一切都以她为重。

    宁姜闭目:“我的儿子在哪里,你若是感动他一根毫毛,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

    “我本来也没打算得到全尸,我承认,我这样的女人,就该不得好死。可是,把我逼到今天这一步,你们也有无限的功劳。”

    宁姜不光手有些发抖,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孩子是没有罪的。”

    “可是你有,因为你毁了我的一生,宁姜,我可以给你一个救你孩子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宁姜咬牙:“你赶紧说。”

    “我是已经活不了了,但我死,也要拉着你垫背,你若敢代替你儿子去死,我就放了他。”

    “你最好言而有信。”

    “放心,除了你,我谁都不想带走,你死了,就够洛寒商痛苦了,只要他痛苦,我这仇,就算报了。”

    “你说吧,你想要怎样。”

    “儿童医院住院部的顶楼,立刻来见我,我只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从洛园来这里,充分的够了,如果你来晚了,就不必上来了,直接在楼下,等着捡你儿子的尸体吧,这么瘦弱的小家伙,掉下去应该会摔成一滩烂泥吧。”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忙音。

    宁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二话不说,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往门外跑去。

    身后,家里的月嫂和阿姨们一起叫她,可她却像是没听到一般。

    去车库抄近路要经过假山。

    她在那里,遇到了跟洛南一一起来探望洛唯先的海安朵。

    见她一副狼狈的样子,海安朵忙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姜儿,你干嘛去呀,连衣服也不换。”

    “温言有危险,我来不及了,快走开。”

    海安朵跟洛南一对望了一眼。

    两人一起追着宁姜往车库的方向跑去。

    洛南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宁姜道:“裘沁心偷走了温言,要我用命去抵温言的命,她只给了我十五分钟的时间,如果我不能及时赶到的话,她就会把温言从楼顶丢下来。”

    “什么?”海安朵惊呼一声:“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洛南一也是眉心紧锁。

    这个裘沁心,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见她跑的太慢,海安朵对洛南一道:“洛南一,赶紧,抱起宁姜跑,她肚子上有刀伤,跑不快的。”

    洛南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宁姜道:“失礼了。”

    他说完,直接将宁姜横抱起。

    这样一来,速度反倒比宁姜自己跑着还要快。

    到了车库,洛南一亲自开车,往医院的方向驶去。

    路上,他不时从后视镜里看后排的两个女人。

    海安朵握着宁姜的手,安抚道:“会没事儿的,那个裘沁心再狠,总也不敢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那可是一条人命。”

    宁姜已经完全乱了。

    心底有一道声音在撕心裂肺的呐喊着:“温言,别怕,妈妈来救你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